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朴老汉的孙女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朴老汉的孙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邱凯宇一见欧阳靖,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个声音是谁的了,兴奋的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了,忍着痛,抓雷侍卫的手臂就要站起来。

  “你就安份点儿躺下吧,别再折腾了”欧阳靖见邱凯宇伤成了这样子,也挺心疼他的。

  “靖,你还记得那个趴在馄饨桌上的小女孩吗?”

  欧阳靖眨巴了几下眼睛,思虑了一后,点了点头,他记得那小姑娘,她那破坏性的武器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是什么,能不记得吗。

  “就是她,你知道这次她用的是什么毒药吗?”邱凯宇兴奋的看着欧阳靖。

  欧阳靖好奇的摇了摇头,他挺期待邱凯宇的答案。

  “十杯醉”雷侍卫一看邱凯宇那得意忘形的样子,就不顺眼,截住了邱凯宇要说的话。

  “谁要你多嘴”邱凯宇作势要打雷侍卫。

  “十…~杯醉?!?!”欧阳靖惊讶的目瞪口呆。

  在各国的皇族里对毒药的认识是每人必知,所以欧阳靖好惊讶,这十杯醉他只是听说过,还真没见过呢。

  邱凯宇见到了欧阳靖脸上的惊讶后,笑得那是一个灿烂呀,见牙不见眼的。

  雷侍卫一脸的鄙视,他就知道,这位世子爷爱这玩法。

  “来,快说啊当时是什么情况”欧阳靖一屁股坐在邱凯宇的躺椅上。

  当时我在杏花楼见了琴姨后,就想着去找骏豪,可谁知道让人给盯梢了,我就想着去一个人少的地方解决。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来了三十多个杀手,武功还挺高的,没法子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就在我快撑不住时那个小女孩出现了,说真的,我都没看到她怎么投毒的,巷子里所有人就都中毒了,我还是她给喂了解药才幸免的。

  “那么多的杀手,难道就没有一个看到她投毒?这好像说不过去呀”雷侍卫就想不明白了,这些武功不错的杀手难道都是瞎子不成。

  以这些人在武功上的修为,三丈以外有人他们都能感觉到的呀,应该不会让一个小姑娘接近还顺利的投毒成功。

  “也是哦,那会儿还真没感觉到也,不过当时我在打斗时好象提不起力,还有那些杀手们好象也跟我差不多”这时邱凯宇才醒悟,可能在小女孩出现之前他跟杀手们就已经中毒了。

  “听楚院首说,这十杯醉可以一次性投毒,也可以分开投毒,要是按邱世子说的情况,那小女孩应该是分开投毒的,所以你跟杀手们才没有感觉”雷侍卫双臂互抱于胸前,老神在在的分析。

  “雷,你就不能一次性把楚院首说的话倒完”

  “不能”雷侍卫牛气掰癞的耸了耸肩。

  “寒,你家的雷已经学坏了,你看看是不是把他给撵出去”邱凯宇就是看不得寒的那四个侍卫耍拽,每次都气得他想剥他们的皮,抽他们的筋。

  “好了,你就安身点吧”欧阳靖一见邱凯宇那矫情劲就头痛。

  “雷,拿纸笔给靖,让他画一张那女孩的画像”慕影寒终于开口了。

  “我记得不太清楚了,不过可以试试”欧阳靖的画,在圈内很有名,有很多文人墨客都想求一幅他的画,可都被欧阳靖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好了,我还得去准备出征的事宜,画好了给雷就行了”慕影寒起身往外走了。

  昌平候府的大门外,袁平从马车上接下来一位老者,那老者身穿一件蓝灰色的道袍,头发花白,挽了一个鬃在头顶,用一木簪簪着。

  老者双目炯炯有神,鹰钩鼻子,下巴有点儿尖,看面相就知道这是一个精于算计的老道士。

  袁平客气的请那老道士进府,还狗腿似的帮老道士提东西。

  “小姐,那个人就是袁平”秋霞指着街对面的袁平告诉斜靠在树下的悠悠。

  “秋葵,你去守偏门,看看都有什么人从偏门进出”悠悠她们还是那身乞丐装,秋霞在树杈上坐着,悠悠跟秋葵两个在树下,悠悠斜靠着树,秋葵则蹲在旁边乞讨。

  秋菊跟秋蝉在离昌平候府还有三十来米的一座牌坊下乞讨,她们见秋霞给她们打了个手势后,就起身往昌平候府跟工部尚书府之间的小巷走去。

  小巷两边都是围墙,中间两府各开了个小角门,这是倒夜香用的小角门,这条小巷是收夜香的专用道。

  白天一般没什么人从这巷子里走,只有早上那些小商贩们,为了赶时间出摊,才会走这个小巷。

  秋菊跟秋蝉两个各自守着这条小巷的两头,悠悠则拍响了昌平候府的小角门。

  “谁呀?”门里面传出来了一个昌老的声音。

  “是我,阿婆,我是倒夜香朴老汉的孙女”悠悠用她那甜死人都不付钱的声音回答着。

  “朴老汉好象只有个孙子吧,怎么又出来个孙女了”随着老妪的嘀咕声,角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了。

  “阿婆,我是上个月认朴老汉做爷爷的,他让我来告诉你,明天他要去我姨婆家,没办法来收夜香,就让隔壁的王驼子来收”

  “哎呦,就这么点事还要差遣你来告诉一声,还是老朴办事牢靠,好了,我知道了,你回去,让王驼子明早来吧”老妪说完后就转身就要把角门关上。

  “阿婆,我爷爷说,让我把这个给你”悠悠递上了一个用布包着的东西。

  “这是什么?”老妪拿在手里,感觉轻轻的,软绵绵的,好象是衣服之类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是爷爷让我给你的,你打开看看吧”悠悠一个劲的怂恿着老妪打开看。

  “那好吧”老妪拿起包袱就往里走,可走着走着就倒下了。

  悠悠上前踢了踢老妪,见没动静了,就拿起了那包袱,把老妪拖进了门亭里,然后关上了门。

  一会儿后,就见悠悠一身昌平候府三等丫鬟的着装,站在了角门边。

  “咕咕,咕咕”秋菊听到小姐的暗号声后,对着街对面的秋霞比了个手势。

  秋霞点了点头,然后从街对面走了过去,接替了秋菊的位置,而秋菊则接替了老妪的门卫一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