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扬州瘦马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六章 扬州瘦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到了午夜子时,在和悦客栈的三楼有一个黑影从楼道口一溜烟的就没影了,就像是眨眼之间的幻影。

  一刻钟后,在三楼左排第四间的房里,悠悠坐在桌旁喝着秋葵端上来的热茶。

  楼板上躺着一个穿着中衣的美艳女子,那女子好象是中了毒,软绵绵的趴在楼板上。

  悠悠看着眼前的人,扬州瘦马,在二十一世纪,悠悠只是在书上看到过这名,没见过真人。

  这会儿见到了,还真别说,那身材,就跟时装模特似的,凹凸有致,皮肤就像那刚剥出来鸡蛋,白嫩光滑,那容貌,娇艳欲滴,就算是女人看了都赞美,更别说男人了。

  有这么一个尤物在怀,那宇文墨轩还知道今夕是何年!!

  “说吧,你是谁的人?”悠悠声音凉凉的,眼神凛冽的看着那女子。

  “小…女…子…~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燕语莺声听得耳朵一不小心都能怀孕。

  “好好说话,别扯那娇滴腔,这儿没男人听”秋葵受不了,抚摸着手臂上起的鸡皮疙瘩,没好气的骂着。

  “不想说没关系,看这儿”悠悠手中拿着秋葵给秋霞买的玉佩,用一根红绳吊着,在那瘦马眼前晃悠。

  那瘦马动弹不得,看着看着眼睛就慢慢的闭上了。

  秋葵睁大了双眼,脸露惊讶,脑子里想的是,“小姐还会幻术”。

  悠悠给秋葵比了个禁声的手势,见瘦马已经沉睡了,这才开始问话。

  “你是谁的人?你的主子是谁?”悠悠轻声的问着。

  “我…的…主…人…是…太…子…殿…下”瘦马闭着眼睛一字一句的如实回答着。

  “你们怎么知道宇文墨轩的?”

  “是…太…子……殿…下…告…诉…我…的”

  “你的任务是什么?”

  “弄…清…宇…文…墨…轩…的…势…力,一…一…铲…除,最…后…杀…了…宇…文…墨…轩”

  “那你知道太子殿下的那些事”

  “分…布…在…各…地…的…暗…卫…人…员…,以…及…各…地…的…联…络…点”

  “那你能背下来吗?”

  “京…城…祥…记…药…铺,玉…锦…楼…布…庄,泰…和…酒…楼~……~……~…~”

  秋葵随着瘦马说出的东西,做着笔录,心里直发毛。

  还是她家的小姐厉害,这么隐蔽的敌人都能让她挖出来。

  按照这瘦马说的人数跟地点,秋葵心里暗踹,要不是小姐,这会儿不见得自己还好好的活着。

  拿着秋葵递给她的笔录,悠悠心想,看来太子还是重视宇文墨轩,这瘦马能知道这么多,怕是他手中的皇牌了。

  “小姐,她咋办”秋葵指着地上还闭着眼睛的瘦马。

  “就让她在睡梦中走吧”随着悠悠的话音刚落,就见那瘦马七窍流出了黑血。

  “冰十五”悠悠对着空气轻喊了声。

  “嗖”的一下,悠悠面前单膝跪了个黑衣人。

  “把人处理了”悠悠冷冷的说完后,就开门走出去了。

  悠悠带着秋葵来到隔壁房里,看到宇文墨轩呆呆的坐在桌旁的椅子上,旁边站着暗卫冰十一。

  “蛤蟆,把他的穴解了吧”

  这个冰十一就是被分到冰字部的蛤蟆,悠悠让他看好宇文墨轩,不能让他发出声音,所以他只好点了宇文墨轩的穴位。

  悠悠让宇文墨轩在隔壁听着,就是要让他自己知道他的无心害了多少人。

  解穴后,宇文墨轩还是原来那呆呆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是震惊了,还是心如死灰了,反正就是一直呆坐着。

  悠悠见他这样,知道他还一时转不过弯来,就招手让蛤蟆把他送到刘老汉那里去,顺便把伤还没好的柳刚也送去。

  悠悠不想管宇文墨轩家的破事,不过要是谁威胁到了自己的利益,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六亲不认了。

  悠悠带着秋葵又回到了原来的那间房,房间里已经被暗卫打扫得干干净净了。

  “秋葵,发密函至冷字部,冰字部,霜字部所有人,按笔录上的地址,全给我挖地三尺,踏平它”

  “TMD,谁不让我好过,我就让谁更不好过”悠悠这次真是气急了,大开杀戒。

  她气呀,从穿越过来就没过一天安身日子,成天的被人追杀,搞得她东躲西藏的,像过街老鼠。

  这次她要是还不把对方打怕,指不定还得当老鼠四处躲避过日子。

  半月后,太子东宫。

  太子颓废的坐在书房,太监在门外轻声禀报。

  “太子殿下,皇后召见”

  书房里的太子这才慢慢的抬起头,看着狼藉的书房,他就又想起这几天各地传来的消息,这么多年的心血在半月时间里,让人毁了个遍,痛心呀。

  不过母后召见,他得去,肯定是母后也知道了,所以才会召他去见面商议的。

  太子来到德仁宫,原本皇后要住坤宁宫的,可袁皇后说那是宇文先皇后住过的宫殿,她不想住,所以她还是住在以前住的德仁宫。

  “母后”太子行礼后就有气无力的坐到袁皇后的旁边。

  袁皇后随后挥了挥手,宫女和太监行礼后就开始慢慢的后退出了德仁宫的大殿,殿内只留下一个贴身的老嬷嬷。

  “轩儿,今天你外公传话进宫里来,说不知是谁对你下毒手了,把你暗地里建立的势力全都毁了,是不是真的”袁皇后那万年不变的微笑示人样此时也变了色,见太子低头无力的点了点后,她挥手打翻了茶几上的茶杯。

  “知道是谁吗?”袁皇后咬牙切齿的问太子,见太子还是摇头,就更气了。

  “外公在查,不过这次怎么查都查不出是谁干的,对方用的武器我们见都没见过”太子双手撑着额头,低声的说着。

  “岂有此理,敢在我们头上动土,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余嬷嬷,传我话,魅影卫全部出去给我查,不查出来,她们也就不用回来了”袁皇后眼露凶光,满脸的阴鸷,跟她平时那慈悲样简直是大反差。

  “母后不可,你要是动用魅影卫,那父皇那边肯定会察觉的,这样子我们以前做的就都白费了”太子立刻拦住了正要出去传达的余嬷嬷。

  “管不了那么多了,你以为这么大的动静,你父皇不知道?”袁皇后很了解皇上,要不是这次太子吃了大亏,她也不会动用父亲为她培养的那些死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