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零二章 牡丹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二章 牡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翠仙楼是京城最大的一家妓院,占地面积及广,里面的亭台楼阁数不胜数,这京城里可是寸土寸金的,能有这么大手笔的老板,可能也就只有这翠仙楼了。

  翠仙楼的主楼是一座三层的木质楼房,很大,里面的姑娘个个都是貌美如花,才艺双绝的。

  每天不知道有多少的达官贵人,富商土豪来此地挥霍逍遥,翠仙楼每天都是日进万金。

  几天后的傍晚,翠仙楼的门口,站着三位少年郎,其中一个穿着华丽的小公子,手里拿着银票,流里流气的逗弄着门口揽客的妓子。

  “哎呦,小公子,你这么小就到这儿来玩了,真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还好这口”

  “来来来,进门就是客,公子你请进”翠仙楼的老鸨扭动着那似水蛇的腰,风情万种的招呼着小公子进去。

  “快来,快来,姑娘们快来招呼公子们了”老鸨进了迎客厅后就高声的呼喊着二楼的姑娘们来接客。

  “来了,公子,公子”瞬间就见七八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妖娆的从二楼走了下来。

  那个小公子坐在桌旁,抬手做了个“停”的动作,拿出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放在桌上。

  “我要牡丹姑娘”小公子很帅气的对着老鸨吩咐着。

  老鸨见是一张千两的银票,笑着的脸立刻就变了,斜嘴讥笑着“哼…,公子是刚到京城,还不知道牡丹姑娘的身价吧!”

  老鸨扭动着水蛇腰,走了两步,坐到小公子的对面。

  “我家牡丹姑娘每次出场是五千两,要是想跟她喝酒吟诗,那就得再加两千两,如果包圆的话,那就得一万两了,不知小公子可还要牡丹”。

  “一万两?!哎呦,还真是贵哈”悠悠心想,MD,这牡丹都还不知道长得咋样,就开价万两,比名妓陈圆圆都还贵。

  说起陈圆圆,是墨子晴在平安夜的化妆舞会上的妆扮,当时悠悠还问她怎么搞了个名妓的妆扮,墨子晴说陈圆圆的出场费高,五千两白银出一次场子。

  谁知今天这位比陈圆圆还拽,万两白银,她咋不上天呢。

  “顺子,把银票拿来给她”小公子单手指抹了一下鼻子,右嘴角斜翘,挑眉,调戏着站在老鸨身后的那几个姑娘。

  那位叫顺子的少年郎从怀里拿出了一大叠的银票,从里面数了十张一千两面值的银票,“啪”的一声,把银票甩在了桌上。

  “哇…”老鸨身后的那几个姑娘看到顺子拿出的那叠银票,都高声的呼喊起来。

  “公子,公子,奴来陪公子喝酒吟诗”那七八个姑娘都一股脑的朝顺子跑去。

  “哎…,哎…,你们这是要干嘛”顺子见势不妙,就把银票胡乱的塞进怀里,一个闪身就躲到胡峥身后去了。

  胡峥怒目的看着那几个如狼似虎的女人,黑着脸,大吼一声“退后”。

  姑娘们天天迎来送往的都是男人,心里都明白,这眼前的黑脸男人是个狠角色,听到怒吼后,害怕得齐齐的刹住了脚步,没敢再造次。

  老鸨看到着情景,立马的又是那副满脸笑意,风情万种的嘴脸。

  “哎呦喂,一看公子就是个豪爽的主,你大人有大量,别跟她们这些个没眼力见的小姑娘计较,我这就去叫牡丹,保准公子你满意”

  “公子你高抬金脚,请移步三楼,牡丹姑娘一会儿就到”老鸨边使眼色给那几个姑娘,边拿着桌上的银票识真伪,那样子演足了见钱眼开的戏码。

  小公子讥笑了一声后,随着引路的龟公向三楼走去。

  进房后,龟公拿了小公子给的十两银子小费,笑眯眯的退了下去,出去时还不忘把门给带着关上。

  “小姐,那可是一万两哪”那个叫顺子的一屁股坐在了小公子的桌对面,心疼的唠叨着。

  “你心疼了?又不是花你的钱,疼个啥!”对面的小公子翻了个白眼,斜眼歪嘴的给顺子来了这么一句堵心的话。

  是的,顺子对面坐着的小公子就是他的小姐悠悠。

  “小姐,那怎么不是我的钱,昨晚上还是我跟孙九去赌坊顺来的”

  “是吧,我就说不是你的,那是赌坊的,你心疼个屁呀”

  “好了好了,钱财是个屁,放了再挣就行了,正事要紧哈,等结束了,我赔你两万两”悠悠挥了挥手,让顺子起来去外面看着门,她好行动。

  就在悠悠忙着的时候,翠仙楼的后院地牢里,两个满身肌肉男人正费力的抽打着一个用铁链绑在木架上的人,那人瘦的就剩皮包骨头了,鞭子抽打在他的身上,他也只是无力的哼哼几下,嗲着脑袋,不哼哼,还以为他已经死了很久了似的。

  这时有一个四十多岁,一脸斯文样,手里拿着一把玉折扇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走到那个瘦骨人面前,轻声的问,“柳刚,你还是不愿意说是不?要不要我帮你把你的女儿请来,在这翠仙楼里做个下等的妓子”

  原来那个瘦骨的人是柳刚,柳刚听到女儿这两字,就有了一点点的反应,只是一闪而过,不过这个快如闪电的反应还是让对方察觉了。

  “嘿嘿嘿,别急,你们父女就快见面了,到时候我会请你去观赏你女儿的表演的”,斯文男用手帕沾了沾鼻孔,一脸的嫌弃,甩了几下宽袖,转身慢条斯文的往门口走去。

  “站住,你是谁,到这儿来干什么”门外响起了门卫的询问声。

  “我…~,我是…~下厨房里干活的,管事的让我来给你们送吃的”一个小姑娘微微颤抖的回答着。

  还没走出门的斯文男一下子就皱起了眉头,停下了脚步,然后回头给里面的那两个男人使了个眼色。

  其中的一个立马的朝门外走去,不多时,就见他手里提着一个小女孩走了进来,一下子就把那女孩子甩到斯文男的脚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