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迷途的叙事诗 > 第十章 走错片场

我的书架

第十章 走错片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只是书籍上可以被翻阅的一页页,在翻动书页的同时,也就穿越了时间的间隔。

  就像是一本日历那样,想要翻到过去的哪一天,或者翻到未来的哪一天,只在“人”一念之间。

  于是——

  无形的震荡跨越了维度,跨越了一切时间线,从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之中的过去,到无法预测的未来。

  既定的因果悄然发生了改变。

  不过对于普通的种族和生灵来说,又好像是一切都从未变化,或者应该说一切本来就是如此,他们无法察觉到时间的活动,因此也察觉不到至上之神在翻动书页。

  某段存在于过去的历史,悄然随之发生了改变。

  与这段过去的既定因果最为直接的关联者,智慧女神雅典娜没有任何的举动,任由那道冥冥之中的意志从容的掠过时间线,思绪的伟力悄然改变过去,接着又延伸出了新的未来。

  居住在绕地环河俄刻阿诺斯的彼岸与黑夜之地相接的地方,戈耳工三姐妹之一,吐舌露齿,头长毒蛇,面目狰狞的蛇发女妖,直接就此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那道意志给出的记忆情报……

  新生的美杜莎,在陌生而又熟悉的古老神代睁开双眼。

  她的眼神之中出现了一抹茫然,两个时间线的记忆在此时此刻完全重合,脑海里的记忆明确地告诉了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明明只是「美杜莎」这个源自希腊大世界的神话概念,所辐射无穷次元时空,而在某个世界里出现的异时空同位体的她,现在却因为更高维度的意志,而成为了这个概念最初的起源?

  最初的、唯一的源头?

  而且……

  就连注定的轨迹也随之改变,雅典娜没有打算再将她的脑袋作为自身的收藏之一,她也不会再成为珀尔修斯的垫脚石。

  命运,因果,逻辑。

  一切的一切,在超越时间的神明的伟大意志之下,不过就是黏土而已。

  想要捏成什么样的形状,都可以。

  ……

  ……

  “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离忘观里,白衣道人拍拍手,非常热情的招呼着阿尔托莉雅等人,要给她们介绍一个新的同伴。

  “不用了,什么新的同伴,你当我们不认识Rider吗?”

  阿尔托莉雅有些有气无力的制止了自己的Master的耍宝行为,瞧他说的,不知道的人大概还会以为是新人加盟,强强联手之类的,但是再仔细一看吧……

  嗯,一身黑色衣裤加黑色的过膝长靴,过膝的紫色长发,妖艳的气质与绝妙的身材。

  一个身材高挑而成熟,外表相当优美的人儿……她们确实非常的熟悉了,尤其是那副茫然的神态,更是让她们确认这就是她们认识的熟人,Rider美杜莎,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之中被召唤出来的从者。

  只是后来圣杯战争没有能够正常打下去,完全变成了一场针对那个世界整个神秘侧的大迫害……咳咳,变成了一场神秘侧的幻想嘉年华。

  而作为Rider的美杜莎最终也没有被遣返,在一切结束之后,仍然是留了下来,因为她的相性和樱非常合得来,不管是夏冉还是美狄亚,都很放心让她贴身保护樱。

  不过现在,她被拉了过来这个世界……

  而且似乎也已经不是从者了。

  阿尔托莉雅仔细打量着Rider,她现在的千里眼早就已经不止原来的A级了,法眼自然无差,一眼就看出了现在的Rider的情况,忍不住的挑了挑眉毛,然后转眸瞥向了自己的御主。

  “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反正都是要对希腊世界动手的。”

  白衣道人淡定的回了一句。

  阿尔托莉雅微微颔首,的确是这么一个道理,她觉得没毛病,毕竟美杜莎也是认识的熟人了,既然顺手的话,当然要拉上一把才行。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

  新的神系吗。

  少女默默的将这个想法埋在心底,她也不确定自己的御主是想要自己创建一个全新的品牌,还是借助北欧神系浴火重生,借壳上市,但是无论如何都好,御主都肯定需要自己的班底。

  不从自己熟悉信任的人中挑选,难道还要舍近求远?

