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逐浪凡尘 > 第56章:善后处理

我的书架

第56章:善后处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些东西还是让我带回去交给掌门处理才好,到时候打听一下周围村镇有那户人家遭了贼,好失物返还。”谢楹说着依旧将包裹包了起来,“对了,外面两匹马也卸下马鞍,让它们放归山林吧。”

  “我这就去办,你们把这里处理一下吧。”梅欢雪说着走出门外。

  谢楹让莫凡将屋子里在搜寻了一遍,以免错过了什么,他自己则到外面,将两山贼的遗骸拉了进来。

  莫凡默默地捡起刚才遗落在房间里的飞镖和打鞭,又找到了一壶油,逐把油壶拿给了师兄。

  谢楹将刚才那两个装着人心的陶罐打破,又将油倒在山贼身上,然后才将火点燃,嘴里一边还念着往生咒。

  莫凡知道师兄这样是为了让他们的魂魄得以进入往生场,再入轮回,默默佩服师兄心地善良、考虑周全。

  待他们将这些事情办好,外面的天也逐渐放晴了。

  他们退到屋外,看着熊熊大火将茅屋烧毁。

  谢楹想起什么来,问莫凡道:“对了,你不是理应在云霄岩面壁,为何会在此地?”

  莫凡尴尬地笑了笑说:“面壁是有啦,但也不能不吃东西嘛,我这不就开个小差出来打个野兔,误打误撞跑到了这里。师兄,你可帮我保密,我下次一定不敢了!”

  “还有下次?”谢楹故意拉长语调,

  “没有了,没有了,我这次是多亏能碰上师兄您呀,才捡得一条小命来!”莫凡满脸陪笑。

  “好了,我不和你们啰啰嗦嗦的了,我可要回去了。”梅欢雪转身就要走。

  谢楹赶忙朝莫凡摆摆手,追上梅欢雪说:“我送你。”

  梅欢雪并未拒绝,只是自顾自的走到得急了。

  莫凡笑嘻嘻地看着这两人默契的背影,暗暗感叹。

  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飞落在他面前。

  莫凡抬头一看,满脸不高兴,故意转过身去,作势要走。

  那身影又飞到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这胆小鬼,刚才跑到哪儿去了,现在知道来找我了?”莫凡假装生气地嘟着嘴,原来挡在他面前的是小天。

  小天拍打着翅膀,飞起飞落,嘴里呜呜地叫,好像很委屈一样。

  它这幅模样把莫凡逗笑了,就笑着对它说:“好了,好了,你是飞到树上去了吧,我知道了,我不怪你了。”

  小天听了高兴地仰头呜鸣了一声,蹲在莫凡面前,示意他骑上来。

  莫凡摸了摸它的额头,轻轻地骑搂着它,说道:“走吧,我们快点离开这鬼地方。”

  小天轻轻展翅,带着他飞上了云霄。

  经过,这一番折腾,莫凡也累了,回到云霄岩,早早地就休息了。

  因为太早休息的缘故,他半夜转醒了过来,听着外面凄厉的风号,反而睡不着了。

  外面好像还隐隐约约有吹箫的声音,莫凡不觉的纳闷了,这里荒无人烟,为何还有箫声。

  他将信将疑地趴在窗缝上,借着皎洁的月色往外看去。

  只见外面崖下冒出来的白烟来,竟似浓雾一般冒个不住,转眼间白雾覆盖了那整个一片,把山崖都隐蔽得住了。

  莫凡好生惊奇,又不敢出去,正在纳闷中。

  忽然,浓雾中走出了一位俏丽的女子,手中拿着一把玉箫,缓缓地向莫凡走来。

  “鬼呀!”莫凡吓得躲到被窝中,但许久都没有动静,

  他又下床,战战兢兢地走到窗前,外面却除了浓雾,空无一人,不禁自言自语道:“难不成,我刚才是出现了幻觉?”

  他姗姗然回到了床上,思来想去也搞不明白,迷迷糊糊中就睡着了。

  直睡到第二天辰时,他一才醒转了来,恍恍惚惚好像昨天晚上的事情是一场梦一样,不由得暗暗骂自己心性不定,决意好好练气凝神,修练内功,以免道心不净,再惹出事端来。

  他轻轻掀开被角,却看到小天正趴在他床尾酣睡,想必是昨夜自己惊动了它,让它颇为替自己担心,才来伏在他榻上守护。

  这一幕好生让莫凡感动,怕惊醒了小天,就悄悄地来到外间屋的蒲团上打坐。

  他静坐调息,将心安了下来,接着又来到屋外,迎着朝阳又练了一会功,直累得大汗淋漓也未曾停下。

  “好——!”,他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喝彩声。

  莫凡以为是胡扬来给他送东西了,满面笑容地回过身去,却看到是一位形相清瘦、丰姿隽爽的白发男子。

  他看来人气宇不凡,料不是寻常之人,连忙上前躬身作揖道:“谢谢夸赞,在下献丑了。”

  那人也不客气,笑着说道:“不错,不错,但在这真庆宫派的云霄岩为何有弟子在练习玉虚宫的功夫呢?”

  “前辈好眼力,我是玉虚宫弟子不错,只因言语上冒犯了张真人,才罚我到此地。”莫凡诚恳地向他解释。

  那人笑呵呵地说:“那倒是太好了,那个老小子有何说不得的。”

  “是我不好,我过于莽撞了,我……”莫凡还想解释,

  那人将手一挥说:“耶,你不用说了,我就喜欢爽直的,开罪了他又怎样,还怕他不成。你们玉虚宫那些虚头巴脑的把式,不学也罢。”

  莫凡见他满脸傲气,就不知道和张真人是何种过节,忙谦虚地问:“前辈气宇轩昂、潇洒脱俗的样子的宛若神仙一般,不知可否告知是何方的高人,好让晚辈铭记于心。”

  那人呵呵一笑说:“我乃一清悠散人,不在乎什么名号的。今日是偶然路过此地,也算你小子有缘了。好了,我也要走了。”

  莫凡见他要离开,一急就说道:“前辈刚刚说张真人如何不及,却不知你为何如此一说,我亦非常不认同,为何还没有说清楚,就要离开了呢。”

  那人面色一沉,说道:“好你这小子,敢和我这样说话!”,忽然,又将手背在身后,哈哈大笑道:“也是,也是,你就是这个毛病。我来告诉你吧,你们张真人练的是气,修的是形,一些花架子罢了。”

  “那请问哪一门功夫在阁下眼里才是最高阶的呢?”莫凡继续问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