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此情可待成追忆梁晓秦厉 > 第九十八章 这个儿子是他的!

我的书架

第九十八章 这个儿子是他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晚上,梁晓可陷入无尽的纠结当中。

如果她劝说几句,他会不会就不会被鞭策呢?可是,这些都不是她该管的事,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自责,为什么要心痛?

她不得不承认,她还是没放下他。她努力地克制内心骚动,克制不去关心他,可是这晚上,她还是哭了,她也分不清,是因为心疼他的背还是苦恼自己逃不出他园囿。

周二的清晨阳光灿烂,梁晓可帮孩子们准备好小书包后,秦厉就送她们去补习班。

接下来的时间,除了麦维在出发前给她一个视频后,就是和卫敏闲聊。

再过一天,他们就要回国了,梁晓可很紧张,秦厉就住在这儿,她真的不知道到时候该怎么解释。甚至,她还有些害怕秦厉会就像三年那样,把她另一个孩子给抢走了。

可是,她说不出为什么,竟有些期待秦厉知道那梁司小家伙的存在。

还有秦伊一,不知道她会不会不接受梁司。

她点开手机,看着她和儿子合影,陷入三年前的回忆中。

当时,在卫敏和慕容易的陪伴下,她去了医院。医生是慕容易的朋友,在她把手术门关上后,医生却没有马上给她做手术,而是给她看了模拟手术做的动画。

动画里,在子宫的胎儿被夹了出来。有的一个片段,甚至是已经成型的婴儿,因为体积比较大,不能完整夹出来,先要把胎儿分尸,然后一块块取出。

最后,她放弃了。那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的血肉,活生生的一条生命,就这么夺去太残忍!

那时,秦厉对她不闻不问,等出了手术室,愤怒的他说要把一一接回秦家。

她想,那也好,两个孩子她不能保证照顾好,让一一回秦家,起码比待在她身边好。

这也是,当初她为什么急着离开的原因。

她坐在沙发上,头靠在沙发悲伤,眼睛盯着天花板,双眼里朦胧一片。

末了,她又不免扯出一丝苦笑。当年她把一一生下来,最后却被秦厉生生分离,也不知道他们知道梁司的存在后,故技重施……

这天晚上,她把一一抱在大腿上,旁敲侧击问她:“一一,如果让你选择,你想要妹妹还是弟弟啊?”

秦伊一没有兄弟姐妹,有时候觉得有些孤独,眨巴着眼问:“可以都要吗?”

她皱了皱眉头,可是想到她这么问,那起码是不反感,便放心许多。

但还没来得及应,背后就传来一道声音:“当然可以!”

她扭头,才发现秦厉站在背后,眼神温和,嘴角还隐隐浅笑,正盯着她。

梁晓可的脸一下子就热了。

秦伊一听他这么说,连忙开心起来,叨叨道:“这样妮妮回英国后,就有人陪我玩了!”

陪她玩?

她脑海里浮现梁司那张冰冰的脸,不禁皱了皱眉。

这晚上,都孩子都睡了,秦厉问她:“你没有什么想跟我说吗?”

她并不打算向他坦白梁司的事,笑得却有几分牵强:“没有。有些晚了,睡觉吧!”

秦厉凝望着她的背影,心里深深地自责。

三年过去,再回首,他做过的种种事,都是那么伤害她。以至于,如今她对他的态度是那么冷淡。

这是她给他最重的惩罚。这一次,他不会再让她受一点苦!

回到房间,里助理给他打了电话,说是都查清楚了。

“夫人在英国的确有个儿子,叫梁司。夫人和梁司一起住在一个英国家庭里,那户人家主人叫麦维,妻子左箐是中国人,有个四岁大的女儿。”

“梁司是她生下的还是领养的?”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

“是夫人生下的,去英国后的第七个月。”

“第七月?!”他眸子颓然睁大。

“是!是第七个月!”李助理也知道,当初梁晓可怀上了他第二个孩子的事。

所以这么算来,说不定这个孩子就是秦总的!他问:“秦总,需要做个亲子鉴定吗?”

“不用了!”秦厉忍不住喜上眉梢,连拒绝的语气都有些愉悦。

他挂了电话,激动得就要去梁晓可房间。才抬手要敲门,最后又放下,然后回房间。

这个孩子应该是他们第二个孩子!她骗了他,又骗了她!

这晚上,他深深地反省了。当初她怀上一一的时候,他伤害了她,让她惶惶不安。如今,她怀上他的第二个孩子,依旧瞒着他。

顾柔说,如果梁晓可是爱他的,却瞒着,那就是他给她的安全感不够!