  所以这的确不奇怪。

  她完全不怀疑自己的御主已经在准备这件事了,毕竟过去现在未来一体,时间对他而言永远都只有「现在进行时」,无数个世界,无数条时间线,或许有无数的化身在同时做着不同的事情。

  Rider静静的站在院子里,看着阿尔托莉雅等人的谈话,一言不发,紧紧的抿着嘴唇,安安静静的样子。

  她到现在其实都还是有些凌乱,只是性格让她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寻根究底,只能够静静的接受,静静的听着,Master怎么安排就怎么来——和阿尔托莉雅、美狄亚等人不同,她和Master的关系有些疏离,并没有那么亲密。

  平日里,樱才是让她上心的真正主人。

  而且,也不仅仅是因为性格问题,主要是她现在的状态很微妙……

  她此时此刻有种病态的精神分裂感,而且不仅仅是分裂成一份,而是分裂成了无数份,美杜莎觉得自身的精神与想象力似乎失去了明确的边沿与轮廓,不再是绝对唯一的整体。

  她不再是一个人,她是许多人——

  她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了许多不同的时空。

  在当前的这个属于珀尔修斯传说时期的古希腊世界,她确切的站在这座格格不入的道观之中;

  在Fate的世界里,她在2004年的地球上,正在柳洞寺之中和心情低落的樱小心的说着话;

  在另一条世界线的特异点里,她在与迦勒底的人并肩作战,为了守护被烧却的人理与世界。

  ——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从一个宇宙到另一个宇宙,然而诞生的所有一切却都等同于她本身的延伸。只是那庞大可怖的多样性,甚至有些恐怖的熟悉感,让她感觉到完完全全的无所适从。

  美杜莎现在就是这样,强烈的分裂感让她不知道如何是好,她能够感觉得到每一个延伸都是自己,但是却没有办法去控制掌握。她在茫然的区分哪一部分才是自己本来的,哪一部分又是后来添加进去的。

  似乎Master给予了她现在的一切,但是也相应的拿走了她的一些稳定存在的东西,只留给他一个不确定的附属存在形式,同时也让她无法确认自己与那些界限模糊的异时空同位体之间,到底存在着怎样的关联。

  “并不是我拿走了什么,反而我还给了你一些额外的东西。”

  似乎是知道美杜莎此刻在想些什么的样子,夏冉摇了摇头,平静的解释说道。

  “像是珀尔修斯,赫拉克勒斯,或者是Rider你这样的人,伴随着希腊神话的强势,传说和对应的存在概念,就已经流传到了无数的世界之中去,也衍生出了无数的平行存在。”

  “你们的起点其实天然就要比任何半神都要高,因为搭上了整座神系的便车,只要能够统一外延的那些化身,集齐无限平行存在,你们就能够直接升变神性,成为真正的长生者。”

  著名的神话英雄或者反英雄,生来就是先天的半神,或许力量不是最巅峰的那种,但却是时刻处于类似于升变仪式的状态之中,一旦成功觉醒,统一神性为一个整体,将外延的所有平行存在收束回来。

  那么就是可以掌握自身命运的大能存在了。

  只不过有得就有失,这并非他们的修行与力量,而是神话体系膨胀,辐射无限世界的时候,所顺带衍生的产物。

  神系对多少的世界有影响力,他们的存在概念也作为信息扰动的一部分,辐射到了多少的世界之中去,但是说到底只是组成神话的要素之一,作为真正的神圣者的历史之中的一部分信息组成,属于背景的那种……

  正如同天使,无论再强也好,终归也是背景与衬托,是神的造物。它们的力量,它们的神性,乃至于它们本身,就从来都不属于它们自己,而是更高维度的绝对力量的表现与外延。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突破限制的难度反而更大。

  觉醒自我,统一神性,完成升变,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美杜莎沉默的点了点头,这么看来自己貌似是没有什么机会成为所谓的真神了,毕竟她本身也没有这样的想法,执念和决心都不够……当然,她也的确没有这样的想法。

  要不是现在的分裂感太过严重,她大概都不会在乎自己为什么会被拉到这个世界,经历这样的事情。

  她就是这样的人,御主怎么吩咐自己就怎么做,有什么意见也都是默默的藏在心里,不会轻易表达出来。

  “对了,好像珀尔修斯抓到那个什么艾娥来着?”

  夏冉似乎想起了什么,看向了一言不发的银发赤瞳女仆少女。

  “是的,Master,你要亲自处理吗?”夏洛特用永远都毫无起伏,如春风般料峭的声音回答道。

  “把她带过来这里吧,我看此人与我离忘观有缘……”白衣道人看了一眼道观之外,外面的那群人也旁听了这么久,诚心耐性至少都是不错的,也是时候该启动「道门入侵」的计划了。

  “要正式收他们入门,教导他们修行道经吗?”

