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您有什么事情吗?”上次的不欢而散谦清安还没有释怀,因此话语中更多了几分清冷。

  看着谦清安,郁竹目光温柔,也不在意谦清安的冷漠,“我来看看你。”

  谦清安闻言,抿抿唇,没有说话。只是端坐在那里,气质清冷脱俗,令人感觉到不好接近。

  自从知道了谦清安就是木莳,郁竹心中的那些顾虑全部就没有了,什么对两个人有了感情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个事儿了,因为她们都是一个人。仿佛也就是这个,让郁竹懂得了感情的区分,对木莳,他更多的是依恋和救赎,对谦清安,他更多的是心动和倾心。

  他这一辈子对女人的感情,除了他的母亲,剩下的便全是谦清安了,无论是小时候的依恋救赎般的友情或者红颜知己,还是长大后的心跳的爱情,都是谦清安。何其幸运,他能他的一切都给谦清安。

  当小时候浓烈的感情与现在的这种强烈的倾心结合在一起的时候,郁竹觉得自己逃不开了,胸腔中的不规律的心跳声,以及一切的一切,都让郁竹十分确定,这辈子,就是她了。

  “亲亲,我懂了。”郁竹看着谦清安,目光温柔而痴缠,使得整个人冷漠的气质都温和了不少。

  听到“亲亲”这个名字,谦清安看向郁竹,皱眉,“你到底是谁?”看着郁竹苍白清隽的脸,谦清安的心中隐隐地有个猜测。

  看着谦清安,郁竹笑了,很温柔,“亲亲这么聪明,已经想到了不是吗?”说着,走到谦清安面前,微微下蹲,和谦清安平视,不再掩藏自己的气势,“来亲自证实一下,不是更好吗?”

  感觉到郁竹突然浑身散发出来的冰冷的攻击性,谦清安看着近在咫尺的脸,五官轮廓分明,双眉斜飞入鬓,眼睛狭长而充满着冷酷,肌肤冰肌玉骨,五官俊美,公子绝尘。

  她抬起手,挡住郁竹的上半张脸,只露出嘴唇之下,看着那棱角分明的优美的下颚线,谦清安微微叹了口气,“南司太子,子车尘。”

  听到谦清安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郁竹笑了,也不再掩藏自己的气势,但浑身的冰冷还是因为同谦清安在一起而有些微微的收敛,“亲亲果真聪明。”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谦清安有些复杂地看着郁竹,或者说是子车尘,“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

  “你不是在怪我不够坦诚吗?”看着谦清安,子车尘坐到谦清安的对面,眼眸的深处有控制也控制不住的温柔和爱恋。

  谦清安想到上次谈话的遮遮掩掩以及自己之后不愉快的心情,没有说话。

  看着谦清安默认了自己的话语,子车尘继续盯着谦清安,”很简单,我的野心很大。”

  “什么?”闻言,谦清安看向子车尘,“你想要得到什么?”

  “你。”子车尘冰冷的气质不减,但语气明显地温和了起来,“我了解你。你要求坦诚,要求唯一。既然这样,那我便把我自己完完全全地展示在你面前,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真心。”

  “我们之前认识?”感觉到子车尘对自己的了解,谦清安有一丝的奇怪。

  看到谦清安没有抵触自己,子车尘面上的冰冷消散了些,“没有。”以子车尘对谦清安的了解,她是一个容易想多的人,也是一个要求极其纯粹的人。如果现在告诉她,自己已经知道了她就是木莳,再结合上次的不欢而散,她很容易多想。

  当时的时候,明显只是自己对木莳感情更多,而木莳对自己,只是一种友情。在西郁的时候,自己就是郁竹,以及当初在边境的时候,自己也是郁竹,清安对自己有感情明显是从西郁边境来的,是在当他是郁竹的时候。而自己对请安的感情,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控制不住地内心心跳的跳动,控制不住地纵容和依恋,而比起对小时候的木莳的感情,这才是爱情真正萌发的时候。

  只是不管是对于自己,还是对于清安,都是对感情要求极为纯粹的人,清安忍受不了爱人在爱着自己的同时,心中还有一个白月光,即使那不是爱情。自己也忍受不了,同时对两个女子产生不同的感情,即使一个是爱情,一个是感激。

  既然做不到纯粹,那边不要。这是自己和清安完全一致的地方。

  本来自己的打算是先控制住自己,等到能变得纯粹,能只对着谦清安有特殊的感情的时候再来找谦清安。否则,自己不配。但舅舅的话突然点醒了自己,让自己意识到木莳就是谦清安。那么,自己所有不合理的一切便都说得清了。

  这便是这几天子车尘的心中所想,不过,现在子车尘并不打算告诉谦清安,因为并不是时候。因此,他只是温和地看着谦清安,冰冷的语调响起,“我舅舅是子车年。”

  听了子车尘的话,明白自家母亲周围的那几个男子,谦清安瞬间便明白了,“我知道了。”

  “亲亲,你对我,有感觉吗?”看着谦清安相同,子车尘依旧看着谦清安,面容冰冷,只是眸中有着不确定和慌张。

  谦清安闻言,微微抿了抿唇,“你觉得呢?以你对我的了解。”

  “有。”子车尘看着谦清安,迫切地想得到一个肯定回答。

  “子车尘,我的心不是石头做的。”看出子车尘的那一丝的不确定和慌张,谦清安的语气温和了起来,“更何况我本来就对你有感觉。你现在把这些都摊给我看,我自然是会确定的。”说着,面容柔和了起来。‘

  看着谦清安又露出的温和的表情,子车尘内心有一丝的激动,他抿抿唇,看着谦清安,“亲亲,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谦清安没有说话。

  见状,子车尘的语气有些急切,“你相信我,给我一个机会。”说到最后,子车尘的语气有些恳求和低微。

  看着这样的子车尘,谦清安微微叹口气,然后笑了,笑得明媚,仿佛整个房间都因为这个笑而明亮了起来,就像是大冬天的太阳,清冷却温暖人心,“好啊。”

  虽然郁竹确实是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子车尘,才是自己的真正归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