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宠之嫡妃归来 > 第三十章 厌 恶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厌 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练字了,谢沅沅没有心情了。

  只是还是咬着笔杆想着事,不帮了还是只是出去玩一玩。

  小姐忽然想出门是想出门放松散散心?要是这样也行,不过小姐咬着笔杆冥思苦想咬牙的样子是在想什么?余嬷嬷也想问。

  “余嬷嬷我问你一个问题。”

  谢沅沅丢开咬着的毛笔,看到毛笔被她咬得有了牙印,摸了摸好像有点深,她没想到只是咬一咬咬成这样,放开不看了。

  余嬷嬷眼角看到,小姐咬什么,不干净,只是小姐一直想着她也不好提醒,平时她会提醒。

  “小姐有什么要问?”

  “你说我要不要帮某些人?比如我要是知道一些事可能会发生,但有人却不领我的情,比如像四皇子还有大哥那样让我生气的。”她是想靠四皇子报仇,却不想一直她去巴结他,她自己努力一点也不是不能自己报仇!

  大哥更不用说了。

  “小姐你的意思?”余嬷嬷听出来了,小姐的意思说要不要帮人说是有事发生什么事?小姐知道什么?而且小姐提到四皇子和大公子?还是指别的人?

  “我要不要帮他们?”谢沅沅再问不高兴的。

  “我不知道也不清楚小姐的想法还有意思很多不清楚没法说,看小姐心情吧,小姐你想帮就帮。”余嬷嬷直接说了。

  “嗯。”谢沅沅点头。

  “小姐怎么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从哪里知道?要是比较严重的等方面可以——算了,小姐一说别人都不知道小姐怎么知道的万一多想。”小姐最重要,余嬷嬷忽然又说。

  她只要小姐好好的,她知道一些人想法,小姐不管怎么知道的要是提醒了反而会叫人怀疑上,不如不说当不知道,她不想小姐惹麻烦。

  谢沅沅:“嬷嬷你比我还——我反正就是知道。”

  “哦。”余嬷嬷也不问了看出小姐不想说。

  “嬷嬷你要是四皇子就好了。”谢沅沅撒起娇。

  “小姐别折煞老奴了,老奴要是四皇子就好了。”余嬷嬷不敢动,也拍了下小姐。

  “我想嫁给嬷嬷,嬷嬷一定会好好疼我的。”

  “不可能。”

  谢沅沅想了想她去娘那里和娘说一声她要出去就行了,余嬷嬷听了没有说什么,老夫人也该说下不过她没提。

  还没有去夫人那里,大公子又派了人来。

  “小姐。”

  余嬷嬷叫了一声小姐不理她,大公子送了东西来给小姐,大公子在外面玩看到小姐喜欢吃的冰糖葫芦专门给小姐买下送回来,还有另几样零食一类的小玩意,都是小姐会喜欢的。

  还是像以前一样,大公子没有过来,往常小姐最爱贪嘴,出府就要吃冰糖葫芦也爱叫人买回府,大公子也会给小姐买还有三皇子。

  大公子真的和以前一样,因为四皇子?

  小姐又被赐婚给四皇子,她只想到这点,小姐也想到了这一点吧因此更气,她不知道,上回她在想大公子可能真觉得错了在讨好小姐了。

  她不知道小姐会不会吃?

  可能让她扔了?她还是收了拿进去见小姐,她出来时小姐虽然说她才不吃大公子送来的但也没阻止她。

  大公子派来的人还提起小姐身边的丫鬟为什么换,要是这样她会以为大公子也怪小姐对身边人太无情,但是大公子派来的人还说大公子说了要是身边人有不听话有做了什么的就让小姐直接处理了。

  小姐不愿意大公子来。

  她把大公子送来的吃食给了石榴这个丫鬟,石榴手中捧着。

  “小姐。”

  “我说了才不要吃大哥送来的东西,以为送点东西来我就会原谅他了?拿去扔掉。”谢沅沅看了一眼余嬷嬷拿进来的石榴手中自己最爱吃的冰糖葫芦,哼。

  知道他买来她不会吃还买来,冰糖葫芦的甜香袭来让她想吃得不行,忍不住了,余嬷嬷还不让人拿出去扔了,还在这里干什么?

