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赵婶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三章 赵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这样子,这个毛头极怕这妇人,可能经常被修理,要不然那投降的姿势也不会做得那么到位。

  妇人随着毛头指着的方向看到了悠悠跟秋菊,她一进门就看到她婆母在哭,急着看她的情况去了,倒是没注意旁边的人。

  “哦,我刚才急着婆母去了,没注意,怠慢了客人了,不好意思,对不住了两位了”妇人忙施礼陪着不是。

  “没事,没事,婶子别这样,罗奶奶刚才只是有些伤感,过会儿会好些”悠悠微笑的朝妇人还着礼。

  “哦,这样呀,没事就好”

  “娘,家里的饭菜都做好了,你也别太伤心了,叫客人回家吃饭吧”,妇人蹲下身子,一边扶起罗氏,一边安慰着。

  “哦…~,是呀,回家吃饭,丫头们这一早上都没吃,肯定饿坏了,快,回家吃饭”罗氏擦干眼泪,招呼着悠悠跟秋菊去她家吃饭。

  秋菊看了眼悠悠,悠悠轻轻的点了点头,秋菊立即开始收拾东西。

  锁好小木箱,抱起跟着悠悠往外走,妇人看了看悠悠,又看了看秋菊,她感觉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她甩了一下头,算了,不想了,扶着罗氏往家里去了。

  罗氏的家在悠悠外婆家的斜对面,没几步就到了,走进大门一看,这是个有着京城特色的民居。

  进院门,中间是个很小的天井,左手边是间土坯的毛草房,正中是两间瓦房,看着不怎么大,好象是一大间房隔成两间的,右边也是间土坯房,在房子跟院墙的中间有口小水井,看样子是她们家饮用水用的,这房子四周打扫得干干净净,看得出这是家勤快人家。

  悠悠她们顺着小天井走进了正房,房子的右墙边放着两个老旧的矮两箱柜,正中间墙上也挂着天地祖师的牌匾,下边有香炉供着左墙边放着一些木工用的工具和木架,收拾得整整齐齐。

  屋子中央放着一饭桌,上边放着一大瓷盆的肉煮白菜,还有一盘清炒土豆丝,一盘家常豆腐,一碗甜面酱,一盘子白面馒头,看样子有七八个,饭篓子里还有一篓子蒸熟了的红薯,上边放着几根大葱,这样子应该是一般家庭待贵客标准,从这菜色上看得出罗氏她们的热情。

  “悠丫头,菊丫头,快坐,快坐下吃饭”

  “毛头他娘,快去把咱家的果子酒拿来,这酒女孩子能喝,快去”罗氏热情的招呼着。

  等悠悠她们刚坐下,就见那妇人怀里抱了个小瓦罐走进来,拔掉罐子盖,就闻到了一股梨香。

  “嗯………,好香呀”悠悠砸吧着嘴,舔着舌看着瓦罐。



  秋菊一见自家小姐那馋样就头疼,拉了拉悠悠的衣角,瞪眼无声的对着悠悠说“淑女”。

  “哈…好闻吧,等会儿喝了那才香呢”毛头挑眉含笑的在那嘚瑟。

  “啪,又没让你喝,你快吃饭,吃完好给你爹送饭去,下晌就帮你爹干活,别一天到晚的只吃不干的”妇人一手拍在毛头的头上,打得毛头脖子一收,手摸头,一脸的尴尬。

  “婶子,别忙了,就让毛头哥也喝点儿,你也坐下一起吃吧”悠悠幸灾乐祸看着那叫毛头的少年,甜甜的跟妇人招呼着,羞得毛头差点儿钻桌底下了。

  “对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们俩呢”毛头的母亲看着悠悠问道。

  “婶子,我叫悠悠,是杨晴的女儿,她叫秋菊,是李玉云的女儿,不知婶子怎么称呼?”悠悠礼貌的介绍着。那妇人听后愣了一下,眼睛眨巴了几下,又仔细的看了看她俩,

  “我就说呢,咋怪怪的,这么多年没见了,你俩挺象你们的母亲,所以老感觉见过呢”

  “我娘家姓赵,是京郊十里赵家屯的,这果子酒就是我娘家兄弟酿的,香甜着呢,你试试”妇人倒了一小碗放在悠悠面前,微笑着看着悠悠喝了一小口,

  “甜吧”

  “嗯,挺香甜的,谢谢赵婶子”悠悠点了点头,砸吧着小嘴又喝了一口,一脸的享受。

  “秋菊,你快喝呀,好香甜的”悠悠催促着秋菊,完全忘记了秋菊的警告,一提到吃,那真是原形毕露。

  秋菊优雅的端起碗,放唇边,轻轻的喝了一小口,微笑着说了声“甜,谢谢赵婶子,叨扰了”。

  “婶子,再给我来点儿”悠悠三两下喝完了碗里的酒,就又把碗伸到毛头娘面前。

  “小姐”秋菊一见这样的悠悠,止不住的声音高了点儿。

  “小姐???”罗氏跟赵氏一脸的懵圈,毛头正手拿筷子夹菜,听到后直接的傻逼在当场了,时间好象定格下来了。

  悠悠又喝了口酒,放下碗才感觉桌上的气氛不一样了,“赵婶子,这是咋了?出啥事了?”

  “你们能不能说说话呀,这样子怪瘆人的好不,”悠悠看着桌上的那三个傻掉的人问着。

  “秋菊?…!”悠悠瞪了半天的眼,看还是没有人答她话,只好对着秋菊挑眉。

  “你刚叫她啥?”毛头用手里的筷子指向悠悠问着秋菊,还一脸的疑惑,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又幻听了,要知道小姐这词一般是在有钱人家才能听到,这贫民窟还没这先例。

  “小姐啊,这有问题?”秋菊象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毛头,气恼的反问他,原本就让悠悠气着了,这会子正好在毛头这儿撒气,好象毛头要不说出个所以然来,看她不掐死他。

  “秋菊呀,你怎么能叫悠悠小姐,你们不是姐妹吗?”赵婶小心翼翼的问着。

  “我娘是卖给杨晴姨家做丫鬟的,这卖身契都还在这小箱子里呢,罗奶奶可是看到过的”秋菊朝罗奶奶求证着,罗奶奶好象从惊梦中回过神来似的点了点头。

  “我娘是杨晴姨的丫鬟,那我肯定也就是小姐的丫鬟了,虽然小姐家的人对我跟我娘好,不当我们是下人,但我们自己得记得自己的身份,不能越了规矩,”秋菊理直气壮的说着,好象做悠悠的丫鬟挺优越的。要知道她的小姐在她心里,那可是无所不能的,就是她心中的女神。

  “好,好,好,菊丫头说得好,做人就得这样子,”罗奶奶大声的夸着秋菊,就连那看着秋菊的眼神都是满眼的欢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