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十四章 墨子晴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墨子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墨子晴,小名小蜻蜓,一头俏丽的短发,皮肤小麦色,可能跟她的血统有关,瓜子脸,大眼睛,双眼皮,高鼻梁,樱桃小嘴,一笑就露出了她可爱的招牌“小虎牙”,就是这两颗小虎牙不知道骗了多少人,看似是一脸无害的良民,实则是一身匪气的大姐大。

  小蜻蜓的破坏力比豆豆的有过而为之,格斗是她的强项,她对各类枪支弹药都了如指掌,悠悠跟她学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和技能。

  小蜻蜓跟豆豆家的情况不一样,虽然都是军人世家,可她的外公家却是墨西哥黑帮世家,当初是她妈妈在中国求学时认识了她那当兵的帅气老爸,据说她们的相遇还有段美丽的故事,是他爸爸在出任务时救了她妈妈。

  她妈妈的家庭情况是这段跨国恋障碍,可是没办法,在爱情里总得有人牺牲自己,她爸爸为了爱情复员下海经商了,就这样小蜻蜓即是红四代也是富二代。

  在大学的那几年里,她们三个只要一有假期就出门搞徒步,搞野外求生,搞实弹演习,慢慢的悠悠在她俩的淫威下也成了一名编外的特种兵。

  她们三个在校园里有一外号叫“三只小强”,是大家深受其害后起的名,要知道她们三个组合的杀伤力就犹如氢弹爆炸,所到之处一片焦土,在校园里十米之内一般都没有生物存在的。

  悠悠好怀念大学校园的生活,大四实习的时候,豆豆去了军营,正式成了一名特种兵。

  小蜻蜓去了墨西哥,接手她外公的产业,她外公只有她妈妈一个女儿,而她又是独生女,所以套下来也就只能她去接手了。

  而悠悠不想过她爸妈那种平凡的生活,北漂在一外企里做了个小职员。就此她们三人帮就解散了。

  有时太想念了,就互通电话,在电话里打情骂俏一番,回味一下大学里混日子的情趣。

  悠悠现在好想她们,好想现代的生活,好想再睡回去,不想在这啥都让她无语的地方。

  正在悠悠想得如迷的时候,突然听到敲门声。谁这么晚了还来敲门?不会是跟她们一样逃荒的吧?悠悠疑惑的看向那坐在炕头缝衣服的妇人,可是外边都敲了半天了,也没见那妇人有去开门的意思。

  这时候房间里是三个小头颅侧抬着看向那个专心干活的妇人,疑惑着是不是她的耳朵有问题,这么大的敲门声她都听不到,那真是阎王爷开面馆“鬼信”。

  “吵到你们了是吗?别管它,没事的,你们睡觉吧”妇人轻声的安慰着。

  “当…当…当…”敲门声一下子变大了,悠悠她们几个蹭的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这是谁呀,吃饱了撑的呀,敲个门需要那么大的力气吗?神经了哈。

  “玉娘,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里面”一个男人粗犷的喊着。

  “你个克星,扫把星,不是让你搬出村子了吗,怎么还赖在这儿”这是一个妇人的声音,看来门外可不止一个人那。

  “你克死了公婆,再克死了丈夫,现在连儿子都克死了,你还想赖在这儿,是不是还想把我们村里的人都克死才算那,你的心咋这么黑呢”说这话的是一个声音嘶哑的老妇人,她可能是嗓子不好,再加上情绪激动,所以听进耳朵里的声音就跟破锣似的。

  “你如果再不出来我们就烧房子了”

  “对,再不出来就烧死她”

  “烧死她…~烧死她…~”看着呐喊声一声高过一声的,哎…,人还不少呢,这是有多大的怨那,非要人死哈,看来这是有心人挑起众怒了。

  悠悠一直没出声,低沉的望着那妇人,从面相和她为人处事来看,不象是恶人呀,不会是又跟窦娥似的有冤情吧。

  那妇人也感觉到了悠悠的注视,无奈的抬头,“你们就在屋里别出去,我去会儿就回来”悠悠眼睛转动了一下,点了点头“她们人多,你注意安全”,妇人听到悠悠的嘱咐,会心的微笑了一下,转身去开了门。

  门外男男女女的有三四十个,个个拿着火把,感情是山里的木头不要钱,所以浪费得也不心疼,那些个火把把门口外的草坪照得如同白昼。

  “叔公,房子地契的你们都拿走了,这些也就算了,你们还要赶我走”

  “当年笛儿他爹可是三媒六娉的把我娶到你们村的,那我就是村里的人,我已经够忍让的了,你们也别逼人太甚”妇人平静的对着人群中的一位老者说着。

  那位被称作叔公的老者,头发花白,倒八字眉,小眼睛,平鼻子,薄唇,一看这面相就知道他是个自私薄情的人。

  “咳…咳…,玉娘呀,这都是大家的意思,叔公也没办法”那老者假意的说着。

  这时有位胖妇人挤出人群,一步一步往叔公身旁走去,她那一身的肥肉也随着她的步伐一颤一颤的,那样子看着都让人好笑。

  “哎呦喂,你还真是不要脸,神婆都说了你命硬,是克星,扫把星,你自己说说你都克死了多少了,你要是还在村里,那我们村里的人还不都得让你克死完,你赶紧的死出去,要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胖妇人大声的嚷嚷着,然后转头对着叔公看了一下。

  “叔公,你老就是心软,你都没让她去沉塘,就算是给了她天大的恩了,你也可怜可怜我们,你真的要等她把我们都克死了才算”胖妇人在叔公面前声色俱佳的表演着。

  “对,叔公,求求你了”

  “叔公,求求你了”众人都出声呼和着。

  呵呵,这些个村民还挺团结的,欺负一个寡妇,还真的是能耐。悠悠她们三个下炕走到玉娘的身后一字排开,虽然人小,但那种同仇气敌的架势还真真的不错。

  “噫…~,这些孩子是谁的?说,是不是你跟别的野男人生的?”那胖妇人手指着玉娘,一脸阴笑的看着悠悠她们,从她一看到悠悠她们,那算计的眼神是晶亮晶亮的。

  “哎呦喂”悠悠学着那胖妇人扭腰肉抖的样子,慢悠悠的走到草坪中央,双手叉腰的对着那胖妇人打眉眼。

  “胖女人,你眼瞎呀,你见那个女人一夜之间就能生这么大的三个孩子,虽然这天黑,可是你也拿着火把呀,怎的就眼瞎得这么厉害,哦…,我知道了,可能象你这种胖女人找野男人,生杂种会是一夜之间的事”悠悠气死人不上税的说着。

  “你…你…你是怎么说话的呢,小小年纪就坏了心肝,在这儿败坏我的名声,我们村里谁不知道我,我是最守妇道的”胖妇人急急的回骂着。

  “是,你是守妇道,那是除了你男人外,没有一个男人看得上你,你上那儿有机会红杏出墙去,也不打盆水照照,就你现在这样子,窑子里的老鸨都不收你,嘻嘻…”,悠悠痞痞的笑骂那胖妇人。

  “啊……,气死人了,我要撕了你这个小婊子”胖妇人气急败坏的朝悠悠扑过来。

  “别伤她,我走就是了,如果要是伤了她,那我就是死了变鬼也不放过你”玉娘怕伤到悠悠,恶狠狠的对着那胖妇人说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