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零九章 再见胡佑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九章 再见胡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村长爷爷,既然大家都出去逃难了,你咋还留在这儿呢”悠悠见场面尴尬,就找了个话题来缓和一下。

  村长望着被埋在了泥土下的柳下村,沉默了好一会儿。

  “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虽然这儿不怎么富裕,但这是自己的家乡,外面再好,毕竟不是自己的家,所以我不想离开”。

  村长说完后就进了山洞去了,他不想让悠悠她们看到他的脆弱。

  他是柳下村的村长,只要他在,那么柳下村就还在,如果连他都离开了,那柳下村就真的不存在了。

  要是那天有的村民在外面过得不好回来了,最起码这儿还是他们的落脚点,他要在这儿等着他的村民们,等着他们回家。

  悠悠看着村长的背影消失在破棉被后,情绪久久不能平息,这个老人给她上了一课,“家”的意义是什么。

  “秋葵,给村长爷爷二百两银子,让他修间房子,好好的在这儿生活,有时间我们再来看他老人家”悠悠大声的吩咐秋葵后,就大步的离开了。

  虽然原主也在这柳下村生活过几年,但她陶悠然却是外世界的人。

  来到这个世界后,她也有那些爱她,亲她如家人般的那些人,她也要像村长一样,给他们一个能挡风雨的家。

  傍晚时,悠悠她们来到了桑葚县,找了一家客栈,要了两间上房,洗刷后就下楼去一楼的大厅里吃饭了。

  “店小二”悠悠她们三人找了个角落的桌子坐下,秋葵大声的喊着店小二,招手让店小二来点菜。

  店小二在悠悠她们下楼时就看到了,可他装作没看见,心想,就几个小毛孩,能有几个钱吃饭,别耽误了后面来的大客户。

  可是秋葵招手叫店小二时,悠悠已经拿出了两个五十两的银锭放在桌上,店小二一看到那银锭,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哎…~,来了”

  “小公子们,你们想吃点啥?”店小二一脸谄媚的笑着,就跟见了骨头的狗似的盯着桌上的银锭。

  “把你们店里最好的饭菜来一桌,再来一坛十年的女儿红”秋菊没等悠悠发话,就学着悠悠着段时间点菜的样子招呼着。



  悠悠白了秋菊一眼,秋菊就当没看见,径自的喝着店小二端来的热茶。

  “得嘞,十年女儿红一坛”店小二高声的对着柜台后的掌柜喊着。

  “小姐,别回头”秋葵压低了头,假装喝茶的样子。

  “是谁?”

  “是胡佑那杂碎”秋葵的声音更低了。

  “他??”悠悠心想不可能呀,他不是让老胡头关在胡家庄?

  当初梨山沟的事后,大伙儿都要求杀了他,后来悠悠把人丢给老胡头,让他自己处理,反正都是他镖局的人跟事。

  后来老胡头来找悠悠,说他哥家就只有这么一根独苗,他不能让他哥家断了香火,他打算带着胡佑回胡家庄,有他看着,不会放他出胡家庄。

  悠悠当时想,既然老胡头都这么决定了,她也不还说什么,就答应了,后来老胡头就一直住在胡家庄看守胡佑,没再回闲云居。

  这会子胡佑又出现在这里,那怎么没有一点儿消息传过来,是不是出事了?

  悠悠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她好担心刘老汉跟藤先生他们出事。

  “他跟谁在一起?”悠悠不敢回头,因为她们现在的样子,胡佑见过,她不想让胡佑看到。

  “好象是一个管家模样的人,那人在我们来之前就在了,胡佑刚来,他们好像是在谈什么人,还说闲云居”秋葵正好对着那个管家,她跟悠悠学过唇语,所以她能多少知道胡佑那桌的对话。

  “闲云居”悠悠的眼神一下子就冷冽了下来,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走”悠悠立即起身往楼上走。

  “哎…~喂…~小公子,你要的酒来了”店小二见悠悠她们起身离开了,就追着她们喊,悠悠皱起了眉头,见大厅里的人都往她们这儿看,就知道坏事了。

  她们三个没理店小二,直接来到了房间,收拾好东西后,从窗户翻了出去。

  一天后,在去往闲云居方向的山道上有三匹快马在奔驰着,马上的人一直在挥动马鞭,催促着马儿快奔。

  “小姐,我们都跑了一天一夜了,要不要休息一下”秋菊打马加快了速度,跑到悠悠旁边。

  “不了,过了这道山梁就是官道了,那时咱们再休息”。

  到了第三天,刚过泞城地界,悠悠想快点儿回闲云居,所以她快马加鞭的在官道上跑着,后面跟着秋葵和秋菊。

  突然,前面的悠悠勒住了马的缰绳,那马儿惯性的立起前足,悠悠伏身紧贴着马背,等马儿安静后,悠悠朝前望去,三十多个黑衣人在围杀两个锦衣公子,看那样子,那两个锦衣公子支撑不了多久了。

  悠悠把食指放进嘴里,然后再举起,秋葵知道这是小姐在测风速,她解下腰间的迷药包,这是顶级的迷药,一般的人十个时辰才能醒。

  “放”,悠悠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声,秋葵举起药包,瞬间就看到前面打斗的人一个个的倒下了,一会儿后,悠悠打马上前一把抓起那个她以前救过一次的公子,秋葵随即抓起另一个公子,秋菊善后。

  两个时辰后,在一个看似茅草丛的土山沟里,悠悠在快速的帮那个救起的人缝合伤口,不远处秋葵也在做着同样的事。

  悠悠把最后一个伤口缝好后,就给那个锦衣公子喂了颗解药,一刻钟后,悠悠见那锦衣公子快要醒来了,就打了声胡哨,随后就上马离开了,秋葵跟秋菊立刻打马随行。

  随着悠悠她们的离开,不一会儿,就见那个锦衣公子悠悠转醒了。

  “嗯…~,咳…,咳…”锦衣公子抬手捂住微痛的胸口,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瞳孔在慢慢的焦距,等能看清楚周围环境时,已是半刻钟后了。

  “寒,你咋样”?不远处传来了邱凯宇的声音。

  “死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