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奉卿之愿 > 章十一 会议

我的书架

章十一 会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近日,叶诺本与穆悠涅齐境内有多起地震及暴雨,以及野生魔兽暴动不安,摧毁许多村落及攻击人类的问题,诸位如何看待。”

  国王陛下待各位坐定后,没有与往常一样欢迎他们到来参与会议,便直接开始说正事。

  将自己墨绿色的头发手梳上额头,蓝紫色的双眸盯着围着会议桌的几人,其中参与人员包括着话题中两地域的君主、皇室成员与几大受邀的世家代表。

  “那些暴动的魔兽活动践踏了我们的农田,经估算这一季粮食的产量,会养不起我们穆悠涅齐约五分之二的人民。”

  坐在左席的棠·孜木瑞气愤的拍了下桌子,另一只手有些颤抖的按着下属整理好带来的魔法影像与资料,她身为穆悠涅齐历届来最受人民认可的君主,管理的地域居然发生如此灾难,自然会很忧心,想要给予人们足够的资源生活下去。

  国王听闻此时便按揉会儿自己的眉间,以眼神示意另一个坐在右席的人说话。

  “不止如陛下所言,我方叶诺本地域大量出现新生儿体内魔力粒子失调,出生数日便夭折的情况。”

  烛秦的表情与语气相比棠的表现冷静许多,但眼神里藏不住的担忧还是感染了些人。

  众人在这凝重的气氛再度沉默许久,直到左席淡金色头发的巫女突然起身,手上还抓着一把代表不详黑色布绸缎,瞬间成为了目光的焦点。

  “巫女,你看到了什么。”

  国王睨向起身却久久不发言论能预知、观测星象及占卜的巫女,进一步开口询问。

  “莫鲁大陆,会毁灭。”

  虽然有些小声,但空灵的声色使场内的各位都听得一清二楚,而引起了大家的骚动,虽然每个人心里其实都隐约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造成的如此严重的后果。

  严重到世界将崩塌的后果。

  这一连串的噩耗仿佛是在为接下来将来的灾难做铺垫,而事到如今,做什么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希…都是因为希家没有达成保证让仪式成功!拖累了整个莫鲁大陆!”

  此话一出,此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贝雷塔·希,希家在这次会议派来的代表,顿时会议厅内谩骂声四起,她成了众矢之的。

  敛着眸且不发一语,她现在的行为也算是默认了,仪式会闪失的确是他们希家该负起的责任。

  身为拥有上古血脉的世家“希”,本来就是主导攸关到世界上所有大仪式的祭司家族,训练过后的祭司可是近乎百分百的成功率,现在出了事情才会引起这么大的质疑。

  国王陛下重咳几声,维持住会议厅里的秩序。

  这场仪式会失败的原因十分不寻常,当时在现场所检测到残存的气息,出乎意料的是竟然跟已经被“抹灭”掉的上古血脉的能量相符合。

  一个血脉会既然被追杀抹灭,那么就一定有着他们不该存在的原因。

  如今,消逝的它居然能影响到整个仪式的成败、甚至影响世界的去存,可见其能力是如此强大。

  “希,不妨现在由你来报告。”

  接收到国王陛下的指令,女子只好战战兢兢的奉令起身,看了看自己带过来的文书、理了理混乱的思绪。

  “因为祭祀石板受到强大的冲击而产生裂口,其中的魔咒文字断开产生了能量上的不平衡,而再爆破数次使整个石板损毁……还有祭品的灵魂没有成功上奉神明,导致仪式失败。”

  贝雷塔深深呼吸一口气,继续她那如机械式声音的报告。

  “…失败原因也证实跟优菲特家族代表脱不了关系。”

  身为出行优菲特代表的卿言睨了一眼提到他的女子,被黑发遮住大半的蓝眸里虽然满是轻蔑的神色,但并没有否认她的说法。

  在场的威尔二王子也感到有趣的轻笑了一下,却被自己的父亲斜视了一眼便赶紧掩饰掉。

  威尔早就知道在会议上头肯定会提到自己的“好友”所干出的这事,这次会议没有,下次肯定也逃不掉,虽然他本就带着幸灾乐祸的心情来看这出好戏,但难免有几成担心。

  “优菲特,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时卿言终于抬起头来,十分不尊敬的直视国王陛下的眼睛,双手支撑身子,缓慢的从位置上起身,舔了舔自己有些干燥的唇。

  “那个祭品…”

  “那个祭品,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东西,我认为不让她参与仪式,就是她该奉主人我的命令、该做到的事。”

  他说话时的神情非常冰冷,仿佛没有一丝人类的气息,语气带着倔强。

  “难道你不知道这会影响…”

  “我当然知道,这仪式会影响莫鲁大陆的未来。”

  “那么为什么要让这个祭品违反它应有的使命?你可知道这可是重罪?”

  “那又如何!明明是你们偷了我的人!”

  带着精神能量的怒吼猝不及防的一出,瞬间让这个会议厅早就设置的机关,触发而筑起透明的结界。

  而在卿言的位置也在他没反应过来的瞬间筑起了透明空间,注入了浓厚的麻醉气体……

  …确认目标倒地。

  一切是发生的那么突然。

  他发出的精神力摧毁了数道保护结界,虽然在场没有人员受伤却镇住了在场的各位,随着声波攻击人们的大脑。

  每个人都浓浓感受到…那极为浓烈的悲伤。

  仿佛亲身经历,实切体会。

  优菲特家族虽与王室间有着太多的纠葛,但在召集贵宾的会议室上如此放肆行为可是头一次…不过即使如此,国王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将卿言处刑,他的家族会有什么行为,便也没有打算杀了他。

  “把他带去地牢,关几天。”

  他撇开对优菲特家族代表的目光,让身旁的威尔指挥侍卫将昏迷的卿言带走。

  国王再次询问了下,还在场的各位有没有要继续报告事情的,见到没人应声,便稍微整理自己衣冠起身离席。

  会议结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