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二章 决堤

我的书架

第二章 决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悠悠坐在那里,双手撑着下巴,她就想不明白了,她买彩票不中奖,打个的士都会被人抢先,就是在马路上低头走路也没捡到过钱,更没有在下雨天走路掉下水道口的事吶,咋就中了那不知多少万分之一的穿越奖呢,这是啥运气呀!!!!

  悠悠抬头望着灰压压满是雨滴的天空,傻傻的瞪着。

  突然,天空中一道闪电炸响,惊醒了悠悠,她眨巴了两下眼,对着天空吼道:

  “死上帝,你眼瞎了呀”

  “那么多准备好穿越的人你看不见”

  “把我这没啥思想准备,只想混日子的人放到这儿来拯救世界”

  “你是诚心的害人那哈”

  “就算你得了断路型蛇精病”

  “你好歹也把我放一个好的人家呀”

  “别说公主,嫡女啥的”

  “总得让我吃饱穿暖吧,我现在这算哪门子穿越”。

  悠悠吼过之后,双臂无力的垂在腿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然后手一抬,用一食指对着天空。

  “好,这次我原谅你”

  “可能是你大姨妈来了,心情不好把人弄错了”

  “给你个机会,把我再睡回去,”

  “要是这机会你没抓住”

  “那就别怪我让你走亲戚断裤头”死腚”了,哼”

  悠悠骂完后就又回到刚才神游时的表情。

  “梅子,你在吼啥呢?”

  “咋一句都听不明白”

  花儿死盯着悠悠,心慌慌的问着。

  “谁是上帝?”

  “你有大姨妈我咋不知道?”

  “还有……………”,

  悠悠冷冷的一个眼刀看过去,花儿吓得立刻闭上嘴巴,把想要问的话硬生生的给憋回去了。

  “梅子这是鬼附身了?”花儿心里想着,看梅子那看人的样子就象是要吃人似的,怪瘆得慌。

  悠悠侧了一下身子,看着花儿,眼前这女孩跟现在的她年龄差不多大,一头浓密的乌发在脑后织了个大辫子,用一花布条扎着。兴许是刚刚在逃命的时候让树枝啥刮的,现在是蓬乱的象鸟窝。

  柳叶眉,标准的单凤眼,鼻子高而挺,唇薄但挺红润,皮肤近小麦色,一看就知道是个挺能干的农村女孩。

  这时的花儿让悠悠看得心慌,半低着头,两只手在那里左手掐右手指的,眼珠子在眼眶里沽溜溜的转着,小孩子的聪慧灵动在这一刻体现出来了。

  “你神经兮兮的把我拉来”

  “跑得半死”

  “现在屁事都没有”

  “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听风就是雨的”

  “那改明儿别人说天塌下来了”

  “你是不是自己先找个地方撞死吶”

  悠悠咬牙切齿的对着花儿骂着,花儿头更低了,悠悠看着她那怂包样,气得直翻白眼。

  “你别怪花儿”

  “是村长让大家跑的”

  “说是大水漫河堤了”

  “怕决堤,所以让大家逃命”

  那个嘶哑的声音适时的响起,话刚落音,只听到远处发出地动山摇的吼声,完了!决堤了!

  大家都跑到洞口边来往山下看,看着洪水如猛兽般吞噬着山下的一切,房子顷刻间倒了,农田瞬间变汪洋,树木一棵棵的倒下,随着一路咆哮的洪水向远方狂奔着。

  悠悠她们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切,还有在半山处慢跑的那些人,看到洪水来了,就拼命的往上爬,只恨自己腿短,一边跑,一边喊着,让跑在前面的人快点。

  这些留在后边的人都是那些东西多的,不是牵着牲口就是身上挂满大包小包的,这会儿看到洪水来了,就急了,全都丟下牲口和东西逃命了,那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满山都是人在乱串。

  悠悠看到这情况,拉着花儿跟妮子就往洞口相反的方向跑。

  “错了…”

  “错了…”

  “梅子,快停下”

  “咱们跑错方向了”

  “快回去”花儿跟妮子急得边跑边喊。

  悠悠也不知道那来的力气,理都没理她俩,闷头拉着她俩在雨地里跑。

  没多久悠悠就看到有两块大石搭出的小山洞,悠悠果断的拉着她俩躲了进去,还行,这洞能容下四五个人。

  等她们坐下后,发现原来那个溶洞口人太多,大家都在往里面挤,可里边的人又都在离洞口近的地方坐着,来不急往里面去,这下子就出现了推人踩人的现象了。

  花儿跟妮子瞪大眼睛看了半天,然后一起回头看着悠悠,嘴张了张又合上。

  “梅子,还是你聪明”

  “要不咱们就让人踩了”

  花儿惊魂未定的说着,妮子在一旁直点头。

  悠悠对着她俩翻了个白眼,没再理她俩了。

  这时的雨又下大了些,洞口又湿了不少,悠悠她们三个只得往里挤坐一些,衣服都是湿的,被风一吹,冷得直哆嗦,悠悠想起背上的包袱,解下打开,完了,傻眼了,这都是些什么,除了两件满是补丁的湿衣服外,就剩一破碗,这是丐帮发工作装备了?

