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哟,嫂子……真是麻烦了。”徐良才嬉笑着,赶忙接过。

“哟,水煮整鸡啊!”徐良才看着水煮鸡雪白的身子,不由得又想起先前那一次香艳的情景。

这年代,鸡都是养着下鸡蛋,不是什么红白喜事是根本不会杀的,而老张仅仅是为了招待徐良才就杀掉一只鸡,也不知道是看中徐良才,还是家中实在是有太多钱。

“呵呵。这鸡刚刚端上来,你们哥俩直接用手掰开吃的了,也省的我下功夫,在给你们做其他的菜。”

王秀梅嘻嘻笑道,秀步轻移,回到了厨房。

“怎么着,看着你秀梅嫂子有心动了吧!”老张笑道,不过接着话题一转:“不过她可不是你的目标,你要是想泻火,还是找别人去吧!”

“张哥你这话说的,来来来,喝酒。”这边的徐良才转移话题,和老张对饮了起来。

老张笑而不语,端起酒杯,和徐良才对饮,只是眼神中却有别样的目光在打转。

一杯下肚,老张拍着徐良才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兄弟啊!哥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闻言,徐良才嘴上开始应和,实际上心中却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骂:“该死的,精虫上脑,嘴飘了,刚才要不是秀梅嫂子出来,我说不定当天就露馅了。”

刚才徐良才都是信口胡说,本意就是胡乱蒙骗老张的,只是没有想到说的有些过,以至于自己远不过来。

若老张真的不依不饶的让在说出后面的打算,徐良才估计会当场就露出马脚。

“这一顿酒可是不能再吃下去,下次见到老张,可是要好好的设计好说辞,不然迟早会露馅。”

徐良才在心中打定主意,然后整个人没有一丝的犹豫,当下就要起身告辞。

“张哥,你先吃着,我那边……”

“要走?”老张一愣:“这鸡都没吃,你就要走?”

老张倒是有些不情愿了,他平日里喝酒,都是别人上门请他,现在自己这么招待人,却没想到对方居然会不领情。

顿时这个人有些不情愿了。

他好歹也是一村之长,就算是一个无名村,当自己也是代表这个村子的最大执行官,怎么也不能容忍对方这样对待。

当下脸色一板,道:“良才,坐下,吃。”

“我吃你个奶奶腿!”徐良才心道,只是表面上不能够表现出来,于是道:“张哥,你说这……”

他可是想要尽快离开这个是非地,不然的话,倒霉的可是自己。

正当徐良才为找借口一时无措之时,厨房中却传来了王秀梅的声音。

“你们谁过来搭把手。”

嫂子你真的是我的救星。

徐良才哪会放过这个机会,当下就会开口答应,给老张说了一声,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过去。

走进厨房,只见王秀梅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徐良才,道:“怎么着?刚来就要走啊!”

王秀梅手中拿着汤勺,厨房中哪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分明是成功外面看见徐良才一副要走的架势,才借口厨房想见的。

徐良才摸了摸头:“嘿嘿,这不是没什么事,还不如回家睡觉呢!”

“哟,这就走,饭都没吃几口……”王秀梅说着,眼神秋波送水:“你嫂子我还想等着机会在给你说说话呢!”

这一句话,直接闯进了徐良才的心房,当真是叫人毫不难受。“嫂子,你看这话说的,我这不是寻思着早点回去,好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吗。”

“你看看你,就知道睡!”

王秀梅娇嗔一声,慢慢的走进,贴到徐良才的耳边:“你那么着急干什么?想美美的睡觉,我陪你睡的舒舒服服的。”

“嫂子……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王秀梅走来,两人肌肤接触,徐良才似乎感受到对方胸前的两枚小点。

一时间,徐良才话到嘴边的话改口,由婉拒变成了惊讶:“嫂子,你居然没有……”

“太热了嘛。”王秀梅说道,就好像是理所应当的:“在说了,这样不是更能够放松自在,无拘无束?”

这个借口,徐良才居然找不到一丝不对的地方,于是乎,灿灿的点头。

王秀梅委婉一笑:“怎么着,现在还着急走吗?”

“不着急了!”徐良才说道。

然后只见王秀梅端出一道拍黄瓜,送到徐良才的面前:“端着这个,给老张送去,你们就着这个还能再喝半壶酒。”

鬼使神差的,徐良才端着菜走了出去,突然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先前的火热顿时被冰冷替代,整个人也开始变得不好。

王秀梅的转变实在是太大,让他一时冲昏了头脑,临到门前,他突然间意识到,这该不会是老张和王秀梅两个人设计好的?

可是,这不对呀!老张的是为了寻求刺激,这个徐良才明白,可是王秀梅为什么会这样主动?

难不成,她也喜欢这样的欲求不满?

徐良才想着的功夫,走到了门外,却看见老张正在一个人一口酒一口菜的喝着,脸色正常。

这样的情景,顿时让徐良才心中起疑,按照老张的性子,王秀梅对自己那样的主动,他应该早就在门口偷看了,怎么也不会这样的担心。

但是这样一来,王秀梅为什么会这样主动的原因也就说不清了啊!

徐良才越想越头疼,只感觉自己好像被算计了一样全身不自在。

难道,是王秀梅在那次之后,也寻求到了刺激,想要寻找快感?

徐良才这个想法一处来,自己都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摇头,且不说王秀梅是村子里有名的知青女性,怎么会一夜之间就有这么大的转变?

徐良才自己想不出来,可是今天发生的一切却又是无比的真实。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王秀梅变成这样,和老张给自己说的那件事情绝对是没有任何的关系。

徐良才在心中笃定,闷头苦想之余,倒是和老张推杯换盏的多了一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