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炸衙门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二章 炸衙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师爷坐在马车里感到不对劲时,悠悠已经把马车停在了一荒郊处。

  师爷撩开帘子,走了出来,四周黑漆漆的,只有马车上的马灯在微风中闪烁着。

  “这是那里??你到底是谁?”师爷心里已经明白了眼下的处境。

  “我是谁不重要,只要师爷能合作,我还是可以把你安全的送回去”悠悠懒洋洋的靠在马车上,闭着眼睛继续假寐着。

  “哼,就凭你!?好大的口气”师爷站直了身子,双手背后,鼻孔朝天,牛气掰癞的鄙视着眼前的悠悠。

  “照这样子,师爷你是不想合作了?”悠悠睁开了一只眼睛斜看着师爷。

  “哼”

  师爷甩了甩衣袖,作势就要跳下马车走人。

  “我劝师爷还是呆在车上好,你已经走了六步了,不知道师爷听说过十大奇毒里的七血没?”悠悠的话音刚落,师爷就愣怔住了,跨出去的右脚停在半空中一动都没敢动。

  七血!,他在衙门里听说过,还是最近才听说的,是京城里昌平候府出了毒事件,他才去查的十大奇毒。

  这七血在十大奇毒里排名第十,服毒之人必须在七步之内吃解药,不然神仙也救不了,还有,有的人认为只要不走路就行了,错,服毒者在中毒之后一个时辰里没解药,也会毒发身亡的,死时不光七窍流血,还能从汗毛孔流出血来,说白了就是全身流血,是血人,所以才有七血之称。

  “别不信,要不你下脚试试”悠悠习惯性的右嘴角上扬,一脸的讥笑。

  师爷怂了,金鸡独立,颤颤巍巍的在微风中摇摆着。

  “你想怎么合作?”师爷怕了,想想还是合作,这样也许还能活着回去。

  “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西行路线的”悠悠跳下马车,来到了师爷面前。

  “是上头发的密函,还送来了一个人,但凡认识这人的,跟这人搭话的都一律抓起来送往燕京城”师爷大汗淋漓的说着,他快撑不住了,踏下去就是第七步,不踏又快撑不住了。

  悠悠知道师爷口中那个送来的人,是化妆成刘老汉样子的人。

  “那你们抓来了几个”悠悠一边无聊的摆弄指甲,一边慢慢悠悠的问话,那样子明显的就是在拖延时间。

  “三个,一个男的,两个女的”师爷好不容易的用身上带着的扇子抵在马车上,这样可以减轻脚上的重量,师爷感觉好多了。

  “你们衙门抓的人为什么要送到吴记当铺去?”悠悠的问话再一次让师爷愣怔住,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少年知道得那么多。

  师爷沉默了,他知道说了上边的人会要了他的命,不说,眼下就得死。

  “好了,我也不为难你了,我去问别人也一样”悠悠拍了拍毫无灰尘的衣袖,转身就要离开了。

  “等等,等等,我说,我说”师爷见悠悠要走了,慌忙喊住悠悠。

  “从京城到燕京至整个西北,所有的吴记当铺都是昌平候府的产业,这次发密函的就是昌平候府发至各地方的,人也是他们送的,我们抓了人后,必须送吴记当铺处理”

  “小祖宗,我所知道的都已经说了,你现在可以给解药了吧,快到时辰了”师爷算着时间快到了,扯着哭腔求着悠悠。

  “你还没说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路线的”悠悠问出了她最想知道的。

  “哎呦喂…,你就不能给了解药再问呀”师爷真急了,他已经感觉鼻子里有血腥味了。

  “不能”

  “啊…~”这是人知将死,最后恐惧的呐喊。

  师爷从马车上倒栽葱的栽了下去,躺在地上打滚,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痛,反正就是大声哀嚎着。

  慢慢的,慢慢的,师爷的哀嚎声从高到低,从低到无,悠悠从怀里拿出了化尸粉洒在师爷身上,“滋滋滋”师爷瞬间就化为一摊血水,侵入土中无影了。

  悠悠一个轻跳上了马车,挥鞭打马,朝前奔去。

  天亮后,麻家湾镇的衙门乱成了一锅粥,地牢的守卫全部被毒死了师爷又失踪了,急得镇长像无头苍蝇似的乱撞。

  镇长心里好害怕,地牢里的那些人都是师爷的人,而师爷又是上头特别安排下来的人,有很多事他这个镇长都不能插手,都是师爷在处理。

  这会儿人全死完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上头交待,急得他都想死的是自己算了,最起码这样子家眷还能幸免于难。

  相比较衙门里的繁忙,在镇子的西郊,悠悠她们住进了刚买的小农庄。

  “小姐,东西准备好了”秋霞兴奋的禀报着,她还没见过弩箭挂手雷射杀的威力,这会儿小姐要带她去麻家湾镇的衙门试试,不兴奋才怪。

  “秋菊,秋蝉,你们去迎迎吕郎中,路上小心”悠悠吩咐后,带着还在兴奋中一蹦一跳的秋霞离开了。

  傍晚时候,“嘭”的一声炸响,炸愣了所有忙碌着做晚饭的麻家湾人。

  半晌后大家才清醒过来,纷纷出门查看,不过等看清出事地点后,就又慌乱的跑回家里,关上房门,全家都缩在一起,抱团颤抖着。

  他们害怕呀,是谁那么大胆,把镇上的衙门不光夷为平地,还在中间挖了个大黑洞,看着都瘆人。

  那一声巨响不光是震傻了麻家湾镇上的人,这方圆十里都有震感,乡下人还以为是龙翻身,也就是二十一世纪所说的地震。

  大家都奔出屋子,站在平地上不敢回家。

  “小姐还真敢干”秋蝉勒住马儿,朝着麻家湾的方向看着,秋菊也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这世上还没有她不敢干的”秋蝉身后传来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先生!”秋菊秋蝉惊讶的回头,就看到了身后急奔而来的藤润麒和孙九。

  “快带路”藤润麒没给秋菊她们回话的机会,马不停蹄的就往前奔去。

  “驾”

  秋菊秋蝉立马跟了上去,她们心里也有疑问,不是说吕郎中来的吗!怎么是先生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