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二十九章 柳晨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柳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悠悠她们到了王庄后,女的全部住右边的相房,男的去左边的相房。

  玉娘跟柳婶去做晚饭了,悠悠吩咐秋菊她们几个把东西收拾好后就无所事事的找刘老汉聊天去了。

  “丫头,你这是土匪进村那,搞得鸡飞狗跳的,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来了”刘老汉看着一脸嬉笑进门的悠悠笑骂着,他打心眼里喜欢这丫头。

  悠悠无所谓的摊开双臂,耸了耸肩,一脸的坏笑,

  “没办法呀,不是跟你说了我养的人多,这人一多了就热闹了不是,这一热闹了你也就心情愉悦,身体健康了,嘻嘻”

  “这人多又不是我让你养的,你自己喜欢的,别拉上我”刘老汉立马表态,拉远关系,以防不小心又掉坑里了。

  “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呐,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都饿死了是不,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悠悠说完后还不忘摆了个修行者的造型。

  刘老汉看着悠悠那不伦不类的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唉,这丫头都快成精了。

  刘老汉对悠悠招了招手,让悠悠坐到床边的椅子上。

  悠悠坐下后,习惯性的挑了挑眉,“老头儿,咱们时间紧迫,你现在跟我说说虎头山的情况,尽量详细点”。

  “我好合计合计,拿出个最佳方案,确保行动一击即中,”

  “唉,想想我就生气,MD,我的主意他也敢打,看我怎么把他一锅烩了”悠悠越想越气,一下子就爆了粗口。

  刘老汉瞪大眼睛看着悠悠,半晌后才问着,“丫头,你到底多大了?”

  “十岁还差几天,你问这个干嘛?”悠悠疑惑的看着刘老汉,想着老头儿怎么问这么傻的问题,这不是明摆着,她现在这样子还能变多大。

  刘老汉若有所思的看着悠悠,“你看你所说的跟你所做的那一样是个九岁的孩子能说能做的?”

  “丫头,你到底从那儿来的?”刘老汉一脸严肃的问着悠悠,他真的看不透面前的这个小丫头。

  “老头儿,英雄不问出处”

  “如果你硬要知道也行,咱俩现在不是合作了吗,那同等交换”

  “你是大人,你先说你的出处,我再告诉你我的来处”

  “不过前提是这事得保密,不能外泄”悠悠也一本正经的跟刘老汉交谈着。

  刘老汉想了想,半晌才缓缓的说“我其实不姓刘,我姓柳,叫柳晨。

  你柳婶是我的侄女,我是齐城郡东临坝柳家村人”。

  “齐城郡是那里呀?离这儿近吗?”悠悠跟秋蝉学坏了,没事也开始做起好奇宝宝了,只要有疑问,那就一定打破沙锅问到底。

  刘老汉一听悠悠打断他的话,那气就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在西北,就是你们所说的苦寒之地”。

  悠悠反正也不知道这儿的地理情况,什么苦寒之地,她上那儿知道去,不过现下还是讨好的说着,

  “你继续,你继续说,我不打岔了”

  刘老汉被悠悠那献媚讨好的样子逗笑了,神情也轻松了许多。

  “家父以前做过镖师,会些拳脚功夫,所以我跟哥哥从小就开始学武术了。

  十七岁那年,西北大旱,颗粒无收,饿死了不少人。

  再加上朝廷腐败,救济粮都让贪官吞了。

  我们那儿又山高皇帝远,一粒救济粮都没拿到。

  我爹为了我跟我哥能活着,吃的都给我们了,他跟我娘硬是活活的饿死了。

  我跟我哥把爹娘葬了后,就跟着逃荒的人流来到了京城。

  在京城里因我们兄弟会些拳脚功夫,所以很快就找到了活干。

  一开始是在一商户人家里当护院,后来那商户为了攀高枝,把我们兄弟送给了一个三品大员。

  那三品大员又转手把我们送去了锦王府。

  到了锦王府后哥哥被挑去做了侍卫,而我却去了暗卫营。

  后来哥哥凭他的机智和稳重当上了锦王的贴身侍卫,日子又过了几年,哥哥娶了亲,生了个女儿,叫柳絮,也就是你的柳婶。

  而我在暗卫营里也当了个小队长。

  这锦王是个异性王,锦王姓宇文,字琢锦,他骁勇善战,年青时跟着太上皇南征北战,屡立奇功,是周边国家听之闻风丧胆的一代战神,只要是他在守疆,就没有一个国家敢来侵犯。

  在我们虞国,他更是人人敬仰的王爷,当年太上皇封他为异姓王“锦王”,赐府邸,亲手写上“锦王府”的匾额。

  锦王有一个嫡女,叫宇文思玥,太上皇把她许给了当时的五皇子,也就是当今的皇上。

  宇文思玥为皇上生有一儿一女,皇上当时正值壮年,也就没立太子。

  十七年前,有人写密信,告发锦王跟敌国梁国有往来,还有铁证说锦王通敌。

  其实当时的皇上也忌惮锦王,怕他功高盖主,再就是想收回锦王手上的兵权,所以就顺势把锦王府满门抄斩,诛九族。

  皇后打入冷宫,大皇子受牵连囚于大恩寺,这大恩寺是皇家寺院,没半年就听说病死了。

  长公主被和亲去了一个小岛国,听说还没到那岛国,和亲的大船就让暴风雨给掀翻了,无一生还。

  消息传回来后,废皇后听到子女都死了,她也就上吊自尽了。

  当时锦王府出事时我在齐国出任务,通敌的事没有一点征兆,从事发到被斩仅仅只有五天的时间,等我得到消息,快马加鞭的赶回来已经是半个月后了。

  回来后我才知道我哥为了保护长孙少爷,也就是锦王的长孙,跟孙少爷一起死在了银卫的弩箭下,嫂子为了救柳絮,也死在了逃亡的路上。

  柳絮当时是被嫂子藏到一个树洞里才逃过的,后来是王权的爹上山打猎给救下的,当时她才五岁。

  我回来后,找不到任何锦王府的人,暗卫营也死得七零八落的,好不容易找到了十几个,想去救大皇子,却中了埋伏,到最后就我一个人死里逃生。

  我万籁俱灰,成天借酒消愁,晖晖噩噩的过了一年多,偶然的机会下,我看到了只有我跟我哥俩人之间的暗号刻在了京郊的一个牌坊上,当时我激动得一把丢了酒壶,顺着暗记一路找到了泞城,从泞城找到了王庄。

  原本我想带走柳絮,这可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可王权爹说柳絮放在他家比跟我流浪还安全些。

  我想想也是,为了孩子能平安的长大,我索性就在泞城住下了,开了个铁匠铺,守着侄女过后半生了”。

  刘老汉说到这儿后,半天没出声,悠悠知道他还在回忆的悲痛中。

  悠悠也没出声,静静的坐在那儿,看着刘老汉,心想着,他是个重情重义的好人,好人都会有好报的,希望他晚年能幸福安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