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七十四章 郡王府

我的书架

第七十四章 郡王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宇文墨轩他们离开后,悠悠的脸色一下子就严肃起来了。

  “先生,从这次劫土匪窝来看,我们好像又戳到别人的痛处了,你看得宽,你说这会是谁的手笔”悠悠自己左思右想的搞不明白了,想想还是问问藤先生他们。

  “我跟老师也分析过,当今朝堂里能有这么大手笔的只有三家,皇后的娘家昌平候府,郡王府,还有就是大将军府”

  “只有这三家有这个实力跟财力,如果不是这三家,那暗处人的势力也太大了”藤先生也拿不准了。

  “郡王府?”悠悠第一次听到。

  “能说说这个郡王府的情况吗?”悠悠对这个郡王府挺感兴趣的。

  藤先生看悠悠对郡王府感兴趣,就对玉娘招了招手,让她泡壶热茶上来,原本玉娘不想屌他,可悠悠在,她只好去泡了一壶茶送去。

  悠悠一眼就看出藤先生跟玉娘的不对劲,眨巴了一下眼睛,在藤先生跟玉娘之间望了几个来回,凑到正在倒茶水的藤先生面前。

  “先生,你是不是对玉娘做了什么?”悠悠斜眼的看着藤润麒。

  “你感觉我能对她做了什么?”藤先生反问着悠悠。

  悠悠眨了眨眼睛,看了玉娘一眼,见玉娘正恶狠狠的盯着藤先生。

  “先生,我感觉你可能是爱上玉娘了”悠悠的语不惊人吓了藤先生一大跳,茶水倒得满桌都是。

  悠悠看了后,捂嘴偷笑,心想,“哼,看你拽,不吓吓你,你还真当姑奶奶我好糊弄”。

  “呵呵,呵呵”吕郎中看到藤润麒吃瘪,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主子,这事怎么能乱说呢,我还好说,你可别坏了玉娘的名声”藤先生倒是真的紧张起来了,还偷偷的看了看玉娘,发现玉娘正忙着其它的事,并没有听他们的谈话,藤润麒一下子就放下心来了。

  “先生,你紧张了!”悠悠答非所问的回答着。

  “呵呵,呵呵”吕郎中又笑了起来,搞得藤润麒很尴尬。

  “老师!!!”藤润麒看吕郎中笑得欢,无奈的叫了一声。

  “呵呵,我不是笑你,我是笑主子”吕郎中跟悠悠混久了,也学会了偷奸耍滑。

  “是,是,是,吕郎中是笑我干了坏事还不认账”悠悠一本正经的点着头,那样子又惹得吕郎中哈哈大笑。

  “你到底还想不想知道郡王府的事了”藤先生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特意提高了声音。

  “想,肯定想,先生先喝茶再慢慢说”悠悠立马拿起茶杯讨好献媚的送到藤先生手中。

  “咳”藤先生喝了口茶,假意的咳了一下,然后才慢慢的开始说了。

  “说起这个郡王府,就得从郡王府的老太君说起”

  “郡王府的老太君其实是先皇的胞妹,叫怡康公主”

  “先皇当年很疼这个妹妹,为了妹妹能有个幸福安康的生活,他没有让她像其它的公主那样不是和亲,就是为巩固皇权而联姻”

  “那年怡康公主十六岁,在一次皇家举办的秋猎场,看到了守卫北疆要塞的守将慕凌将军的嫡次子慕南,感觉慕南就是她的良人,回去后就跟先皇说了”

  “先皇看妹妹喜欢,而这个慕南也不负众望,文武双全,是个难得的将才,先皇也就顺了怡康公主的心,指婚给了慕南”

  “婚后,怡康公主跟慕南夫妻恩爱,相敬如宾,怡康公主为慕南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叫慕翼,女儿叫慕羽”

  “先皇爱屋及乌,很喜欢慕翼兄妹,常接到皇宫小住,还在慕翼五岁时,就封他为翼郡王,赐郡王府”

  “慕翼十八岁时,娶了工部侍郎卫敬清的嫡女卫娟翎为妻”

  “这个卫娟翎出生名门,有才有德,是当时京都名媛圈中的佼佼者,多少大家族的好儿郎去求娶,她都没点头同意,最后还是她母亲问了她后,才知道她中意的是慕翼”

  “好在慕翼也中意卫娟翎,两家人一拍即合,就请皇上赐了婚”

  “婚后的慕翼和卫娟翎夫妻恩爱,家庭和睦,可好景不长,婚后一年,慕翼就随他爷爷慕凌老将军去了边疆历练了”。

  “半年后,因慕凌将军病逝边关,慕南就带着慕翼从边关护送慕老将军的棺木回京”

  “在回来的途中遇山体滑坡而全部遇难,最后还是邱昊天大将军亲自带五千精兵去挖掘,才迎回慕家三代的英灵”。

  “当年这事振动了整个朝野,出殡那天,来送葬的人把整个东大街都堵的死死的,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

  “卫娟翎在慕翼出事后,动了胎气,当时的她已有七个月的身孕,宫里的御医想尽办法也没保住,还是让她早产了一对双胞胎,大儿子叫慕骏豪,小儿子叫慕影寒”。

  “因为孩子是早产,慕骏豪虽然个头小了点,但还算是健康”

  “慕影寒就不一样了,出生后就一直生病,没满月就送到神医谷去治病了,直到十三岁才回郡王府”

  “这么多年,郡王府虽然只剩下孤儿寡母,但卫娟翎是个商业奇才,她在这十几年里,硬是把郡王府的财产翻了十几倍,成为京都第一首富”。

  藤先生说到这儿,喝了一口茶,看悠悠听得津津有味,就假装咳嗽起来。

  原本他以为悠悠会急着要他接着说,谁知道悠悠没如他愿,起身拍了拍没有灰尘的衣袖,双手往身后一放,一摇一晃的往门外走去。

  “玉娘,先生的茶凉了,再给他泡一壶”悠悠人是出了厨房,但声音还留在厨房里回荡。

  玉娘走到桌前,黑着脸色看着藤润麒,一把夺过他手中的茶杯,拿起桌上的茶壶,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呵呵,呵呵”吕郎中起身,笑呵呵的离开了厨房。

  当厨房里只剩下藤润麒跟玉娘两个人时,藤润麒终于发话了。

  “玉娘,昨晚上我真没看到,当时我闭上眼睛了”藤润麒委屈的说着。

  “你再说,我就死给你看”玉娘小声的说。

  “好,好,好,我不说了,下次进来时,我一定会问你是不是在洗澡”藤润麒小声的讨好着玉娘。

  玉娘一听这话,就像是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就炸毛了,“还有下次?你去死吧”。

  说完就抬脚狠狠的踩藤润麒两脚,然后看都不看疼得弯腰揉脚的藤润麒,就拿了个水瓢出去了。

  唉,这女人咋那么难说话,都说了没看,还气呼呼的,真是母老虎一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