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五十一章 梅影楼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一章 梅影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早上,悠悠才刚起床,刘老汉就差人来叫悠悠去议事厅商量事,不用说悠悠也知道刘老汉要跟她说的啥事。

  她慢吞吞的洗漱,梳妆,吃早餐,硬是搞了半个时辰后,才龟速的来到议事厅门前。

  这议事厅是以前梅云山庄的一个小会客厅,旁边有一间大的书房,以前的主人可能是个读书人,悠悠在书房里找到了好多这个时期的名著,她让秋菊她们保管好,等有时间了她再慢慢的来了解这个时期的文化。

  悠悠斜靠在门口不想进去,因为她猜中了刘老汉的阴谋,此时的厅里坐着三位男士,分别是刘老汉,吕老汉,藤润麒。

  她就知道刘老汉昨天晚饭席上的那些话,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坑,她一点儿都不想跳进去,那是个大坑,搞不好会全军覆没的。

  “丫头,你不进来在那里蹲坑呀”刘老汉看悠悠斜靠在门上不进来,急得他起身来到悠悠身边,抓起悠悠的胳膊就往里拽。

  “哎…哎…哎…,请尊重女士”悠悠扯了扯被刘老汉拉皱了的衣袖,满脸的嫌弃。

  刘老汉一急就差点儿把正事忘了,正要跟悠悠拌嘴,就看到藤润麒给他使眼色,他一下子清醒了,现在的状况是,不能惹悠悠生气,她现在就是个活祖宗。

  悠悠看到藤润麒给刘老汉使眼色,她就知道昨天饭桌上的事是他这个麒麟公子想出来的。

  当初悠悠就是不想牵扯他们的事,才让刘老汉带藤润麒出来踩点,她眼不见他们,心不烦。

  谁知道他们还没放弃,悠悠找了个离他们三最远的椅子坐下。

  “说吧,什么事?”悠悠一边抠指甲,一边懒洋洋的问。

  刘老汉从怀里拿出了一样东西递给了悠悠,这是一块铜质的腰牌,腰牌上有一个“灼”字,背面是西藏那边特有的祥云图。

  悠悠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什么来,她抬头习惯性的挑了挑眉,用眼神问刘老汉这个是啥意思?

  刘老汉一脸的严肃,闭着嘴,没说话,悠悠看到刘老汉这样子,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看来事情挺严重的。

  “这个腰牌就是当年柳刚给我的,让我无论如何都要交到他弟弟柳晨手中”

  “他告诉我这是他从潜入锦王府的刺客身上扯下来的,就是这个刺客偷走了锦王的私印,后来才有通敌的信件,皇上就是看到了信件上的私印才深信不疑的”

  吕老汉看柳晨那难过样,他就娓娓的道出了这腰牌的来由。

  悠悠沉思起来,半晌后她猛的起身,走进书房,拿起桌上的纸张在腰牌上拓印,那三位男士看到悠悠的这翻神操作,都懵了,傻傻的看着悠悠。

  悠悠拓了三张祥云图,然后在那里折成三种三角形,再把三张图重叠,就出现了一个梅花形的徽章。

  “梅影楼”两声低呼,悠悠转头看藤润麒,如果说刘老汉知道梅影楼,她不稀奇,虽然不知道梅影楼是什么鬼,但从徽章来看,这肯定是个秘密组织,刘老汉一直搞暗卫工作,所以他知道不奇怪。

  但藤润麒知道,那就让她好奇了,一个文官不应该接触这些东西的,可是他却能一口说出梅影楼,看来他有待挖掘。

  藤润麒感觉到悠悠眼神的犀利,他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当初就是柳刚拿着这个腰牌的拓印来找我,让我帮忙看看这是谁的腰牌,我查了大量的徽章图,所以记得这个徽章是梅影楼的”

  “不过我没你的见识多,我都查了十多年,从没想过这腰牌上的图案要这么折才能看到徽章,主子,你年纪虽小,但让我不得不服,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那”藤润麒看着悠悠,他从心底里服了,当初刘老汉跟他说悠悠很神奇时,他真的一点儿都不信,今天的悠悠给他上了一课,让他从此后没再敢歧视悠悠口中的弱势群体。

  “好了,没我事了,你们忙你们的,我去外面找玉娘去了”悠悠说完转身,还是刘老汉牌的走姿出门去了。

  藤润麒望着悠悠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他想不明白,一个乡村里长大的孩子会懂那么多的东西,最让他迷惑的是同她一起长大,形影不离的秋菊却什么都不会,这真的是太奇怪了。

  “大公子,我得去查查,这儿你就多照看些,悠丫头虽然能干,但她毕竟是个孩子,我不放心她”刘老汉准备好了东西,交代好事情后就出发了。

  悠悠出门后就满山庄的转,就像老虎狮子那样巡视着自己的领地,东瞧瞧,西转转的,硬是转到了吃午饭时才回屋。

  “玉娘,玉娘,饭好了没有,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悠悠人还没进厨房,声音却叫唤得满山庄的人都能听到了。

  悠悠的前脚刚踏进厨房,就看到藤润麒坐在桌旁,那架势好象是专门在等她。

  “哦,玉娘,我刚想到还有事得去安排,你一会儿把饭菜送我屋里去”悠悠转身就想溜。

  “主子,你还是进来吧,一会儿有几个人你得认识一下”藤润麒不紧不慢的说着,那样子就像是他是主子似的。

  悠悠像斗败的公鸡似的,低头垂手的走到藤润麒身边坐下,然后双手放桌上伸直,趴在桌上装死。

  一会儿后,顺子带着三个男人进来了,走到藤润麒跟前,行了一礼,“藤先生,人带来了”,顺子说完后,毕恭毕敬的退到藤润麒身后站着。

  悠悠看顺子就像看外星人似的,什么时候起,顺子称藤润麒为先生了,她怎么不知道?看顺子那毕恭毕敬的样子,悠悠感觉自己好像一不小心错过了一锭金元宝似的。

  “顺子,你啥时候又拜师了,我咋不知道?”悠悠还是没憋住的问出了口。

  “昨晚上师傅让我拜藤先生为老师了”,顺子实诚的回答着,脸上一脸的骄傲,从师傅那里知道了藤先生的家世跟学问,等知道要拜他为老师时,激动的哭得一塌糊涂,还让师傅骂了他没出息。

  “哦,想不到你还收学生”悠悠眼珠一转,一个坏主意诞生了,哼,敢想主意坑她,看她怎么坑回来。

  “藤先生,跟你商量个事,你看既然你都收了顺子当学生了,这一个牛也是放,一群牛也是放”

  “要不你就多操心些,把这山庄里的小孩子都招去做你的学生,我给你校舍,给你经费,你看咋样?”。

  藤润麒微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悠悠的思维这么敏捷,顺子只是提了一下,她就能想到教育问题,这样子的主子让他越来越喜欢了。

  “好,那我两天后给你一个整体的规划,到时候再让主子定夺”藤润麒不卑不亢的回答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