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就凭你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六章 就凭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天后,悠悠带着秋菊跟秋葵住进了柳条巷的郁府,把罗奶奶高兴得笑了一整天。

  悠悠搬家时,娟娘要带着陌白绣坊里的绣娘去帮忙,让悠悠劝退了,最后抵挡不住娟娘的眼泪,只好带着福婶跟两个厨娘去了柳条巷。

  罗奶奶带着赵婶一大早就来打扫了,等悠悠她们到时,整个院子都干干净净了。

  “罗奶奶,你年纪大了,这些活就让其它人来干吧”悠悠扶着罗奶奶坐下,招呼着福婶她们去收拾。

  “不累,不累,这不昨天修缮后罩房,有些地方给弄脏了,我也就是打扫一下,不累的”罗奶奶爱干净,这十多年来都是她在打扫,所以看不得这院里脏。

  “福婶,你们过来一下”悠悠叫福婶跟那两个厨娘过去。

  “罗奶奶,这是福婶,这是张家婶子,还有这是孙婶,她们三个管厨房跟院子里的卫生,你老今后就不用太累了,没事就过来看看,跟她们唠嗑唠嗑就行了”

  “哎,行,行”罗奶奶笑眯眯的应承着。

  “秋葵你过来一下”

  “哎,来了”

  “罗奶奶,她叫秋葵,也是我的丫鬟”悠悠把秋葵介绍给了罗奶奶跟赵婶。

  “奶奶好,婶子好,今后有事直管招呼我”秋葵露出了她那甜美的招牌笑。

  秋菊跟秋葵怕露真容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她们也像悠悠一样,把自己易容成普通姑娘的样子。

  “好了,既然你们不要我们帮忙,那我跟你赵婶就回家去煮饭,等会儿你们都上我家去吃”罗奶奶起身,语气豪爽的说着。

  “哎,我们一定去”悠悠扶着罗奶奶走出了大门。

  “回去吧,回去吧,一会儿过来吃饭就好了”罗奶奶挥手让悠悠进屋去,她在赵婶的搀扶下,慢慢的走出了柳条巷。

  “小姐,冷字部的人已经在附近住下了”秋菊来到了悠悠的身后,看着罗奶奶跟赵婶走出柳条巷。

  “好,你去给田狗蛋传信,让他来京城”悠悠朝大门外扫视了一圈后,关门进院子去了。

  十天后,悠悠拿到了袁崇墨传来的信息。

  郁家大院现在的家主是郁景辕,吉丰三十七年进士,同年在鹿湖县任知县,五年后出任州府同知,直至十年前来京城任京兆尹至今。

  “哼,MD这些人渣还都在京城哈,正好一起收拾了”悠悠一想到杨臻孙氏,还有这郁景辕和张云梅,那无名火就蹭蹭蹭的往上冒。

  屏南城朱家大院现任家主朱凌晨是屏南城富商,膝下有三男一女,大女儿朱娟已出嫁,夫家姓赵,是屏南城茶商。

  大儿子朱予福娶了屏南城知府胡筠之庶女胡筝筝。

  二儿子朱怀宇娶了屏南城郊陈家坪地主陈奕的嫡长女陈珠兰。

  小儿子朱锦程,今年二十岁,在福州城儒林书院读书,去年考了个童生,今年正在准备秋试考绣才,未婚配。

  悠悠看到奶奶娘家还不错,想想也是,毕竟当时朱家的家底放在那里,只要不去花天酒地败家,这富贵总能传承几代的。

  “小姐,余得水回来了,想见小姐”秋菊从门外走了进来。

  “我们去景泉酒楼,让他在那里等着”

  “是”

  “秋葵你去陌白绣坊找娟娘,看看陌白绣坊跟京兆尹郁府有无生意往来”

  “是”

  悠悠安排好后,拿起桌上的小竹篮,晃晃悠悠的出门,朝鱼水巷走去了。

  竹篮里放着的是福婶做的卤猪蹄,还有一盘酱香牛肉,福婶的手艺不错,每天都变着法的给悠悠改善伙食。

  悠悠看福婶手艺好,就让她每天都多做些,分一些给罗奶奶家。

  “罗奶奶,罗奶奶在家吗?”悠悠见罗奶奶家的院门半开着,想想还是敲了敲门,大声的问着。

  “TMD,敲什么敲,嚎丧呢”院里面传来了一个粗鲁的怒骂声。

  “额?!?!”门外的悠悠懵圈了,罗奶奶的儿子孙子她都见过,好象不是这种声音,再说了,罗奶奶的儿子忠厚老实,不是那种满火车跑脏话的人呐。

  “吱呀”门被打开了,里面走出来了一个浑身肌肉,皮肤黝黑,满脸大胡子,眼睛瞪着跟铜铃似的壮汉,那样子就跟电影水浒传里的李逵一样。

  “嘻嘻,我是来找罗奶奶的”悠悠一见眼前的人,立马就一副小羊羔的样子,让人一看就是个软柿子。

  壮汉上下打量了悠悠一下,见悠悠手中的竹篮,一把就抓了过去。

  “哎…~,这是我娘给罗奶奶的”悠悠还是那副想去抓又不敢去抓的模样。

  壮汉见悠悠那软弱样,鼻孔朝天一哼,“滚,别惹老子不开心”。

  “唔…~”正在悠悠想离开时,屋里传出来了一声闷哼。

  悠悠听到后,一把推开了挡在门口的壮汉,穿过天井,快步的奔进了屋里。

  一进屋里就看见了罗奶奶,胡大叔,毛头,跟赵婶四人被绑在墙角,身上都是鞭伤,胡大叔伤得重些,直接躺在地上昏迷着。

  悠悠双手紧握,怒目圆睁的看着,这时门外的壮汉跟了进来。

  “小娘们,这可是你自找的,嘿嘿嘿,样貌不咋样,身材不错,大爷我这会儿正好尝尝鲜”壮汉进门后就把屋门给关上了,一脸淫笑的往悠悠走去。

  “唔…~呜…~唔”罗奶奶跟赵婶在那儿见到这情景,都想扑过来帮忙,可她们被绑在了一块不知从那里来的石磨上,动弹不得。

  毛头赤红着双眼,紧盯着壮汉,那样子就像是从地狱里出来的修罗,无奈的是他也动弹不得。

  “她们都是你打伤的?”悠悠冰冷的声音传来,那一身的杀气不自觉的就散发了出来。

  壮汉显然也感觉到了悠悠的杀气,但他不信刚才在门外的软柿子这会儿能逆袭成这满身杀气的修罗。

  “是又怎样!”壮汉还不知死活的在那里嘚瑟。

  “不怎么样,就是你比他们会更惨些而已”悠悠拍了拍衣袖,阴森森的讥笑着,让人看了瘆得慌。

  “就凭…~你…~?”壮汉声音慢慢的就随着他身体倒下而没了。

  壮汉张着大嘴,眼睛突出,七窍开始慢慢的流血。

  “就凭我,忘了告诉你,毒发时,你会全身筋脉断裂,肉一点一点的从你身上脱落,直到内脏都全部腐烂,疼痛而死”悠悠一脸阴鸷的对着地上的壮汉说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