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世将归之皇恩浩荡 > 第三十章 风云齐聚(2)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风云齐聚(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奚太子殿下,您最近很出风头啊!”郁兆看着褚奚,想到最近传来的东奚频频的捷报,有些调侃。

  褚奚面无表情地看回去,“还好。”

  虽然已经习惯了褚奚的古板冷酷,但每次郁兆都能被噎住。

  看着被噎住住的郁兆,褚乐直接笑了起来,笑声清脆,“看来皇兄的噎人的功力越来越强了啊,我同情您,二皇子殿下。”

  看着表情丰富,双眸灵动的褚乐,郁齐本来有些郁闷的心情突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好了很多,倒不是不想郁竹的事情了,只是被另一件事情蛊惑了心智。毕竟,爱情这件东西,它就是这么突如其来、蛮不讲理,来就会风风光光地来,霸道地把你的心智全部占据。

  褚乐天生就弥漫着一种令人很想要亲近的气息,再加上她精致灵动的五官,充满着灵气的双眸,开朗的性格,天真烂漫的性情,这几种特质相加到一起,非常吸引人。

  经过褚乐的一番调侃,殿中的气氛轻松了很多。

  郁苻看向褚奚、褚乐和褚沁,“奚太子殿下、五公主、七公主,欢迎来到西郁,感谢能来参加西郁大典。”

  “客气。”褚奚面无表情地看向郁苻,语调依旧是常年的冰冷,但很有礼仪的礼节性地回应道。

  钟离则也看向褚奚,稍稍点头致意,褚奚也冲他点头。

  “来,大家入座。”看到众人都在站着,郁苻开始招呼众人入座。

  一行人便走向自己所在国家的位置,坐了下来。

  刚坐下来,只听见一声,“南司太子殿下到!”

  然后便看见一位带着黑色面具的男子走了进来,男子身着藏蓝色衣裳,衣饰简单奢华,露出来的嘴唇削薄性感,那双狭长的眸子充斥着冰冷。即使是面具盖住了男子的五官,但依旧可以看出男子轮廓分明的五官,菱角分明的下颚线弧度幽美,没入男子冰雪般的肌肤中。光光是看这带着面具的五官,都可以令人想象这到底是多么令人惊艳的容貌,公子绝姿,不禁使人自惭形愧。

  但是浑身充斥着冰冷与侵略气息的男子,让人不会因他出色惊艳的姿容而去忽视他浑身强大的气度与气质,反而更会感叹。

  男子走进来,便直接走向南司的位置坐下了。

  感觉到男子强大的气场实力,郁苻有些忌惮,但还是看向男子,笑道,“尘殿下,许久不见,欢迎到来。”

  “许久不见。”男子子车尘泛着磁性的冰冷嗓音响起。

  钟离则端起桌上的酒杯冲着子车尘示意了一下,子车尘也拿起酒杯象征地举了一下。

  在四国皇室都到齐后,除了两大势力以外,所有人几乎都已经入座了。

  这时,门口那道尖细的太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皇,皇后娘娘驾到!”

  所有西郁官员及其亲属、还有殿内的宫女太监们纷纷下跪,北天、南司、东奚的皇室以及西郁的太子皇子公主则是行礼道,“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

  门口进来的男子身着黑色龙袍,脸色苍白,外貌俊美,平常散发出来的那种病弱公子气质因今日的黑丝九爪龙袍有所减弱,反而多了一丝的威严与肃穆。他身边的女子则身着大红色皇后宫装,五官柔和美丽,本应该是个很温柔贤良的女子,可是因为女子本身的气质而多了一丝冷酷,再加上皇后的气度,又让她多了一丝威严。

  “平身。”郁戟坐上殿中前方中央的龙椅后,看着下方道。

  这边除了两大势力,四国皇室已经聚齐了,而在另一边谦清安那边的“艮万”和“巽”两大势力仍旧没有到席。

  让时间重回到宴前的一天前,谦清安收到来自“艮万”的信后,便没有再管它,而是继续制作柳清的解药。

  “小姐,寒星蓝的量您要用多少?”淋沁看着前几天她们从西域王都之外专门去采摘的药草,问谦清安。

  谦清安正在试药性,闻言,停下了正在搅拌药草的手,将勺子递给淋沁,“你来搅拌,记得要领。我来处理寒星蓝。”

  淋沁接过谦清安递过来的勺子,“放心吧,小姐。之前我在‘艮万’学过的,这个我还是会的。”然后按照要领搅拌起药来。

  “嗯。”谦清安应答了一声,然后开始翻看自己的医书笔记和一些自己做过记号的医书,思索寒星蓝的用量和其他制作“迷幻”的解药所需要的其他药草之间的反应和剂量。半晌后,谦清安放下手中的书和笔记,开始处理手中的寒星草和所需要的其他药草,

  “淋沁,把你手中正在做的东西盛出来。”说着,递给淋沁一个小碗。

  “诺。”淋沁应道,然后把手中正在搅拌的手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将器皿中的药草乘到谦清安递过来的小碗中,之后将小碗递还给了谦清安。

  谦清安接过来闻了闻,然后又拿起勺子搅了搅,稍微沾着尝了尝,皱眉,“不对!不是这个剂量。”说着把手中新配好的药草递了过去,“继续熬制,试试这个。”

  淋沁看到谦清安尝做出来的药,皱皱眉,“小姐,您不能尝啊!这个药您没做出来过,掌门也没有,您不能不知道它的药性以及副作用那些就随便尝!”

  “放心,我的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百毒不侵的。正是因为没有做出来过,所以才要尝一下,起码能让我有更深入的了解,也有利于我的药制作出来。”谦清安看着淋沁,意味深长,“我得对我的药负责啊,淋沁。那是一条命。”

  “您是百毒不侵,可是历代‘艮万’掌门的百毒不侵只是不会让毒危害生命,但是为了试验药的疗效和各种作用,疼痛还是会有的啊!”淋沁着急。

  谦清安听着淋沁的话,一向清冷的眼神中有着些许的温和,“所以,这就是我的责任啊,淋沁。在其位,谋其职,负其责,守其民。”然后,示意淋沁接过她手中的药草。

  听着谦清安认真的话,淋沁突然有些眼睛发热,她眨眨眼,努力把眼泪憋了回去,接过谦清安手中的药草,“是奴婢愚钝了。”

  谦清安看着淋沁,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走过去轻轻地拍了一下淋沁的头,没有多说什么,但淋沁就突然的感觉到了谦清安的温暖,她偷偷地擦了下泪,看了一眼又重新投入到研究试验中的谦清安,认真地继续做手下的事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