  悠悠抬头看向花儿“这身上穿的,包袱里背的都湿了,还有干的衣服没?”

  “没了”

  “我这包袱里的也湿了”

  “那火折子有没?”

  “我们升个火烤干衣服”

  “要不这样穿着会感冒的”

  悠悠一边说着,一边转头四处找可燃物。

  “梅子…”

  “感冒是啥?”

  花儿眨巴着眼睛问悠悠。

  “噢……就是生病”

  “快点儿,给我火折子”

  悠悠愣了一下,心想,完了,露馅了,然后大声的对花儿吼着,

  “没,我没火折子”

  “出来太忙,忘记拿了”

  花儿低声答着,悠悠气急败坏的盯着花儿。

  “这破衣服破碗你记得”

  “火折子你就忘了”

  “你咋不把你自己也忘了”

  花儿这会儿完全懵了。

  “自己也能忘???”

  悠悠听了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她左右看了看,找了两节干树枝,一枝踩脚底下,把上边放了点儿干草,另一枝放在那树枝上用手快速的转动着,这是野外求生的基本功,悠悠熟练的做着,花儿跟妮子张大嘴,傻盯着悠悠看,不知道她在干嘛。

  过了一会儿,有烟慢慢的升起,等烟大点时,悠悠顺手抓了把干树叶放在那冒着烟的树枝上,使劲的吹了几口气,那干树叶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悠悠三两下就把附近的几根干柴拿来放火上,转头对那两个傻瓜说出去找点儿柴,干的湿的都行。

  花儿跟妮子应了声,扭头就跑了出去。不多会儿花儿就抱了点湿柴回来了,悠悠把柴放火上,等烘干了自然也就会燃烧。

  悠悠看了看,还有一个人呢?咋还没回来?花儿告诉她妮子让她妈妈叫去了。悠悠这才感觉不对劲,她们好象没有大人在身边,就她们两个小孩子。

  “我们爹妈呢?”

  花儿傻眼的看着悠悠,象看外星人似的,半天都没说一句话。

  悠悠看这情形,知道出问题了,

  “我头疼,我咋啥都记不起来了”

  反正这都是穿越者的专用台词,只要是看过穿越小说的都知道这些词句。

  花儿听这话紧张了,“头很痛吗?”

  “药昨天就没有了,咋办呀”

  “再说了,这又涨水了,也去不了镇上抓药呀,急死人了”

  “没事了,这会儿不咋痛了,就是不记得以前的人跟事了”

  悠悠不紧不慢的回答着。花儿看了看梅子,然后转过头去,眼睛眨巴着想着梅子刚才说的话过了一会儿,再转头仔细的看着悠悠,低声嘀咕着,

  “没错呀,是梅子呐”

  “可这感觉咋那么怪呢”

  “梅子啥时候学会生火的,她咋不知道呢”

  花儿低头若有所思的,她跟梅子从小在一起长大,梅子会些啥她不可能不知道的,再想想,梅子好象今天一直都不对劲来着

  悠悠也没给花儿多想,看着花儿

  “我的头是咋回事”

  花儿听到这话,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眼泪汪汪的看向悠悠

  “你这头是半个月前,李虎把你推溪水里撞的”

  “他是村长的外甥”

  哦……,一脸的懵逼,悠悠又不知道李虎是啥人。

  “李虎他为啥把我推溪水里”

  花儿抬起手,用衣袖擦了一下眼泪,看着悠悠

  “那天你陪我去溪边洗衣服”

  “他去找你,是要你养的那只小松鼠”

  “那是狗子哥在山上打柴时抓的,看你喜欢就送你了”

  “你不给他,还骂他不要脸”

  “他气急了,就跟你拉扯起来”

  “你打不过他,就抓着他的手臂咬了一口,然后就看到他把你推到溪水里了”

  “幸好狗子哥过路把你救了”

  “你当天就发烧了”

  “是村里的黄大夫给你看的病”

  “也是狗子哥连夜去镇上抓的药”

  “第三天你才醒了,直嚷着头疼”

  “到了晚上又烧了,就这样好了又烧,烧了又好的就到现在了”

  悠悠讽刺的笑了笑,就这么个小事,把她这么个新时代的好青年硬是换到了这里来当救世主。

  “梅子呀,你一定要好起来,要不然我就是死了也不敢去见我娘”

  “她要是知道我没照顾好你,她会打死我的”

  花儿在那儿一边抽气的哭着,一边喃喃的对悠悠说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