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陆阳林诗雅 > 第17章 身世之谜

我的书架

第17章 身世之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着连战的话,陆阳愣了一下,他不知道连战说的陆破天是谁。

但是连战居然认出他修习的是幽冥真劲,瞬间让他警惕起来,契机死死的锁定连战。

只要连战敢心怀不轨,他瞬间要了连战的命。

虽然连战的修为看似比他深厚,但是杀人可不光比的是修为,还得看实战经验等等。

连战岂能感觉不到陆阳的敌意,但是他却不以为意,淡笑道:

“小兄弟,我不但知道你修习的是幽冥真劲,还知道你身上应该有另武道中人闻风丧胆的幽冥鬼针,我没有说错吧!”

听连战连幽冥鬼针都说出来了,陆阳目光中杀意闪现,手不自觉的摸向了腰间。

如果不是顾忌这里是市局,陆阳恐怕早就出手了。

幽冥鬼针,就是他给秦心怡解毒的那些银针,这些银针不但可以治病解毒,还可以杀人于无形。

这么近的距离,陆阳有把握在使用幽冥鬼针的情况下,一击之下要了连战的命。

见到陆阳的反应,连战知道自己猜对了,丝毫没有把陆阳的杀意放在眼中,继续淡笑道:

“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因为20年前,我来自一个名叫七杀小队的组织,如果你是陆破天的后人的话,我想你应该听过这个组织。”

“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陆破天的后人就要知道七杀小队,七杀小队又是什么。”

陆阳冷冷的看着连战,问着的时候脸上虽然看似平淡,看似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内心却是惊涛骇浪,七杀小队,他当然知道,他就服役于这个组织。

这个组织半游离于军方的控制之下,为国家处理一些军方和政府不好出面处理的事情。

这个组织原名本来叫‘七杀’,但是由于成员组成上七个人一个小队,因此也称呼七杀小队。

七个成员中,除了负责统领全队的小队长和负责情报的情报员是军方人员之外,其余的五个人全都是来自武道中人组成。

当然,军方的这两个成员,其实也武道中人。

只是他们属于正式编制而已,而其他的五个人,也可以申请正式加入军方。

不过武道中人闲慢懒散惯了,小队成员除了加入小队时要接受一系列的特训外。

等正式入队后,平时相对自由,爱干嘛干嘛。

就是像陆阳这样混迹在花花都市都没有人会管,只要有任务时,各自归队即可。

因此又有几个人会申请加入呢!

但是陆阳在七杀小队也混迹好几年了,之前他所在的那个小队中,秦心怡的哥哥秦汉就是小队的小队长,可是他却从未听说过连战说的陆破天这么一号人物。

而且听连战的意思,他似乎就是陆破天的后人。

这对于从小就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的陆阳来说,内心的震惊已经无法形容。

而连战听着陆阳冷冷的质问,面对陆阳森冷的目光,却依然十分淡然,笑着说道:

“因为二十年前陆破天同样来自七杀小队,他所修习的也同样是幽冥真劲,身上同样携带幽冥鬼针,我和他曾经作为队友,我当然知道这些,刚才在见到你的一瞬间,我从你身上见到了他的影子,就故意试了一下,没想到你果然是……”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什么陆破天。”

没等连战说完,陆阳就冷冷的打断了,这一切对于他来说,让他太难以接受了。

连战愣了一下,笑问道:“你不知道陆破天,那你的这一身本事,又是从何处学来的。”

“这个我不需要告诉你吧!”

听着陆阳冷冷的语气,见他不愿意说,连战也不以为意,淡笑道:“当然!”

“你还没有告诉我,陆破天最后怎么样了。”陆阳还是控制不住,不自觉的问了出来。

连战再次被陆阳的话愣住了,刚才他还以为陆阳不愿意说。

现在看来陆阳似乎是真的不知道啊!

深深的看了陆阳一眼后,才有些缅怀的说道: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年我在执行一次任务时,因为受伤转业了,七杀小队的特殊性,我和之前的战友全部断了联系,不过在我转业时,陆破天因为战功卓著,已经升任七杀小队的总队长,说起来,我这条命也是他救的,要不是他,那次的任务我就不是受伤那么简单了,恐怕早已经客死他乡。”

连战的话,再一次让陆阳皱起了眉头。

七杀小队的几任总队长,从建队以来的他都知道,没有谁叫陆破天的,哪怕是姓陆的都没有。

难道连战说谎,陆阳不自觉的又看了连战一眼,但是看连战的神情又不像,而且连战也没有必要说谎。

难道里面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陆阳心思急转间,这可关系到他的身世之谜,一定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打定主意,陆阳当即收起心思,迎上连战的目光,问出了心中的最后一个疑问,说道:

“那你让薛队长带我过来干什么,总不能你没见过我,就开始怀疑我是陆破天的后人了吧!”

“当然不是,我是林诗雅的舅舅,在你被王方强他们抓走的那一刻,那丫头电话就打到我这里来了,让我帮帮你,把你弄出来。”

“既然如此,那我可以走了吧!”

陆阳点点头,没想到连战居然是林诗雅的舅舅。

不过现在的他只想赶紧离开,然后去查清楚自己的身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直接提出了告辞。

“等等!”

见陆阳告辞离开,连战又叫住了他,淡笑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月牙酒吧的老板,我也不想问你原因,但是赵家的背景不简单,背后可能有一股大势力。”

连战说到这里,见陆阳停下身回过头来,才继续接着说道:

“当然,我也不是劝你,你现在废了赵志凯,就算你想息事宁人,只怕赵家也不会干。

我只是想替诗雅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不管于公于私,这件事一开始的起因我外孙女林诗雅也有一份子。

而且我和陆破天不但有手足之情,他对我还有救命之恩,你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可以提供你一些帮助。”

“多谢!”

陆阳没有拒绝连战,有了连战的帮忙,他可以省去很多麻烦,比如向今天这样,有了连战的帮助,王方强的这些小伎俩,完全就失去了作用。

因此淡淡的点点头对连战表示感谢之后,才转身走了出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