首页 > 林夕煜宸 > 第505章 复活

我的书架

第505章 复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壁画上预言的那一幕出现了。

青铜剑斩断大蛇的身体。大蛇被切成两截的身体,瞬间失去生机,犹如变成了一堆的死肉,向着地面快速的坠去。

我发不出声音,周围的声音也在我耳旁消失。我整个人就像是与这个世界隔绝了,大脑里一片空白。

我只知道我的身体还在随着青铜剑,快速的冲向煜宸。青铜剑要去给他最后一击。

胡锦月冲了过来,试图阻拦青铜剑,可失败了。大狐狸被青铜剑割伤,鲜血喷出。

梦楼不顾金龙们的纠缠,也想冲过来阻拦。可金龙们却趁机发动猛攻,将梦楼死死的缠住,撕咬他的身体。

晋辉被金龙打伤,摔落到地上。

央金跪在晋辉身旁大哭。

他们的痛苦在我眼里,就像是舞台上表演的一场默剧,没有声音的渲染,仿佛连悲伤都打了折扣,我就像在看别人的故事,内心毫无波动。

黑蛇的身体重重的摔到地上,他化成半人半蛇的形态,蛇尾已经被斩断了,只余下一截,鲜血从断开的蛇尾往外涌。

煜宸躺在一片血水中,上半身刚化作人形,青铜剑就追着刺了上去。

剑身刺入他的身体,一瞬间,就贯穿了他的心口!

许是疼的,煜宸闷哼了一声,鲜血顿时沿着他的唇角淌下。而就在剑身刺入他身体里的同时,他抬手伸向了我,用力的抓住我的手腕,唇角扯出一抹得逞的笑,“抓到你了!”

随着这四个字入耳,我就像是一个失去神智的人被唤醒了一样,四面八方的哭喊的声音一齐向我涌来,巨大的悲伤将我淹没。

煜宸……

我痛苦的想要大哭大喊,可现实却是我被青铜剑束缚着,说不出任何的话,做不出任何表情,更无法控制身体的行动。

煜宸躺在地上,心口立着一把巨大的青铜剑。我漂浮在青铜剑旁边,煜宸抓着我的手腕,将我的身体拽向他。

我飘在半空,与煜宸的身体是平行的。他这一拽我,我的上半身就低了下去,变成俯身飞行的姿势。

煜宸看着我,他的眼睛已经恢复正常了,黑白分明的眸子像是能直接看透我的心,他开口,低声安慰,“我在,别怕。”

我泪奔。

我心酸极了,也心疼极了。我想求白子期放过煜宸,我想让胡锦月带煜宸走,去找了如尘,让了如尘帮他治疗。他伤的这样重,不治疗真的会死的!可我除了落泪,愣是连一个担忧的表情都做不出来。

原来当剑灵是这样的感觉,难怪当年剑灵跑了就再也没有回来,谁愿意长久的被这样束缚着!

“林夕,咳……”没忍住的一声轻咳,就咳出一大口的鲜血。

煜宸脸色苍白,在这种虚弱的白更衬显出他一双黑眸明亮,他与我对视,声音有些小,透着无力,“林夕,我真的好喜欢你,喜欢你黏着我,喜欢你叫我老公,我的人生漫长,所有的甜都是你给我的。林夕……”

别说了!我不喜欢听这些话!

我看着煜宸,只有眼泪不停的落。

白子期站在高空,冷笑,“小畜生,这就是你的命!就算你有妻有子,你也不配陪在他们身边。你生下来就是脏的,世间所有的美好都与你无关,死是你唯一的解脱!”

白子期当真是从心底厌恶煜宸。可他们两个明明应该没有交集的。

煜宸完全忽视了白子期,看也不看他,一双黑眸只盯着我,像是想要再多看我几眼。煜宸这种临死之前的表现,让我心痛不已。

“别哭了。”煜宸只要一张口,血就沿着他的嘴角往下淌。

我从来都不知道一个人竟会有这么多的血,他像是要把体内的血都流光一样。

我用力的抬手,想要摸摸他。我试图控制身体的时候,青铜剑就会发出嗡嗡的剑鸣声,剑身跟着震动。

青铜剑现在插在煜宸的心口处,剑身震动,他的伤口就会跟着颤。

煜宸疼的紧皱起眉,我也不敢再乱动了。

“三爷!”这时,楚渊的喊声突然传过来,“三爷,人我带来了!”

听到楚渊的声音,煜宸长出口气,“终于来了,太慢了。”

他又看向我,扯出一抹笑,“林夕,还记得么?我曾说过,会帮你摆脱剑灵的束缚。你是我的老婆,是我孩子的母亲,你不是一把冷冰冰的武器。从今日起,再也不会有人把你当武器了。”

话落,他吃力的抬起另一只手,沾满了鲜血的手指,结出一道法印。

随着法印结出,飘在上空的神女尸体突然向着煜宸飞过来。

神女的尸体落到煜宸身旁,平稳的躺到地上。接着,煜宸低吼一声,身体带着青铜剑,强硬的起身,然后改用双手抓住我的双臂,一个翻身,将我用力的按进神女的身体里。

我的肉体已经死了,我现在是灵体状态,灵体进入神女的身体,进是能进入,但这毕竟不是我的身体,我的灵魂与她是无法相融的。

我躺进去,就有一种躺进了蓄满了水的大浴缸里的感觉。她的身体在排斥我,我有种被水淹的窒息感,想要从她的身体里出来。可煜宸却死死的按着我,不许我出来。

我与青铜剑是有感应的,我难受,青铜剑就绽开剑芒,灼烧煜宸的伤口,试图让煜宸松开我。

“啊!”煜宸疼得低吼,双眼充血,眼底一片血红,额间的青筋都爆了出来。他咬着牙,血水从他的唇角滴落。

“了如尘!”他看向半空,大喊,“龙血珠!”

随着煜宸的喊声,了如尘和楚渊快速飞了过来。

了如尘手里拿着一颗血红的珠子,一脸痛心疾首的道,“煜宸,这颗珠子是我偷的!我冒着生命危险从魔王手里偷出来的!现在到了我手里,这颗珠子就是我的了,你不帮我也就算了,你怎么还能算计我手里的东西呢!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能算计的!真是活久见!”

“了如尘,快别说了!”楚渊催他,“快把龙血珠给林夕喂下去,你去帮林夕治疗,让她复活,这是我们唯一能活下去的机会!否则神兵在对方手里,给你一剑你就死了,你有龙血珠也没用!”

了如尘分得清轻重,他只是舍不得,刚拿到手里的龙血珠,还没有捂热乎呢,就要用在我身上。

看到煜宸想要复活我,白子期大惊,“煜宸,你一开始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