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此情可待成追忆梁晓秦厉 > 第五十七章 不要被比下去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七章 不要被比下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可忻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对着她淡淡一笑,然后开始挑选礼服。

梁晓可觉得眼前的女人很可怕,她明明是对着自己笑,可是那双眼却像是把她看透了般。她背部汗津津的,竟有些不知所错。

“你的鹅蛋脸,V字领倒是合适,不过……”方可忻想,秦家的男人那么死脑筋,如果见到晓可露事业线,秦厉那小子的脸还不黑成碳?

于是,她挑了件白色的立领连衣短裙,蕾丝材质,袖子是透明的蕾丝,性感却又纯洁。

她递给愣住的梁晓可,见她迟疑了片刻,又抖了抖那裙子,道:“在对手面前,永远都不要被比下去!”

梁晓可一怔,就像是被牵了线的木偶,不自觉地接过裙子。不一会儿,方可忻又挑了一双高跟鞋。

“不、不用了!”梁晓可有些清醒过来,就要把衣服挂回去。

“你应该不想让秦家的人知道那孩子是阿厉的吧?”

听到她略带威胁的语气,她一顿,却没有回头,强调道:“那孩子不是秦厉的!”

说完,她便继续往房门走去,伸手就要开门的时候。背后的人又道:“那孩子是秦家的,我如果告诉他这是个事实,就算他也不信,也会做亲子鉴定,到时候谎言自然就破了。”

梁晓可的手已经在颤抖,她不知道这个方可忻到底想做什么,只觉得她太过可怕!她害怕,却也恼怒,但怎么说对方都是长辈,她回头忍耐着:“为什么要我穿上这衣服留在这里?”

她心爱的人跟别人结婚,她被逼为他们做蛋糕,现在还要逼着她眼睁睁看着秦厉跟别的女人结婚。她的心也是肉做的啊!为什么要对她那么残忍?

她一直都表现得很平静,没有任何怨气,但不代表她真的不在意!

现在她不想再忍了,她要告诉他们,她也是会反抗的!

梁晓可含泪又含恨地质问让方可忻一愣。

她看着梁晓可颤着身子,看着她小手紧紧地我成拳头,表情也认真起来。她走过来,将梁晓可搂在怀里,就像是抱着自己的孙女摸着她的秀发,抱歉道:“对不起,但我也想为爱得人做些事。他希望你留下,希望你把阿厉抢回去。”

方可忻说得很轻,就像是对自己说得那样。如果不是在梁晓可耳边说,估计是听不见的。梁晓可被她的话惊得瞪大眸子。

刚才爷爷也说了,可忻奶奶跟别人结婚了。她说她爱得人,又是怎么回事?

梁晓可有些惊讶,而方可忻松开她,一脸柔和地把她凌乱的发丝抚好:“秦老头应该是后悔当初没有去抢亲,他或许不愿意看到你们重蹈覆辙吧!”

梁晓可听得愣愣的,却已经确定了,她是因为秦爷爷才逼自己留在这里。低着眉想了了一会,道:“即使我留在这里又能怎样?”

“谁知道?”她不经意道。方可忻想,秦老头那脑袋瓜,可不是一般人能猜得透,但既然要晓可留在这里,必定有对策了。

梁晓可低头苦笑,却乖乖的拿着礼服和鞋子进更衣室了。

等换好了衣服,方可忻又给她化了妆和盘头发,梁晓可都被镜子里的自己震惊了。白色的蕾丝礼服,让人不禁联想到婚纱。恍惚间,她像是回到了三四年前,她披着婚纱嫁给秦厉的那一刻。

方可忻对这件礼服很满意,这样一定能勾起秦厉的回忆,希望这小子能悬崖勒马。

梁晓可想伸手把头发给放下来,却被方可忻给止住了,她道:“威胁了你是我这老婆子不对,但看在我将要入土的老婆份上,你就帮帮我?”

镜子里,扶着她肩膀的女人还是那么美,脸色虽然有皱纹,看起来更像是妈妈,但她却自称是老婆子。其实,梁晓可挺喜欢她的。

方可忻说这话的时候,眼底散发出平日隐藏在深处的忧伤。

“我不明白……”她突然低眉喃喃道。

“嗯?”

“你既然还爱着爷爷,又为什么嫁给了别人?”梁晓可从前一直都听秦天讲他们的事,他们明明还是相爱的,为什么又要分开?

方可忻笑了:“大概是我的心比较大,容得下两个人。那么可可,你呢?除了阿厉,还能放下另一个人吗?”

她身子一僵,眼泪已经涌到眼眶,只是硬是没哭出来。她低着头,不做声。

她想,她这辈子都不可能爱上另一个男人吧!

“如果你容不下另一个男人,孩子又该怎么办?你要让孩子一直没有父亲吗?”

梁晓可的心猛地被撞了一下,她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她只想着,她要努力做一个好妈妈。她抬头忍不住反驳道:“我会好好照顾孩子!”

