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迷途的叙事诗 > 第九十章 久违了的校园……

我的书架

第九十章 久违了的校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来到了次日清晨。

  初升得到太阳唤醒了沉睡的……根本没睡过的城市,金色而且柔和的晨曦照进厨房,御主与骑士相对而坐,桌子上摆放着两副餐具,以及热气腾腾的饭菜。

  “进步很大呢……难道是昨天晚上一整晚都在琢磨吗?”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丰盛菜色,夏冉稍稍迟疑了一下。

  他本来是想要提醒一下骑士少女,让她明白一大清早的并不适合吃太多丰盛而且油腻,完全可以当作午晚正餐的饭菜这件事……

  但是在稍稍思索了一下,并且看了看对面的娇小少女翠绿色的眼眸里隐隐浮现出来的希冀与期待之色后,他还是这么开口鼓励道,至于纠正对方这种想法瞬间就被扔到了脑后。

  ——反正这个可怜的骑士王也就这点儿追求了,所以自己还是不要打击她的上进心比较好……

  况且家里有这么一个对于钻研厨艺非常上心的女仆,不是最好的展开吗?毕竟受益的最终还是他,再加上体质问题,也不虞会对胃造成太大的负担什么的,所以完全没问题。

  “没、没有,我只是、只是在睡觉之前又看了一会儿书,总结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不足之处……”

  Saber脸颊微红,小声地说道,她有些不好意思承认自己对这种事情的确很上心,以至于在整个晚上的属于自己的绝大部分私人时间,都在琢磨这种事情。

  这听起来就不怎么好听,这么一来的话,不就显得她好像是一个吃货了吗?

  “难怪看上去都是昨天晚上的晚餐出现过的菜色……”夏冉扫视了一眼,轻轻点头,倒是没有继续就那个话题多问什么,而是直接就捧起了身前的碗,拿起了筷子。

  “呼……”Saber见状,顿时感到松了口气,她的确是不太想和Master讨论这种话题——

  倒也没有别的什么原因,纯粹就是之前她在这个世界里吃的第一顿饭的时候,被夏冉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盯着一直看,这件事多多少少给她留下了一些别扭的异样感……

  以至于现在坐在餐桌边上,被对方注视着谈话的时候,她都会想到之前的那种窘迫感,从而下意识的表现得有些拘谨。说白了就是,她觉得自己之前可能真的表现得很失礼。

  而现在这个情景话题都非常容易让她回想起之前的尴尬,所以才因此感到别扭不已,不怎么想谈论这个话题,也不希望给Master留下自己是个吃货的印象标签。

  ——大概是女孩子共通的某些特点吧,只不过她不知道的就是,关于这方面的标签,早就已经在夏冉的心中给她贴上,并不是她现在的行为能够扭转得过来的。

  “对了,今天我要去学校了,Saber你准备怎么做?嗯,我是说你有什么想法?”

  夏冉并不是一个推崇“食不言,寝不语”的人,对他来说,吃饭的时候顺便说一下事情简直就是再正常不过了,所以非常平静的这么问道。

  “我有什么想法?Master你指的是什么?”Saber轻轻蹙眉,下意识的将筷子抵在唇上,略显诧异的看着他。

  “就是说你准备怎么做?”夏冉淡定地解释了起来,“是留在家里看家,顺便继续研究一下菜谱……亦或者是跟着我一起去学校,你对此有什么看法,我想听听你自己的意见。”

  “我要跟你一起去,Master!”

  Saber顿时明白了过来,正色说道,语气非常认真。

  尽管已经大致搞明白了这个世界的背景,也知道这个世界相对来说比较和平,虽然局部地方仍然是纷争不断,但是这总归还是正常的——

  毕竟还是那句话,除非人类彻底被灭绝了,否则这颗星球上永远不可能迎来真正的和平,就连圣杯面对“世界和平”这种大宏愿,都会理所当然的准备通过灭绝人类来达成,可想而知这个情况有多么的矛盾。

  但是即使如此也好,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大体上和平的节奏,而且没有FATE世界那么多的阴暗面,杀人鬼、死徒、真祖、魔术师,不但明面上的人类社会纷争不断,打得你死我活,暗地里的非人吸血种与拥有非人价值观的人也是搞风搞雨……

  据说是这个世界的神秘侧目前已经式微,也不知道还要过多久,下一次的轮转才会到来……关于这些说法Saber也听不太懂,她作为一个古不列颠人,并没有什么“阴阳变换”的认知,也不懂什么叫做“万灵盛衰,无恒强,无恒弱”。

