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遮天之被段德挖出 > 第一百零五章 神秘古弓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五章 神秘古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黑色巨弓的速度太快了,留下一道残影就消失在了前方。

  江安将速度提升到极致,借着古鼎内神秘刻字所散发的微弱感应,一路追寻。山谷废墟等皆在迅速倒退,可是迟迟没有发现黑色巨弓的踪影,但他并没有放弃。在连续翻过成片的山脉后,江安终于又感应到了黑色巨弓所散发的波动。

  前方,火光滔天,那是一片火海。无尽的岩浆在翻腾,汩汩而涌,仙宫内无比坚硬的山峰都被这样的烈焰烧的通红。

  “怎么莫名其妙出现一片火海!”江安有些惊讶。

  数日前,他也曾路过这片地域,从来没有发现过火海,可如今却无声无息地冒了出来。

  烈焰腾腾,温度极其骇人,即便是这样坚固的山峰都被熔化了,化成岩浆,淌落下来。

  “这是地心火。”江安看了半天,终于认出。

  地心火一般来说品阶不高,但这里的火焰却是自仙宫遗迹的地下冒出,自然不弱于任何祭炼宝器的神焰,此刻它从这个地方喷涌了出来,将整片山川都给熔化了。

  在这片地火中有一团火苗跳动,璀璨如神芒,格外的盛烈,隐约间竟有兽吼发出。

  江安目中泛起神光,仔细眺望,再三辨认觉得这绝对是宝火。

  那簇火苗跳动,扭动幻化成各种强大神兽的模样,似神凰在起舞,如真龙在遨游,又彷佛麒麟在怒吼,这等异象实在惊人。

  “黑色巨弓在那火心中!”他吃惊,终于发现了黑色巨弓的踪影,它在那里沉浮,接受火苗的熔炼与锻铸。

  难道它有伤,要修复己身?亦或是说要蜕变,重新祭炼自己?这绝对是惊人的,在诸多宝器中来说非常罕见。

  高山熔化,岩浆喷薄,将那里淹没,入目尽是火光,这样的神焰就是强如江安都不得不倒退。

  接连数日,他都在附近出没,最多不会远离十里,同时镇守在此地,不让任何人接近。

  可是总有人错估了自己的战力和江安的容忍程度。

  没过几天,这片岩浆之地的尸体就一具又一具,鲜血染红了这里,光是四极境界圆满的强者就不下三十位,全都是被江安所杀。

  这里尸体遍地,血雾在弥漫,没有几个生灵敢靠近,这里是一片生命消逝之地。

  这个战果让许多暗藏在远处的生灵吃惊,名动此间的江安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能击败金翅小鹏王的人物,如今有他守在此地,这宝弓多半与之无缘了。

  江安就静静地呆在附近,等待大火熄灭,然而此地始终岩浆涌动,没有停下来的样子。

  期间他也想催动体内的小树,吸收地心火内的那缕神焰,他觉得这绝对是一种极其稀珍的宝火,可惜小树萎靡不振,像是陷入了沉睡,无法将这团火焰收走。

  又过去两日,一股恐怖的气息冲天而上,让每一个生灵颤栗!

  一张黑色的宝弓在岩浆中沉浮,被一团神秘焰火包裹着,而后露出真身,爆发出滔天的光芒。

  “轰!轰!轰!”

  足足有八道身影一闪而过,这些都是蛰伏暗处的强者,此刻看见宝弓已修复完整,皆迫不及待地冲了出来,想要抢夺。

  “敢拿我的大弓,不要命了吗?”

  江安亦冲天而起,手持仙金大戟划过神芒,他黑发狂舞,杀意骇人,如同地狱而来的魔神一般,横在八人的面前。

  “啊……不!”

  有生灵在惨叫,亦有人族的叫喊声,他们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但当真的要与江安对战,才能真正了解他的可怕。

  这个人实在太恐怖,实力远超他们,仙金大戟划来,像是有一片天地挤压而来,让他们动弹不得,浑身骨骼都要被压裂了。

  砰!

  器物碎裂的声音发出,五位海族生灵的修行之器当场粉碎,性命相修的器物本该无比坚固,可此刻连一击都抵挡不住。

  但这还没完,划出的神芒坚不可摧,势不可挡,裹挟着滔天之力,再次劈杀而来,将没有器物护身的五位海族生灵爆成无数碎块,坠入岩浆内。

  “快逃!”

  一青袍年轻男子还有另外两位老者亡命而逃。他们刚刚倾尽手段,才堪堪化解了这一击,知道了双方的差距,哪里还有争夺宝弓的念头?

  可惜,他们还是小看江安的实力了。

  噗!噗!

  两名逃亡的老者再次被江安指尖吞吐的剑芒击中,大衍圣剑不愧是其圣地的绝学,杀伐力惊人,尤其是他以斗战圣法演化,更是了得。

  那两名老者的躯体直接爆碎,坠落岩浆中,神魂也被绞杀!