“不一样的。可可,父亲和母亲的角色是不一样的。即便你再努力,你都没法像一个父亲那样教导孩子。孩子会因为你的选择而失去一份本该拥有的爱。”

方可忻淡淡的说着,可是句句戳心。梁晓可很想反驳,想说她也是由妈妈一个人带大的,一样可以过得好好的。但怕暴露了身世,终究是忍住了。

“你想想小时候,爸爸给你带来的快乐,你忍心剥夺孩子这样本该拥有的幸福吗?”

“……”梁晓可的头埋得更低,小时候,她不知道多羡慕别人有父亲。

她和妈妈在村里被指指点点,妈妈夜里偷偷抹泪,都源于她没有爸爸。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下雨没带伞,同学都有爸爸妈妈来接。而她只能等到妈妈下班了才有人接,再后来,她几乎都是伞不离书包。

虽然,她如今在城市里立足,不会让一一承受这种乡里的舆论,但是没有爸爸的疼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岁月太残忍,可可,秦老头子也是希望你们不后悔。”

“我明白……”她已经掉了眼泪,却始终没哭出声,只是低头苦笑。

爷爷和奶奶之间,跟她和秦厉之间不一样!爷爷奶奶虽然分开,但心里有对方。可秦厉心里没有她,这又何必?

当初生下孩子的时候,她没想过孩子有没有父亲的问题,只想到这个孩子给自己带来多大的惊喜。如今想想,真觉得是自己自私……

方可忻只以为她想通了,便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秦家的男人不过是不懂得怎么去爱,感情也需要经营的。”

“嗯……”

——

梁晓可跟着方可忻走到婚礼大堂的时候,众人拥着新郎新娘涌进来,还不禁地撒上彩带热烈欢呼起哄。

慕容芷躲在他怀里,笑靥如花。

秦厉虽然依旧一张面无表情地脸,却握着慕容芷的手。在梁晓可看向他们的时候,秦厉无意地扫了一眼,发现她的立在对面的时候也是一愣。

梁晓可的眸子顿时充满泪水,甚至身子都有些站不稳。秦厉满眼惊讶地凝望着她,眼里闪过千千万万的思绪:诧异,微怒,迟疑……还有温柔。

他的步子刚想迈出一步,就被一旁的慕容芷给拉住了。慕容芷当然也看到了梁晓可,更是看到他眼里的温柔,怒得恨不得杀了梁晓可。她想不到,梁晓可竟然有脸留在这里,还成这个样子。但是这是她的婚礼,她不能让自己难堪,便忍着怒意,用力地握了握秦厉的手:“阿厉!”

秦厉这才缓过神,他今天要娶的事慕容芷。

这时,台上的主持人邀请新郎新娘上台。两人被拥着上台,秦厉也就没再看梁晓可。

梁晓可不知道,如果不是粉底腮红遮住了她原本的脸色,她此刻就连嘴唇都在发白。方可忻有些心疼她,可是却确定了秦厉的内心。她心里再一次叹气,如果当年没离开秦家,或许秦厉就不会像他爷爷那样不懂得爱一个人。

秦厉刚才是那样深沉地凝望着她,在场的人谁都注意到了。这时,方梓唯已经走到她跟前,双手抱在胸前:“呦!梁老板来做个蛋糕,也穿得这么花枝招展的?”

梁晓可知道她是来替慕容芷出气的,原本不想理会,但是她此刻心情很不好,不免瞪了她一眼。

之前的几次矛盾里,虽然方梓唯挑衅,但是梁晓可都是不作声。方辛唯只当她是心机深才忍着,不免嘲讽:“现在阿厉都要跟阿芷结婚了,我劝你还是不要当小三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方辛唯还当自己说得多有道理,梁晓可本来就情绪低落,被她侮辱得忍不住冷笑:“是啊!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不知道方小姐这么有道理话,有没有跟慕容芷说过?我想是没有,否则今天她怎么可能跟秦厉结婚?”

方梓唯哪里会听不懂,她这是在骂自己和阿芷!气得脸都绿了,还想上前动手。

好在,突然横出一个人。方梓唯想呵斥对方让开,但是一想到可不能坏了好闺蜜慕容芷的婚礼,也就忍住了。离开前,又看了一眼横在她们之间的安晋,不免嘲讽道:“梁小姐倒是好手段,这么快就有新欢了?”

“方小姐,请你放尊重些。”安晋也听到她刚才怎么侮辱梁晓可,倘若不是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估计已经揍一顿了把!

方梓唯哪里是怕威胁的主?她冷笑:“原本想着你也不容易,但见你一点觉悟都没有,也不能怪我们无情了!”

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方梓唯就离开了。这让梁晓可很是不安。

安晋扶着她的双肩安慰:“别担心。”

台上的秦厉一直都不经意地瞥过来,见道这画面,脸色顿时不好起来,恨不得走过去将梁晓可拉开。可是,他只能忍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