这一次,他要沉住气,不能再让她惶惶不安。他要她感受到,他是在乎他们,要让她感受到,他会好好守护他们的……

这晚上,他虽忍受着后背的疼痛,却连在睡梦中都带着微笑。这一晚,他梦到了梁晓可刚嫁给他的时候,她是那样青涩害羞。

每天下班回去,都能看到她在床尾叠衣服,整个房间都是淡淡的香气。

还有一次,妈妈教她做饭,厨房里的油溅出来,而她吓得拿着锅盖逃出,一脸委屈。他那时在饭厅吃糖水,嘴角不禁弯了弯。

从什么时候,他就喜欢看着她,或是认真的表情,或者柔和的笑容,或者一脸委屈……

——

麦维和左箐下飞机的时候,是周三晚上。

左箐牵着一个小小的人儿,而麦维在后面拉着行李箱。

妮妮在看到爸爸妈妈后,边喊边奔过去。梁晓可在看到梁司的时候,双眼朦上一层水雾,然后快步跨过去,蹲下一把抱住梁司,又在他脸色亲了一口。

“坐飞机累吗?你肚子饿不饿?”

梁司不过三岁,刚到她膝盖的身高,虽然已经快一个月没有见到自己的妈妈,可却没有太大的情绪。那张稚嫩的脸只是淡淡一笑:“不饿。”

“在飞机上吃的么?吃了哪些东西?”

“套餐。”

“……”梁晓可对他惜字如金的淡漠十分无奈。

这孩子,虽然脸蛋更像她,可是冷如冰山的神韵真的像极了秦厉。从梁司身上,可以看出性格果然是有遗传的!

她抬头看了一眼,妮妮正揽着左箐的脖子,十分热情地亲起来。亲完只有又亲麦维,麦维问她过得怎样,今天吃了什么,妮妮都很兴奋地陈述出来,连喝了几杯水都不落下,什么东西好吃,什么不好吃都说了个遍,那表情可丰富了!

再看看梁司,除了那一双睿智的眼睛,那张脸像是凝固了!

这孩子从小就跟着妮妮一起长大,怎么一点也没被改变呢?

孩子和父母们说了些话后,梁晓可才跟左箐和麦维拥抱寒暄。

陪她来接人的还有安晋,他也过来跟大家打招呼,麦维跟他是好朋友,要不然梁晓可也不可能寄住在他们家啊!

“我先送你们去酒店!”安晋用英语说道。

麦维想放下妮妮,但妮妮不肯下来,撒娇着要他抱。梁晓可蹲下,想要抱梁司,却被他拒绝了:“我不累。”

相比一一,这孩子的确少让她操心很多。但是作为一个三岁的孩子,却如此律己,真的太不多见了!要不是他是她亲生的,加上神韵像秦厉,她真的会怀疑这孩子不是孩子。

梁司虽然话不多,但是该有的礼貌都有,他见到安晋的时候,不忘喊了句:“安叔叔。”

安晋摸摸他的头,然后想要牵他,他皱了皱眉然后抓着梁晓可的手指,道:“妈妈牵我就可以了。”

安晋也知道他的性子,并不勉强。

麦维一家住在酒店,安晋把梁晓可和梁司送到公寓门口,问:“时间还早,能上去喝杯茶吗?”

或许是心虚,她害怕他知道秦厉住在她家,便道:“孩子刚回来,很多事要忙,要不改天?”

安晋本想着上去帮忙,见她婉拒,只好作罢。

梁晓可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牵着梁司,想着一会就要让秦厉知道他的存在,不禁有些紧张。

“妈妈,你出汗了。”他看了她一眼.

“嗯!有些热。”她低头笑了笑。

等出了电梯,两人站在大门外,她因为紧张,好一会儿才从包里掏出钥匙,她的心脏狂跳着。

在打开门后,她却没有马上进去。

大厅里,秦厉坐在沙发上,抱着秦伊一,拿着一本书,给她讲故事。

因为听到开门声,两人扭头看向她。

秦厉睨了一眼她旁边的孩子,然后把秦伊一抱下来,走过去看了一眼梁司,然后蹲下跟伸出手:“你好。”

梁司一愣,把小手伸过来,难得笑了笑:“叔叔好。”

这个叔叔,是第一个没一见面就摸他头的叔叔,梁司心里不禁对他产生好感。梁晓可没想到画面会这么和谐,有些不知所措。秦厉并没有跟他握手握太久,而是默默起身然后帮她把行李拉进来。

这时,秦伊一已经走过来,很好奇地端详着这个陌生的弟弟。

梁晓可对梁司介绍道:“小司,这是姐姐。”

他皱了皱眉,却还是说了句:“你好。”

秦伊一笑了笑,突然双眼放光,抬头问她:“妈妈是给我变出个弟弟来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