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张姨娘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三章 张姨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张云梅的怒吼吓坏了郁府的三个小姐们,只有悠悠站在那里,好象是外人似的看着戏。

  “祖母,肯定是她,是她做的手脚”郁清雪指着郁清研怒吼着。

  “噗嗤”

  “噗嗤”伴随着她的怒骂声,屁也越打越响了。

  “祖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郁清研忙不跌的跪了下去,她知道再不申辩,那她跟她姨娘就完了。

  “大姐说是你,就一定是你,你还想狡辩,你害得大姐出丑,这样子你就能出彩了是吗,贱人,啪…~”郁清桃上前就给了郁清研一个耳刮子,人不大,手劲却不小,郁清研的脸立马就红肿了起来。

  “没有,我真没有”郁清研还在无力的申辩着。

  “雪儿,我的雪儿,这是谁在害你呀”原本在厨房安排的杨氏听到下人的禀报后,跌跌撞撞的往主院跑来,一进屋,见到还在打屁不止的郁清雪,就一抱着郁清雪嚎啕大哭起来。

  “是谁这么黑心那,要毁我雪儿的名声,太歹毒了呀”杨氏那女高音一拉,把门外那些在小花园里的夫人小姐们都喊停了议论,扯长了耳朵细听。

  这各府里的八卦是京城贵妇们最喜欢聊的,她们每天都希望能听到别人府里的八卦,这样才能在聚会时有话题来聊。

  “娘,是她这个小贱人害的大姐”郁清桃怒目圆睁的指着还跪在那里瑟瑟发抖的郁清研。

  “你这个贱蹄子,我让你害我雪儿”杨氏发疯似的朝郁清研扑去。

  “啊…~”郁清研见大大夫人杨氏朝她扑来,就抱着头,把身子缩成一团,看那样子,应该是经常被打,要不然不会这么快就能做出护住身体重要位置的姿势。

  “够了”张云梅见杨氏要去打郁清研,就大声的怒斥着。

  杨氏果然停下了,从这点看,她还是怕张云梅的。

  “娘,这个小贱人害了雪儿呀,你让雪儿今后怎么做人呐”杨氏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但她委屈的对着张云梅哭诉,让张云梅更烦。

  “研儿,研儿,我的研儿呀,你受委屈了”就在杨氏哭得伤心时,屋外面又来了个拉唱俱全的女声。

  “啊…~,研儿,你这是怎么了,谁这么狠心打你的呀”张姨娘也不是好惹的,她也听到下人的禀报,就知道她的研儿要吃亏了,平时她仗着郁睿奇的疼爱,跟张云梅的默认,在郁府里过着如鱼得水的日子。

  今天看到她的研儿被打成了这样子,还要把迫害嫡长姐名声这样的罪名扣在研儿的头上,她绝不容许杨氏她们这样迫害她的研儿。

  研儿也要及笄了,也要议亲的,要是让杨氏坐实了事实,那她的研儿就只能去庙里做姑子了,谁家愿意娶个恶名昭著的女人回去。

  “好了,都别吵了,还不快都拉下去…~”张云梅终于崩溃了,张牙舞爪的在那里怒吼。

  屋子里的丫鬟婆子们这才七手八脚的把郁清雪郁清桃,杨氏,还有张姨娘跟郁清研她们都给拉了出去。

  “呼…~呼…~”张云梅无力的坐在那张看起来很贵重的红木椅上喘着粗气。

  “老夫人,外面还有客人呢,要不就让她们先入席把”樱桃给张云梅抚摸的后背,让她缓缓气。

  “嗯,这事让米妈妈去查,你带人去引那些夫人小姐们入席吧”张云梅想了一下,感觉杨氏还没樱桃懂事。

  看来过几天把樱桃送奇儿的房里去,这样子会帮奇儿理理家事。

  “你也下去吧,让陈嬷嬷带你去你的院子,我累了”张云梅挥手让悠悠下去休息,她要好好捋捋,看今天这事还有什么法子,能让郁府挽回一点儿面子。

  “三小姐,请随老奴来”陈嬷嬷轻脚轻手的走到悠悠跟前,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祖母你休息,清霜告退了”悠悠给张云梅行了个礼,在张云梅的挥手中退出了小客厅。

  秋菊秋葵立刻跟着悠悠的身后,往后院走去。

  她们跟在陈嬷嬷的身后,七歪八拐的走了半柱香的时间,终于绕到了郁府西跨院最后面的一个小院里。

  “三小姐,你进府的时间太仓促,我们就只能收拾出这个小院了,你暂时先住下,等其它的院子收拾出来了,你再搬过去”陈嬷嬷头抬得高高的,斜眼看着悠悠,一副高姿态的样子跟悠悠说话。

  “不用收拾其它的院子了,这儿挺好的,比我老家的院子大多了,替我谢谢祖母,她老人家想得太周到了,秋葵送客”悠悠说完,甩了甩衣袖,看都没看陈嬷嬷一眼,就进屋了里去了。

  “哼”陈嬷嬷见悠悠那吊样,鼻孔朝天一哼,扭了扭她那似磨盘的屁股,转身急匆匆的出了院子,她得去老夫人那里去告状。

  哼,小野种,敢给老娘脸色看,有你好受的,也不瞧瞧她是谁的人。

  小院里,悠悠站在院子中央,看着那高高的院墙,她知道,这院墙外就是一条小巷,直通东大街。

  这明显的就没把她的安全放心上,搁置在这偏僻的地方,要是有贼人进出,那她这个小院肯定是首当其冲的。

  再说了,这府里护卫那么多,也没见这院门外有,还真是让她在这儿自生自灭了。

  死老太婆,你还能不能再坏些,要真是原主来郁府了,那还真要不了几天就得被这些个人渣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小姐,都收拾好了,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我去大厨房提晚饭”秋菊见悠悠站在那里看院墙看了老半天,她就知道小姐这是心里难受,也是,要是她也有这么一群亲人,她还不如没有亲人呢。

  “嗯,去吧,我没事”悠悠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秋葵从院外走了进来,“小姐,守后门的蓝婆子是我们的人,袁崇墨已经住进巷子的对面,小姐你有什么事随时可以安排他了”。

  “嗯”悠悠的沉默寡言让秋葵也开始担心起来了,她不放心的又喊了声“小姐”。

  其实现在的悠悠心里难受着,她知道这是原主的,原主也在为有这样的亲人而难受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