  想要诱惑她?以为她撑不住?余嬷嬷太了解她了,石榴也可恨,她还是嘴硬还有强撑着,她就要出门了,再去买就是,她不管大哥了。

  石榴抬了一下头,小姐看起来想吃。

  “好,小姐。”余嬷嬷点头应了是,小姐说扔掉就扔掉,只是看小姐那样明显想吃还忍着,目光一直没离开过冰糖葫芦。

  她想劝一下,目光看向石榴,石榴点头,谢沅沅睥了她手上的东西一眼还是别开头去不看了。

  “小姐要不你尝一下,到时候再买来还给大公子或者说扔了?”余嬷嬷还是小心提出来,小姐要是在意不用的,一定不会有人知道,大公子也不会说穿。

  “你以为我会妥协?让人知道会怎么想我,我又不是小孩子还只顾口腹之欲,我能忍着。”谢沅沅还是说。

  “只是小姐想吃。”余嬷嬷开口。

  “不要说了,余嬷嬷觉得我是忍不住想吃的人吗。”谢沅沅不耐烦了。

  “好。”余嬷嬷再次让石榴去。

  谢沅沅不去想了也不让自己动摇,她不是以前,不过是口腹之欲。

  “小姐,大公子还说了。“余嬷嬷把大公子的人说的处理身边人的事说了:”大公子变回来了,要帮小姐。“

  “我知道他为什么又变回来不过是知道我被赐婚给四皇子。“

  谢沅沅说。

  余嬷嬷就知道小姐明白,小姐太天真她担心,现在这样看得太穿她更担心。

  “等出门我买十根糖葫芦,吃一根扔一根。”

  谢沅沅突然说,坐在家里有糖葫芦送上门,还不能吃,大哥!

  “那感情好。“

  谢沅沅去娘那里,不知道大哥会不会去见娘,她不想见到大哥慢慢散着步走着,余嬷嬷知道小姐心情。

  前面钻出一个人来,笑眯眯叫了一声沅妹妹。

  叫什么呢,余嬷嬷们看过去很不高兴。

  一个脸色苍白长相猥琐脚步虚浮一看就是沉于酒色的青年手上摇着一把折扇装成风度翩翩的样子走过来,三姨娘的侄儿,余嬷嬷厌恶皱眉想说什么。

  这个人总是出现在小姐面前,说些不着调的话好在不敢做什么,现在又跑出来。

  麦子她们不认识。

  谢沅沅也一眼认出是谁,脸色也顿时不好看起来,居然是他!章怀谨,前世今生她唯一讨厌的人,说些不着调话前一世她落魄后还想娶她还想得到她。

  还想强迫她,她恶心厌恶就像看她最讨厌的虫子。

  余嬷嬷想到这位因为三姨娘时不时入府,小时候还在府里呆过一阵,有时候会和府里公子一起,也因为三姨娘得老夫人看中,遇到小姐总是会色眯眯的,好一阵没到府里,又专门在这里等小姐的吧。

  又跑进二门来了,余嬷嬷很生气。

  谢沅沅想让人把他赶走。

  “嬷嬷把他赶出去。”

  “是。”余嬷嬷点头。

  安排麦子去叫人,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只让信任的自己人来,现在小姐名声不好,是人都会多想,最好隐秘一点,要是以前还不怕,最怕的是有人觉得小姐和这个人有什么关系,还有这人乱说。

  “沅妹妹这么急赶我走?”

  青年男人一听到马上说起来摇着折扇上下打量:“沅妹妹怎么走了,表哥我来见见你,想你了,听说你和三皇子的赐婚没有了,你和四皇子可是抱在一起当众之下,没看到真可惜,真是出乎表哥我的意外,表妹你居然是这样的人,还在我面前装什么装?装贞洁烈女该从了表哥才是。”一幅真是看错你了的表情。

  说着越来越近,他可是来府里见姨母还有姨父还有府中的人,专门在这里等着沅妹妹。

  以前的沅妹妹他虽然再想也知道不是他能碰的就像天上的月亮,现在呢,掉到泥里他是不是也可以想一想呢?

  心里想着就忍不住了,早知道他就早扑上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