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宠之嫡妃归来 > 第三十三章 倨 傲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三章 倨 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余嬷嬷跟着小姐,一路到上了马车她看着小姐。

  谢沅沅:“余嬷嬷看我做什么?”

  “小姐想先去哪里?“掀起马车布帘再看一眼放下手,余嬷嬷问起小姐小姐要去哪?她看着小姐。

  麦子两个丫鬟坐在一边一角看过来看着她们。

  “先去玩一玩嬷嬷。”谢沅沅不高兴的。

  “小姐去哪里玩?”余嬷嬷一听,丫鬟们一听也是一样。

  “怎么?”谢沅沅高兴起来:“我想想。“

  “小姐要去哪里玩,要先去哪玩怎么玩?就去就是了,老奴和小姐一起——”余嬷嬷不再说什么,小姐说要出来,不必多问小姐想去哪就去哪。

  “那去挑一幅好的棋具,我要重新挑一幅新的。”

  谢沅沅忽然道。

  “小姐要买新的棋具?”余嬷嬷一听,小姐用的旧棋具她记得还是以前三皇子送的,三皇子爱对弈,王菁棋艺也不错,经常一起对弈,也难怪一起了还害小姐,小姐看着也想学。

  只是小姐刚学怎么比得上王菁和三皇子,她觉得小姐在棋艺上天赋比王菁还好,王菁只是更狠辣,灵气都比不过小姐。

  小姐没有因为三皇子和王菁放弃对弈!

  她哪里知道谢沅沅前世被关起来想到世人夸王菁棋艺高绝三皇子也是两人绝配心中怨愤想到自己还是因为他们才学棋,没想到他们这么对她。

  不甘心找了棋谱啃了很久,想让世人知道她的棋艺也不差。

  三皇子有眼无光,死记硬背,背了很多棋谱,重来一次她都在预习,她总有一天会让人知道她棋艺多好。

  王菁三皇子只会是她的手下败将,她要再练习一下。

  “嬷嬷你知道原来那一幅是三皇子送的,我才不用,我要用就用自己的,买一幅就是。“谢沅沅直接道,高昂着头不屑。

  “是,小姐。”

  余嬷嬷没有再说,看小姐样子想笑,麦子两人看了看余嬷嬷。

  “那就小姐先去挑幅好的棋具。”

  余嬷嬷再说。

  “嗯。”谢沅沅应一声。

  余嬷嬷:“小姐,大公子又出去。”她还是想着小姐说过要不要帮谁,提到大公子和四皇子殿下,大公子比她们还要早就出府去了,小姐也知道,昨天大公子来也说过会再出门再给小姐带喜欢的。

  她也和小姐提过。

  谢沅沅看向余嬷嬷。

  余嬷嬷:“小姐要出府没有老夫人的话也没有夫人同意那些人才会拦着,加上小姐出的事,觉得小姐不。”她说起小姐硬要出府发生的事。

  “不安份。”

  谢沅沅接过她的话接口:“一个个觉得我水性扬花不安于室除了没有了。。”

  “我说出府就出府。”谢沅沅接着说。

  “是小姐。”余嬷嬷应声。

  谢沅沅想到出府时发生的。

  因为没有祖母还有娘同意,她要出府有人想拦她,怎么可能让人拦住她直接让余嬷嬷带人让拦着她的人滚去准备好她要出府用的,不然就让把他们发卖,拿出自己的身份以势压人,她就喜欢以势压人。

  有势为什么不用?上一世自己什么都丢了,这些人趋炎附势的还敢做什么?都不敢了,她出府了。

  带着人直接上马车离府,走时让他们不准乱说,就算有人乱说她也出府了,娘祖母知道又怎么样。

  “小姐。”

  “......”

  走了很久,前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马车慢慢停了下来,难不成到了?余嬷嬷带着疑惑的想完看向小姐,谢沅沅也在想看余嬷嬷让她看看。

  两人对视一眼,余嬷嬷也正要看一下。

  “不知道怎么了?不知道为什么停下来还是问下,也没有人过来说一声。”

  余嬷嬷掀起马车布帘。

  麦子两人也看着,谢沅沅:“问一下外面的人为什么不过来说。”

  “是小姐。”

  余嬷嬷回答了一声,心里也在想外面的人干什么吃的,重要的不说,掀开布帘刚好看到有人过来说前面有人拦了路,谁啊?余嬷嬷眯起眼晴想看清楚,不算太远,只是她的眼晴不如年轻时好了,皱眉往前一直看还没有看清。

  “是宁安郡主,知道是小姐让人过来拦下马车。”来人说了,看过来看向她或看向马车小姐。

  余嬷嬷想到小姐,她能看到外面外面也只能看到她,她掀得也并不开,外面的话她能听到身边丫鬟不知道听到没有,还有小姐。

  宁安郡主拦下小姐又要干什么?想着这位不怀好意的宁安郡主,从来没有安过好心,这次这个情况还不知道会怎么为难小姐。

  “你说?”

  余嬷嬷开口问了一声,对方点头:“宁安郡主要见小姐,让小姐过去见她。“

  “宁安郡主什么意思让小姐过去,小姐为什么要去见她?“

  余嬷嬷生气,她看到了前面宁安郡主的马车,华丽得很的马车很符合宁安郡主的身份,也适合她。

  宁安郡主的马车在京城也是让人称道的华丽,正正的挡在小姐的马车前面,不让她们的马车过去,也掀起马车布帘,有人看过来。

  好像是宁安郡主。

  她能想到宁安郡主的倨傲。

  宁安郡主不让开她们过不去。

  来人没有再说,余嬷嬷也不再问,主要还是小姐,那边派人过来说了不知道要是小姐不出现还会怎么,会不会再派人来?想来会。

  要是一定要见小姐肯定还会做什么,怎么这么倒霉遇到宁安郡主,她放下马车布帘一回头。

  丫鬟听到了也想看,她们看向小姐有些担心。

  “小姐是宁安郡主。”

  余嬷嬷也欲言又止的,观察小姐神色,知道小姐多半听到。

  谢沅沅听到了又来一个找她碴的:“宁安郡主她想做什么?我还没有找她她又招惹我,拦着我干什么?又要挑我的刺还是想说什么?“

  “小姐,宁安郡主肯定又想为难你,没想到这么合适碰到,我们绕开还是?”还用说吗,余嬷嬷道,说到绕开不一定绕得开,宁安郡主都知道是小姐还拦下,不让人走了。

  她看到外面还有不少围观的人,两边酒楼上也有人。

  已经到了大街上了,这种情况宁安郡主才不管。

  “不用嬷嬷,她想见我我还怕她?”谢沅沅道。

  余嬷嬷还在想闹开来,小姐和四皇子的事知道的人多,一时说起来:“小姐不是。”

  “她自己找上门的还拦下我,我就去见一见。”

  谢沅沅道。

  “小姐。”

  “嬷嬷她摆明要见我。”

  “是小姐。”

  外面又有人开口,是一个婆子:“谢府二小姐,郡主要见你,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二小姐,郡主说佩服二小姐的勇气还有厚脸皮,还有脸嫁四皇子,二小姐和四皇子大庭广众之下的丑事大家都知道,二小姐是不是没胆出来?”

  谢沅沅掀起马车布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