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宠之嫡妃归来 > 第四十一章 摊 开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 摊 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沅沅回过神。

  “这里还有谁?不是你还有人?上来。”

  萧翎皱眉再次道,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谢沅沅走近小声嘟囔了一声谁想见你一样,她准备上马车,抬头,该怎么上去?。

  萧翎盯着她起身过来伸出手,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伸在眼前,开口,没有叫人:“抓住我的手,过来。”

  谢沅沅看了看四皇子伸到面前的手:“不用了。”

  “还在想什么,上来再说。”

  萧翎不耐烦又道,盯着她。

  “是你自己要拉我,不是我要你拉我,谢四皇子殿下。”谢沅沅说了一声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抬头看他还没有说完,他:“我以为四皇子殿下觉得我不会想碰我。”

  萧翎再看她,手一动:“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

  “四皇子没听到?”谢沅沅问不相信。

  “没有。”萧翎道。

  “我说我以为四皇子殿下不想碰到我,厌恶我。”谢沅沅说。

  谢沅沅:“我说错了?”接着又道盯着他。

  “谁告诉你的?”萧翎道。

  “四皇子殿下只要说是不是?”

  “没有。”萧翎开口拉了她一下,不想多说,拉她进来,放开了她的手坐回去,让她也坐下,谢沅沅:“四皇子真的没有讨厌碰我?”看过去不相信,身体没有站稳差点摔了一跤,她忙站住了,看向四皇子。

  “小心一点,坐下吧,别又晃得摔了,这只是你自己说的想的。”

  萧翎他对着外面说了一句。

  “嗯。”谢沅沅是自己想的,但她知道也是真的。

  马车门关上,谢沅沅回头看了看关上的马车门,再回过来,马车布帘掀开,四皇子还是看着她,此时马车里只有她和四皇子了。

  “四皇子殿下你要说什么。”还是先问他要说什么,谢沅沅想一边想一边找着地方看了看扫视一圈。

  “你让我过来我就过来了,你说说有话我就等着你说,你让我上马车我就上马车,你到底找我来有什么事?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她找到了一个离四皇子有点远的位置坐下看过去。

  萧翎看到她的动作也听到她说的。

  “你不是不怕我?”坐那么远。

  “四皇子殿下,我还是离你远点,免得你不高兴,我怎么会不怕你?你让我过来到底想要和我说什么?快说了我好回去,还有人等着我一起去玩呢,我还要回去。”谢沅沅说。

  “就只想玩。”萧翎问。

  “不玩我要做什么?”谢沅沅不高兴的。

  “可以找事情做。”

  “做什么?”

  “你很不高兴。”

  萧翎盯着她,仔细打量,看出她不高兴,上次还不是这样,为什么?他想看出来她为什么这次不高兴见到他,看到他是这个表情,和他想的不一样,他更喜欢上次她的样子:“见到我这么不高兴?”

  他喜欢她好好的不是这样和他说话。

  “四皇子殿下问这么多干什么?难道还在意我高不高兴?”谢沅沅不高兴反问,看着他的表情变化。

  萧翎:“你为什么不高兴?”他没有回答问了起来,看着她。

  “不高兴就是不高兴,看到四皇子殿下就不高兴怎么了,四皇子殿下还不是一样看到我就不高兴,嫌弃我,不想理我?”

  谢沅沅不满道。

  “你上次不是这个样子,你从哪里知道?”萧翎没想到她知道,想问她从哪里知道他不喜欢她,他怎么会喜欢上她?

  “我又不是瞎子,四皇子殿下表现得那么明显了。”谢沅沅道。

  “......“

  “我上次是什么样子,我也不记得了。”谢沅沅又说,在心里想你还不理我一直不给我回信我为什么要理你,上次就不该理你。

  “四皇子殿下找我来就是为了这?”她不耐烦又问,要是这说完她就回去了。

  “没有。”

  萧翎开口,忽然不说话。

  谢沅沅不知道他指什么。

  没有什么?听着他没头没脑的没有两个字,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四皇子殿下问完我就回去了。”动了动起身就要走。

  “谢沅沅。”

  萧翎叫了她一声,看着她也没有继续刚才没有说完的:“为什么要出来,不在府里好好呆着?”

  “天天在府里呆闷死了,又没有人陪我说话也没有理我管我,我就想出来玩一玩,逛一下。”谢沅沅说起来:“这也有错?四皇子殿又要让我不许出府?”

  “玩什么逛什么,还是少出来。”萧翎还是:“你想要什么可以让人出来采买,好好在府里。”有什么想要可以和他说,他差点说了,看一眼她他为什么要这样说?

  自己也不明白,想让她回去。

  谢沅沅却不想回去了:“我再说一次,你不要管我,我不想整天呆在府里,像被关起来什么也不知道,而且我还有事情要做。”

  “做什么?”萧翎问。

  “反正我有事要做,不要管我。”谢沅沅很不悦。

  “谢沅沅!”

  “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谢沅沅很生气,再次想到他不想见到她每次见到说的话,还有派人送给她的女论语还有内训和女诫命令她好好抄写,她就生气。

  “我只是问一问,什么时候说不想看到你了?还有你的一些话指什么?”他不明白她的意思了。

  萧翎说。

  谢沅沅:“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想看到我了?我写信给你你不回,只知道派人送女诫来让我抄,让我安份呆在府里,让我不要出来不是不想看到我是什么?”

  “你想太多。”萧翎说,原来是这样。

  “我想太多那你为什么不给我回信?”谢沅沅问。

  “让你抄写是让你静下心。”

  萧翎道。

  “是为了让我静心?那为什么不好好说?我还以为——不过我已经很冷静了,我不需要静心,要是不冷静早就杀上门,被人算计成这样还是最亲最爱过的人,你说能不算计回去?”谢沅沅生气问他。

  萧翎看她。

  “我们都被人算计了还不该算计回去你难道不想报复回去,我写信和你说了,我们一起报复你不回答,还老说我,老是——我怎么不生气,觉得你不想看到我,我也不讨嫌了,不再出现在你面前,你却让我过来,哼。”

  谢沅沅再道摊开来说了。

  “那也不是想马上报回来就能报回来的。”萧翎才是真冷静。

  “可是也要想办法,坐着干等吗?”谢沅沅问。

  萧翎看她。

  谢沅沅喘着气。

  萧翎让她渴了就自己倒杯茶水喝,看向一个方向示意,要是嘴说干了,谢沅沅看到一边放着的茶壶,倒了一杯,又给四皇子倒了一杯送过去。

  萧翎接过。

  谢沅沅喝了一口,茶水还是温的,马车里什么都有,干净整洁,茶水也专门温着。

  她想了想既然见到了。

  “你过一阵不要骑马还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