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十章 土窑洞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土窑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哎…花儿姐,你停停,我好象想起来了,前年冬天我大堂伯他们家好象就在对面的半山腰上烧木炭,就是不知道那土窑还好不好,要不咱们过去看看?”二妞话刚落下,花儿就快速的背上了行李,催促着二妞带路。

  悠悠在花儿跟二妞互动时,快速的用松枝做了三个火把,叫花儿把放在包袱里的火石拿给她。

  到这会儿花儿才注意到悠悠,她感觉从那天发洪水逃命后,梅子就突然间长大了,啥都会了,以前的梅子都不干活,啥都靠她,这会儿她俩倒了个各,变成她啥都不会了。唉???这还是梅子吗?

  花儿带着满脑子的疑问跟在竹伐后边推着竹伐走着。竹伐的前边悠悠跟二妞两个肩膀上斜挎竹纤绳,正卖力的牵着竹伐前进着。那样子就跟秦淮河边的纤夫似的埋头前进,就差纤夫的号子声了。

  等她们找到了所谓的土窑时已快亥时了,可能是两年都没人来,这周围的茅草都把土窑给盖住了,挺隐蔽的,就因为太隐蔽,所以才搞得悠悠她们找了半天也没找着,还是二妞记得土窑没多远处有块大石头,这才找到土窑。

  进了土窑发现还挺大的,也还挺干燥的,也许是当初二妞的大堂伯他们离开的急,有些没烧好的木炭跟一些生活用具都完好的留在了土窑里。

  这些留下来的东西可是帮了悠悠她们大忙了,她们赶紧的收拾出来,悠悠让二妞出去打水,她们在刚来的路上看到有一处水源,离土窑不远,可能是当时烧炭时挖的水源。

  花儿没闲着,在那儿升火架锅。悠悠赶紧的去看了看少年,还好,血止住了,看来这少年是暂时死不了了。

  这时二妞打水回来了,刚放下水,悠悠就问她还能不能再找些草药回来,这少年满身是伤,都得赶紧处理。

  “能,在水源边就有不少”

  “梅子,我跟二妞一块儿去,两个人去快些”花儿一边点燃火把,一边顺手拿了一个破篓子。

  “好,你们快去快回,注意安全”悠悠对着花儿她们吩咐着。

  等锅里的水烧开后,悠悠打开包袱,从里面找出针线丟进开水里消毒,等会儿还得把那些大的伤口缝起来,这样子好得快些。

  等悠悠处理好那少年身上的伤口后,已是后半夜了,这一天的奔波,悠悠感觉自己都快倒下了,可她知道越是这时候越不能睡,那少年如果在天亮之前没发烧的话,那他的小命就算是保住了。

  要是发烧的话,她也没辙了,不象在二十一世纪有青霉素,有酒精,有消炎药等…,这儿就只有祈求二妞的草药能让他度过这劫。

  悠悠正想着,突然闻到了一缕肉香味,要知道人在饿极时,这一缕肉香就等于沙漠中的海市蜃楼般,让人从死亡边缘振奋起来。

  悠悠顺着肉香来到了火堆旁,打开锅盖,看到锅里炖着一锅肉,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悠悠这会儿不会去深究这个问题,她只想好好的吃顿肉。

  花儿跟二妞看着拿着锅盖,吞着口水的悠悠哈哈大笑起来,也只有这时候花儿才感觉悠悠还是以前的梅子,没变过,只要有吃的,梅子就会露出这馋样。

  “还没熟呢,快盖上,一会儿让你吃个饱”二妞笑嘻嘻的对悠悠说着。

  “梅子,那人咋样了?”花儿用手指着那少年的方向,忧心的问着。

  “现在还行,只要天亮之前没发烧就没事了”悠悠眼睛直直的盯着锅,嘴里敷衍的回答着花儿。

  又过了两刻钟,总算是可以吃了,悠悠狼吞虎咽的埋头苦干,花儿跟二妞也不落后,没一会儿锅里的肉就见底了,悠悠意犹未尽的又喝了两大碗汤后才放碗,要知道从穿越过来后就没吃饱过,更别说是吃肉了。

  吃撑了的悠悠慢腾腾的起身,来到少年身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这儿没有体温计,她也只能凭手感看看发烧了没,还好没烧,谢天谢地了。

  花儿跟二妞在收拾残局,“把锅里的汤盛出来一碗,温在水里,一会儿等他醒了给他喝,”悠悠指着少年,吩咐着二妞

  “哎,知道了,梅子姐,你先打会儿盹我们帮你看着他,有事我们就叫你”二妞心疼的看着悠悠,她知道悠悠已经很累了,可是没办法呀,她们不会那些,帮不了悠悠,所以也只能让她一个人忙了。

  “不用了,这是最关键的时候,还是我看着吧,你俩忙完了就睡会儿吧,等天亮还有事情呢”悠悠强打精神的说着。

  花儿跟二妞也就不推让了,忙完了后就相互依偎着在火堆旁睡了。

  悠悠打了一盆水到竹伐边,她帮那少年擦洗了一下脸,刚才只顾着他的伤口去了,这脸上又是泥又是血的,看着就一大脸猫。

  等擦洗干净了,悠悠才仔细的看那少年,那少年看样子只有十五六岁,一头浓密的乌发此时有点儿乱,在头顶处挽了个发鬃,用一根白玉簪着,虽然悠悠看不懂玉的好坏,但她看那玉簪就是感觉不一般。

  他的皮肤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方脸,宽额头,浓眉,他现在的眼睛闭着,看得出应该是大眼睛,双眼皮,捷毛很长,象扇子一样,高鼻梁,厚唇,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生人勿近的酷男。

  从他的气质跟穿着来看,他应该是大家族里的公子哥富二代,平时这样子的人在众人眼中是光鲜亮丽的,但看他现在的狼狈样,就知道是身在大家族里的悲哀,不光有外患,也有内忧,成天的勾心斗角。那宅院里的龌龊事黑暗着呢,不死不休。一般宅斗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

  悠悠知道这种人事多,还是能早抽身就早抽身,她还想好好的活着离开这里回二十一世纪去呢。

  就在悠悠的沉思中,窑洞外的天开始有点儿朦朦胧胧的亮了,也许是生物钟的原因,农村的孩子一般都早起,那怕是才睡了一个多时辰的二妞跟花儿就都醒了。

  “嗯…~,悠悠姐,你还没睡?看你眼睛红的”

  “这样吧,我来看着你去睡会儿吧”二妞心疼的看着悠悠。

  “不了,你做早饭吧,咱们吃点儿好赶路”悠悠伸了个懒腰,做了两个舒展运动,这一晚上都蹲着,浑身都难受,活动活动。

  早饭没什么吃的,就是用昨晚剩下的肉汤煮花儿早晨出去挖的野菜,悠悠吃完后就去看了看少年,用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嗯?开始有点儿低烧了,

  “花儿,快去外边帮我打盆冷水来”悠悠边说边打开包袱,把那件一直跟随她的乞丐装撕成几块,全部寖在水里,然后搅干放在少年的额头上,再搅干一块不停的在少年的手心,脚心,腋下擦拭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