  她只知道现在的世界的确比她出身的世界和平太多太多了,而且以自己御主的能力,只要不是去到类似于世界里侧的神秘最后的阵地,譬如说什么幻想乡之类的地方,那就完全没有问题。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即使不计算技能装备的加成增幅,光是看纯粹的基础属性,夏冉就已经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

  如果计算上了黑曜石荚壳加成的20点全属性,那么他现在的基础属性就是:力量65点,敏捷70点,体质70点,智力119点,精神119点,感知95点。

  真的是非常凶残的一个程度了,而且这还只是基础的属性值。

  极其全面的幻术能力……

  和幻术领域有所重叠的心灵异能……

  都不用说别的什么召唤能力,毁灭法术,强悍的近战之类的能力,就这么两项的底牌便已经足够他在这个现代社会之中四处横行了。

  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自己要怎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总不能够因为觉得御主几乎不可能遇到危险,用不上自己,所以作为从者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划水摸鱼了吧?

  至少阿尔托莉雅是绝对无法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就像是在宫殿里守卫国王的侍卫一般,或许永远都不会遇到真正需要他们动手的情况,然而并不代表就不需要他们的存在。

  “我就知道……那就一起去吧。”

  夏冉对此并不感到意外,他其实也就是出于礼节性的问上一句,充分表明自己尊重过从者的自由意愿,但是答案他早就知道了。

  “咦?”

  “很奇怪吗?以为我会劝阻你?”夏冉挑眉笑道,“我才没有这么无聊,又不是不知道Saber你肯定听不进去我的意见,干脆一点儿直接答应下来不好吗?”

  “Master,我不是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只是在这些方面,我有我自己的坚持与判断……”骑士少女正色的纠正他的说法,解释了起来。

  “好好好,我知道……反正就这样吧。”夏冉没有兴趣和她在早上来一场辩论。

  “那个,Master,这个不会给你造成困扰吧?”Saber在这个时候,却反而是有些为他担心起来了。

  “能够有什么困扰,学校虽然不是直接开放的,但也不至于像是军事基地一样戒备森严……”夏冉摇了摇头,“一般情况下只要登记一下,就能够直接进去。”

  “这样可以吗?不会有问题吧?”

  “当然不会有问题了……只不过,你可以在学校里找个地方呆着,想要在上课期间进入教室肯定是不行的,而且我也不会让你在外面走廊上盯着我看,那样也太瘆人了……”

  夏冉放下筷子,低头琢磨了一下。

  带着Saber倒是没有问题,但是她不能够灵体化这点就很麻烦,当然也不仅仅是因为灵体化的问题,主要他也不习惯一个背后灵一样的女孩子在旁边无声无息的盯着自己一直看。

  然而直接把她带进学校里面就不管了,这也不是事儿,当然不是说学校里很危险什么的,象牙塔里还不至于险恶到这个地步,他主要是觉得很麻烦。

  等等,其实自己并不需要这么纠结啊,卫宫切嗣的做法不就给自己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路吗?

  ……

  ……

  “夏冉同学,早上好啊。”

  久违的赶到了学校,回到教室里面坐下,满意了的看看四周的略显陌生却又从心底里感到熟悉的环境,夏冉轻轻的点了点头。

  只不过刚刚将包放好,并且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走廊外面,紧接着就听到了后座传来的声音。

  他顿时微微一顿,然后回过头去,发现后座的女孩子神色淡然自若的看着自己,白皙纤细的双手交叉着放在桌子上,身前摊开了一本课本。

  看上去是很稀松平常的一幕,人是普普通通的漂亮,行为是普普通通的学生表现,然而——

  为什么自己刚刚就是忽略了她的存在?

  “加藤同学,好久不见了啊。”

  不过这种现象很正常,加藤惠自带气息遮断EX级的职阶技能,这不是早就确定了的事实吗?所以夏冉瞬间就不以为然了起来,笑眯眯的反过来打起了招呼。

  “好久……不见?”少女歪了歪头,一脸纳闷地说道,“虽然夏冉同学你昨天的确没来,就连考试都没有参加,但是也就一天的时间,怎么也算不上好久不见吧?”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夏冉正色的说道,语气非常诚恳,“在我看来,感觉真的是和加藤你好久没有见面了,所以一直都非常想念……”

  咦?怎么感觉在很久之前,自己似乎也说过这样类似的话呢?

  错觉,一定是错觉,肯定是那种时空错乱带来的既视感,自己总是深受其困扰,总是下意识的觉得某个场景某个对话经历过一样……

  夏冉迅速找到了合情合理的科学解释,他是一个相信科学的人,所以在心中暗暗的点了点头。

  “谢谢,但是总觉得这种说法好敷衍,不太像是真心的样子。”

  缺乏特色的平凡少女轻轻颔首,表情和平常一样淡定地静静说道,一副心平气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