  青袍年轻人再次躲过这致命一击,但还是被寸芒剑光扫过,直接切下一条手臂。如今他浑身是血,而且所修持的紫色小鼓也几乎彻底毁灭,如丧家之犬一般在逃窜。

  不幸的是,江安并不打算放过他,直接啸出一口神光,化作一片星沙,而后迅速化成星辰,隆隆而动,一颗又一颗大星转动,直接压了下来,将青袍年轻人抹杀。

  对于斗战圣法的催动与使用,他愈来愈纯熟,各种妙术皆是兴手捏来,且杀伤力惊人。

  “我恨啊!”青袍年轻人绝望,充满不甘,死前说出这么一句话。

  “这就是和我作对的下场。”江安立身于岩浆海上空,环顾四周,杀气冲天。

  他知道还有些人或是海族生灵在蛰伏,想要争夺这张宝弓,故此出言震慑。江安虽强,但并非无所不能,前不久就有人在这片废墟找到一些缩地符,疑似仙家的手笔。那样的极速,就是他都望尘莫及。

  江安一边警惕可能出现的袭击,一边慢慢靠近宝弓,并以神力激发古鼎内的神秘刻字,开始进行试探。

  果然,这神秘刻字有用,一直悬浮在半空中的宝弓在收敛光芒,且慢慢朝着江安靠过来,像是归乡的游子一般带着欢喜与惶恐。

  “杀!”

  突然,有人喝道,一片赤红的神针飞出,霞光飞舞,璀璨夺目。

  “什么,灭魂针!”

  有圣地之人士惊叫,而后都变色,这样的手段可真是凌厉啊,但凡了解的人莫不恐惧,因为这针来历太大了。

  强如江安也不得不极速躲避,没有硬撼,避了过去,一片赤红的光芒飞舞,宛若来自地狱的毒蝎尾针,鲜红的有点瘆人。他刚刚从那赤红神针上面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灭魂针,是从阴寒死地里祭炼出的大杀器,若是被击中,将神魂破碎,直接命丧于此。”远处有一位大教子弟在低语,他曾见识过灭魂针。

  灭魂针,传言是大能在死地里捕捉一丝一缕的灭绝之息为载体,以特殊手法炼制而成,极为可怕。寻常人若是不幸被它击中,将身死道消。更可怕的是,即便击中的是一道化身,其真身都会消亡!

  不过这等大杀器极其稀少,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听说有几人能炼制成功,那都是过去的积累,而今几乎不可见了。

  “暗中出手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连这种东西都能拿出!”有人惊道,不自禁的倒退。

  江安亦躲避,没有鲁莽去硬撼,同时他在认真观察。

  他这一路走来,吞食诸多大药与神粹,在神识领域同样在青年才俊之中傲视群雄,可即便是他,都有些忌惮呼啸而来的灭魂针,可想而知这样的杀器该有多么可怕!

  赤红霞光闪烁,那片神针又飞来了,呜呜声慑人,无坚不摧。

  江安捏诀,撑起一片光幕护在周身,想要抵挡,可惜这片神针凌厉十分,连神力所化的光幕都奈何它不得,直接被扎出一个又一个细小的孔洞。

  “好厉害!”

  他真的很心惊,这果然是一件杀器,若是一时大意,真可能会吃大亏,有性命之忧。

  “谢谢你们这些鼠辈送我大礼,将来我会还回去的!”江安喝道。

  他双手划动,阴阳二气在手掌间飞舞,化成一张阴阳太极图,不断旋转。这是本是江安的异象,此刻不需催发异象便施展出来,当即就惊呆了一群生灵。

  生与死,毁灭与新生,皆出现在这么一张太极图上,光暗交替,聚纳九天之力,而后猛的一震,竟然化作阴阳生死球,成片的赤色灭魂针都被裹了进去,而后闭合,将其封印。

  嗡的一声,他脑后浮现道道佛韵,散发佛光,江安盘坐在了那里,面对这颗阴阳生死球,开始炼化。

  “想收我的至宝,做梦!”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声音,但听得出他很愤怒,一声怒喝,死亡之气浩荡三百里,把江安笼罩,想收回杀器,亦想抹杀他。

  而且此时,其他人族与海域生灵也不再畏惧,趁着现在这个机会迅速出手,怎能任他盘坐,而不出击呢,这是机会!

  然而,生死之意皆握在江安手中。

  他的背后,一张硕大无比的道图浮现,这是江安的异象,出现后搅动无边风云,当即迅速放大,化作一方天地将他们镇压。

  “快,收跑!”众人大叫,没有想到江安分出的余力,都让他们难以抵抗这种宛如天威般的手段。

  就是暗中施展灭魂针的人也急眼了,他感觉与灭魂针要失去了联系,杀器被夺,且被对方在快速炼化,将要易主了。

  “快!诸位再不出手,这等杀器就要被他炼化了,到时候在仙宫遗址,谁能敌过他?!”那人急忙大吼,在劝说仍在蛰伏的各路人马。

  可惜,这一切都晚了,那阴阳太极图所化成的小球内,九根赤色神针亮晶晶的,一动不动。

  “确实是不错的杀器,用来对付这些老家伙真是极好的。”江安轻声说道,眉心发光,璀璨金芒落下,包裹这杀器。

  “逃!”

