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六子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九章 六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郁睿奇来到柳条二弯巷时,看到了紧闭的大门。

  郁睿奇四周打量了一下,见都是些小门小户的人家,满脸不削的“哼”了一声,然后朝随从努了努嘴,随从会意,朝郁府的大门上敲了敲。

  “谁呀”大门里传出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开门,快开门,你个老东西”随从一见有人应门,就仗势欺人的大声怒吼起来。

  “嚎丧呐,你是谁呀!不说可是不能开门的”门没开,里面那苍老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做为京兆尹府的主子,在京城里,谁不给几分面子,然今天却在这小门户守门人这儿萨巴了。

  气死郁睿奇了,他一挥手,脚一抬,就往郁府的大门踹去。

  “嘭,嘭,嘭…~”郁睿奇脚都踹痛了,也没见那木门晃动一下。

  “嗯???”这门是啥木料做的,还真硬。

  郁睿奇不知道的是,他踹的木门中间可是夹着铁板的,能晃悠才怪。

  “人都死了吗?快来开门,再不开,休怪我不客气了”随从见自家老爷在那喘着粗气,就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踹大门。

  纵使随从有武功底子,可那大门就是文斯不动,随从看了看比一般围墙还高出一米多的院墙,一咬牙,使用轻功纵身一跃,跳上了院墙。

  放眼一望,晕,感情这会儿都是在白吆喝了,这前院一个毛人都没有。

  “主子,这院里没人”

  “你去把门打开,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郁睿奇阴沉着脸,咬牙切齿的说着。

  随从纵身跳了下去,来到大门前,愣怔了。

  “这门咋没栓呢?”他左看右看的,找了半天都没找着能在哪里开门。

  “快点儿,你都在干嘛!”郁睿奇见半天都没人开门,就有点儿急躁起来了。

  可他骂了半天也没见随从应声,就感觉不对劲了。

  “六子,六子,你他妈的出点声呀”郁睿奇大声的喊着随从,可不管他怎么喊都没人回应,郁睿奇这下子真知道六子出事了。

  他踉踉跄跄的朝巷子口跑去,他得回去找人,再来把这小小的郁家给抹平了。

  他就不信这个郁家还能高过他家去,不出这口气,他誓不为人。

  而此时在门里面的六子,正直直的站在门边,像个木桩似的,只有两只眼睛能转动。

  其实他到现在都还不明白这是咋回事,他正在全神贯注的找怎么开门,却忽略了身体的变化,找着找着身体就僵直了,到最后就只有眼睛能动了。



  他的主子郁睿奇在门外谩骂时,他也想回个音,可奈何给不出音来,只好听着郁睿奇那越来越远的咒骂声。

  就在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嘿嘿嘿,滋味不好受吧”还是那个苍老的声音。

  六子感觉那人就在身后,但他又不能动,看不到人是谁,急得他两眼凸出,直喘粗气。

  “别急,你越急,毒就越流动得快,那你就等不到你家老爷来救你了”那苍老的声音不急不慢的说着,好象在跟六子玩猫捉老鼠,急死了六子了。

  “唔…~唔…~”六子总算是聚集了全身的力气,无力的反抗了两声。

  原本六子还想再来几下,可瞬间他的七窍就开始流血了,然后就直直的往后倒下了,死时睁大了他那双满是乌血的眼睛,来了个死不瞑目。

  “都说了别急别急,你看,你家主子都还没回来,你就去找阎王了,唉,算了,我好人做到底,送你一程”随后就听到了“滋滋滋”的声音。

  六子就这样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了,也许他还能在孟婆那里等着他的同伴们呢。

  回了家的郁睿奇也出现了不舒服,不知道是被吓着了还是真病了,吃了几幅府里郎中开的药,休息了几天,也就好了。

  半月后,郁睿奇带着家里的侍卫护院二三十人来到了柳条二弯巷,神气掰癞的站在大门外。

  “吱呀”一声,大门竟然从里面打开了,这倒让郁睿奇愣怔了一下。

  郁睿奇本来还想让人用木柱子撞大门,谁知道今天那门自己从里面打开了。

  “嗯???”开了院门的秋菊明显的傻愣了,站在院门里,眨巴着眼睛,看着门外的一大帮子人。

  “请…~问,你…们~找谁?”秋菊颤抖着身子,结巴的问着郁睿奇他们。

  郁睿奇见是个小姑娘,就皱起了眉头,看秋菊那穿着的粗布衣,也不像是能拿得出那么多房契地契的主呀。

  “找你家大人来说话,要快,不然我们就让你家从这世上消失”郁睿奇还没开口,就见他身边的一个随从大声的对秋菊怒喊着。

  “我…~家…没…大人…在,只有…我家小姐…跟我们…两个…丫鬟”秋菊还是那副怕死的表情。

  “没大人在?”郁睿奇感觉哪里有点儿不对劲了。

  “你们是什么时候住到这儿来的”郁睿奇见秋菊那害怕的样子,心里无名的就舒坦了不少,看样子还是要人多好办事。

  “我们一个月前搬来的,不过没怎么住,十天前才正式住进来的”秋菊这会儿见郁睿奇一副大善人样子,也就不怎么怕了,说话顺溜多了,也不结巴了。

  “十天前?那半月前你们在那里?”郁睿奇耐住性子,一脸笑意的问着秋菊。

  “半月前?哦,那是我家小姐要回乡去上坟,我们走了将近十天左右才回来的”秋菊一副乖巧的模样,想着十天前的事情。

  “你们出去了?那看院子的老人呢?”郁睿奇的耐心有点儿绷不住了,声音顿时提高了几分贝。

  “老人?谁呀?我家就我们三个,那里还有钱请人看院子”秋菊眨巴着眼睛,一副茫然样。

  “就你们三个?骗鬼呢,给我搜”郁睿奇的耐心终于用完了,挥手让手下冲进去搜,这会儿的郁睿奇露出了他那鬼面獠牙的真面目。

  “啊…~小姐,小姐快来,有人冲进来了”秋菊大声的喊着,还跟着那群人往内院跑。

  “秋菊,秋菊,这…~是…怎么回事?”内院的秋葵跟悠悠两人吓得抱成了一团,身子颤抖如筛糠。

  两刻钟后,侍卫跟护院都从各个房间里走了出来,给在院里坐着喝茶的郁睿奇禀报着各自搜查的情况。

  “主子,没找到六子,相房里除了桌椅,啥都没有”

  “主子,厨房也没有六子”

  “主子,主屋也没见六子”

  随着禀报的越来越多,失望也就越来越多,郁睿奇心里的那点无名火就越烧越旺了。

  “就这么点地方,找个人就那么难,再去找”郁睿奇站起身,挥舞着双手,怒目的看着手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