  欧阳小姐迟疑了一下,如此问道,似乎有些不同的意见的样子。

  “他们的资质好像不太好,听老师你讲道了几天,都没有一个能够入门的……”

  这毫无疑问是正当的理由,欧阳小姐保证没有别的什么想法,譬如说老师一直都只有她自己一个学生,她不是太愿意多出一些师弟师妹们来分散老师的注意力什么的。

  “不打算,我的那门修行法对于悟性的要求太高了……”

  白衣道人淡淡的否定道。

  尤其这还是一群异族人,文化、信仰、哲学思想,从一开始就不是同一路数的,即使是听他讲道感悟颇多,也很难后天熏陶成为正统的华夏文化圈出身的人那样,基本上不可能悟道修行了。

  因为从一开始,电波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不过我重新打造了一个道术体系,比较适合在希腊世界传播下仙神的光辉……简单来说,嗯,话说回来,你们应该都知道关于「魔术基盘」这样的概念吧?”

  夏冉悠悠的说道:

  “为了能使用魔术,而预先被刻印在世界上的系统,采用学问或宗教的形式……事实上,仙道之中也有这样的方法论,就是授受符箓,名登天曹,有道位神职。”

  “我要将道术的理论体系刻入希腊世界之中,遵照其规则和系统启动就能够直接使用道术,只要受箓成为道士,就能够链接登入这个系统,送出命令、注入法力,发动事先已被编进基盘里的道术机能。”

  类似于DND传统法师,与魔网的关系一般。

  不过只是相似,却又有所不同。

  最大的特点就是便利,可以轻易的推广传播出去,占据足够的市场,哪怕只是一知半解的使用者,只要按本宣科的操作,就能够得到足够的力量,也不会限制真正的道脉种子深入研究,领悟道法本质。

  只要持续下去,受箓与道术迟早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法则。

  ……

  ……

  世界与世界的流速并不相同。

  尽管知道信号是半个小时之前接收到的,但那是白色空间的时间逻辑,没有办法直接套用于陌生的位面世界。

  “根据接收到的大致信息,能够判断出来,副本是希腊神话背景的高等魔幻位面,古老而又封建的城邦时代,奴隶制应该也还存在……”

  浑身包裹得像是木乃伊,还戴着生化面具的女人捧着一个平板电脑外形的数据终端,用悦耳动听的声音给自己的队员们讲解着,关于这一次要进行殖猎的任务世界的大致信息。

  “不知道会不会有「神灵」出场,但是可能性比较高,还有半神、魔怪、魔法巫术等,这些都是世界观的主要组成要素,我们接下来的战术就围绕着这一点来制定。”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径自穿过了位面之门。

  如同时空泡沫破灭,他们一瞬间失去了具体的感知,似乎时间被无限拉伸,又像是彻底的凝固,再也不会前进似的,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亿万年,既短暂又漫长。

  传送完成,感知能力瞬间回归。

  他们的感觉就像是在黑暗之中呆久了,眼前突然大放光明,一时间都有些睁不开眼睛,也看不清楚事物。

  直到瞳孔逐渐适应光线之后,全新的世界才在他们眼中呈现了出来。

  ——古希腊神话世界!

  ——高等魔幻位面!

  哐当哐当的熟悉声音,长长的蒸汽列车发出刺耳的汽笛声,拖曳着浓浓黑烟,沿着跨海的空中轨道前进……林立的建筑鳞次栉比,夹杂各种各样的颜色鲜艳的广告牌或者霓虹灯……巨大的管道如同蛛网般延伸,在城市的主要道路上伴随着缆线一同铺设开来……

  因为不是晚上,水晶路灯没有亮起光芒。

  宽敞到能够让好几辆马车并排行进的道路上,行人熙熙攘攘,很多人的手脚都是机械义肢,更有甚者露出了半边改造的机械脸庞,电子眼似乎非常高级的闪烁着冰冷金属的光泽。

  有着穿着显眼的道袍鹤氅,上绣太极八卦的图案的人,开口就是“福生无量天尊”、“贫道有礼”,业务娴熟得不得了,然而仔细一看,却都是金发碧眼的外族人。

  而且这里似乎是一片集市区域的样子,不同腔调口音的语言混杂在一起,端的是非常热闹。

  “我这里有一份优质的机师基因开发强化剂,有没有人有意愿!”

  “海妖克拉肯的血脉增殖魔药……”

  “太上三五都功经箓!”

  “……”

  “……”

  众人一片沉默,自己等人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