  许多海域生灵与人族修士皆变色,他们大多年岁不小,都是派遣一尊灵体来到仙宫之内。这一刻他们心中恐惧无比,因为灭魂针易主了,这样的大杀器足以抹杀灵体,灭掉其真身。

  “对付你们,还用不上它!”江安起身,看穿了这些人的心思,很是不屑。

  他已经了解到这尊杀器的妙用,可斩杀真身,怎么可能用在这群人的身上,这是真正的大杀器,可以威慑潜伏进入此界的大能。

  此针一经杀人就会消散,所蕴的威能磨灭,不能多次使用。他早已有了打算,非各圣地太上长老般的人物,他不会贸然动用,不然太浪费。

  “还想跑?还没谢谢你的好礼呢!”江安冷笑。

  锵!

  他手里的凰血赤金大戟仙光艳艳,冲天而起,在江安神力的催动下,化成了一道血芒,直欲刺破九重天。

  噗!

  鲜血溅起数丈高,血色的方天画戟穿透那个施展灭魂针的强者躯体,带着他飞出去数百丈远,钉在一座巨大宫殿的大门上,留他一口气。

  隐匿被破,那人显出真身,竟然又是那黑袍人!

  即便仙金大戟上有神力流转,想困封住这黑袍人,但这黑袍人还是技高一筹,整个人兀自燃烧起来,像是从身体里冒出一簇焰火,将其化成了灰烬。

  那片区域顿时炸窝了,先前想争夺黑色巨弓的几人当场身死,刚刚施展灭魂针这等杀器的强者也不是对手。不管再怎么强大的敌人都不是江安一合之敌,皆横死当场,这让他们如何抵挡?

  剩余的一些人想要遁走,可江安怎么可能会给他们机会,并指如刀,向前一划,像是一条墨浪翻滚,瞬间将前方淹没。

  噗!噗!噗!

  血花一朵朵绽放,江安全力一击,横扫数百里,将前方的人斩杀了个干净,摧枯拉朽,没有一点悬念。

  而后,他持仙金大戟腾空而起,回到那片岩浆之地,准备收回这黑色巨弓。

  江安取出了自万初圣子那里得来的古鼎,以神力激活刻在鼎内的神秘刻字,与黑色巨弓呼应。

  果然有效!

  在虚空中沉浮的黑色巨弓光辉尽敛,不再发出异象,而且它原本足有一丈之大,很快开始缩小,最后竟只有三尺那么长了。这柄黑弓看起来朴实无华,并无任何可怕气机泄露。

  江安吃惊,等了很长时间,却见它再无任何变化,他发出一道神光试探,也是如此,黑色古弓一动不动。

  最后,他将这弓取了上来,它仍然无任何反应。

  江安非常干脆,弯弓搭背,黑色古弓一下子震动出一股恐怖的波动,体内汪洋般的神力化成一道乌光,没入黑色古弓之内,而后一支完全由其神力化作的箭羽出现,箭身还有些许神秘刻字在微微发光。

  这样一种结果,让他瞠日结舌,江安感觉箭羽像是一下子化成了一轮烈日,拥有了无法想象的恐怖威压。他没有敢将这一箭射出去,他觉得若是射出,说不定将天都打出一个窟窿,这黑色古弓神秘又可怕,拥有不可思议的伟力。

  咚!

  就在这时,熔浆下传来空洞声,且有火光一闪而没,江安向下望去,不禁露出惋惜之色,那一簇神秘的焰火竟然遁去了,这让他很心痛。江安有预感,那绝对不是一般的火焰。

  数日后,他背着黑色古弓,手持仙金大戟,和七皇子段德等一群人再次来到那片激射宝器的山谷中。这一路上他们见到了二十多件宝器,借着黑色古弓的威力,接连收服七八件宝器,皆分给了他们。对此,段德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江安能肯定,这些宝器都没有黑色古弓强大,并没有感到什么舍不得。

  无数山谷的中心地带有一座巨山,宏大无比,像是无数座山峰并在一起,异常壮阔与雄浑。

  “好大的一座山!”

  江安惊叹,他发现山体上神光闪烁,不时有宝器飞起,宛若烟花在绽放,都是强大的灵物。

  而在山脚下,他见到了姬家兄妹、大夏皇子和那位可爱的小尼姑、万初圣女、道一圣子等最强的一批天才。

  至于山上早就有人了,皆在撞天缘,据说这里是此间遗迹的源头,挂满了宝贝。

  “咿呀咿呀……”突然,一直沉迷睡眠的滚滚苏醒了,挥舞着胖嘟嘟的小爪子不断抓弄江安的头发。

  “什么?你说这山下埋葬有真龙遗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