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点天灯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九章 点天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悠悠见桂子这个样子,也多少猜出来了一点点。

  悠悠不看桂子,只在那里悠闲的玩着自己的指甲,然后平地的就给桂子来了个炸雷。

  “你们二掌柜是叫张福吧,我听说他好象跟前面的教司坊里的阿娇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没,没有的事,阿娇才不会做那事,是春风楼里的纯红才是二掌柜的相好”桂子一听到悠悠在说阿娇的坏话,立马就出声辩驳。

  教司坊里的阿娇跟桂子是青梅竹马,后因阿娇家里出了事,阿娇被卖到了扬州这里的教司坊,桂子没办法给阿娇赎身,就在糕点房里做事,这样子陪着阿娇。

  悠悠也是下午才收到的线报,知道桂子不是敌人,这才留了他的小命。

  悠悠听了桂子的话后,唇边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往齐明睿的方向看了看,齐明睿立刻明白,一个闪身就离开了。

  一柱香的时间,齐明睿扛着一个用被子包裹的人进来了,等到了屋子里,就顺手丢在了地上。

  “唔…”被子里传来了一声闷哼。

  从齐明睿离开起,悠悠就没出过声,这会儿悠悠眼神冷冽,浑身散发着杀气的看着地上的那团被子。

  “打开”只是轻轻的说着两个字,就让屋子里的人全都颤抖得厉害。

  这时一个霜字部的人上前把被子打开,里面竟然是两个人,还都没穿衣服,他们两个被紧紧的捆绑在一起,嘴里塞着的好像是裹脚布。

  桂子一眼就看到了那两个人是二掌柜张福,还有他的相好纯红。

  毕竟桂子还是个处男,那有见过这男女裸体的样子,脸上一片潮红,害羞的把头低得更低了。

  悠悠则眼露凶光的看着那两个在地上扭曲的人,“让纯红说话”悠悠冷冷的声音响起。

  秋葵走上前,用脚把纯红的脸踢了一下,就见“哇”的一声,纯红把那裹脚布还连带着几颗后槽牙一起吐了出来。

  “啊…~”这刚飙音量,就嘎吱停下了,纯红头一下子就歪曲了,呈不自然的耷拉在那里,死时还眼睛还睁得大大的。

  桂子这一下子也被吓傻了,张着大大的嘴巴,一脸的惊恐,他看见悠悠快速给了纯红的那一脚,让纯红就那样死翘翘了。

  “唔…~唔…~”张福见纯红死了,也吓得尿了,他瞪大眼睛,看着悠悠,唔唔的在那里挣扎着。

  悠悠蹲下身子,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张福,就是这个人,害了那些糕点师傅。



  当初余师傅学手艺时,想带着张福一起进闲云居,可是在燕京城筛选时,就被筛选掉了。

  进闲云居的人必须发誓,那怕是千刀万剐都不能说出闲云居的位置。

  其实就是进去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进去的,他们在燕京城就得喝迷药,到了闲云居才给解药,所以到现在为止,也只有住在闲云居里的那些人才知道闲云居的位置。

  今天白天悠悠来糕点房时,见到里面只有一个品种时,就知道余师傅出事了,刚开始悠悠还抱着张福是余师傅养大的,不会对余师傅下手的希望,所以在布置任务时,也是说解救。

  谁知道这个张福简直就是个人渣渣,他竟然出卖了余师傅,还杀害了余师傅他们,今天要不把他给点天灯,那她怎么去告慰那些英灵。

  “张福,你听好了”

  张福听到悠悠叫他,一下子也没再挣扎了,躺在那里看着悠悠,满眼都是乞求。

  “我不管你是怎么背叛的,我现在只是想告诉你,有一种刑法叫点天灯”悠悠说到这儿顿了顿,然后起身,走到椅子前坐下,接着介绍起点天灯是怎样的一种刑法。

  “这点天灯呢,就是把活人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直到剩下骨架为止,不过却不能让那人死,要让那人慢慢的痛苦,然后再在他的骨架里点上一盏长明灯,让他永生永世的陪伴那些被他害死的人”悠悠平静的解说着点天灯的用法和用途,可屋里的人都“呕…,呕…”的干呕了起来,胆小一点儿的,直接晕倒了。

  悠悠也不去看那些人,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张福。

  这时的张福也是吓得屎尿长流,那点天灯听着就已经让人毛骨悚然了,要是用在自己身上,那还真生不如死了。

  张福眼睛里只剩下了恐惧,他到此时才是真正的知道大家在开玩笑时,为什么说那个闲云居里的主子叫“活阎王”了。

  “好了,齐明睿,把他跟他的相好一起送去余师傅他们那里,让他们两永生永世的跪在余师傅他们面前赎罪,点上长明灯,好让余师傅他们一路走好”悠悠吩咐完后,就走出了这个让她心痛的地方。

  “哎…~,公子,那我们呢”不怕死的桂子,这会儿又冲动了。

  悠悠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桂子,桂子一见悠悠那黑暗幽深的眼神,活生生的打了个冷颤。

  “你还是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别在外面游荡了,家里的人还盼望你回家团聚呢”悠悠其实对桂子的印象很好,要不然悠悠是不可能还让他活着的。

  “我还没攒够钱给阿娇赎身”桂子是个实诚人,他想到什么,就会说出来。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跟他去,他会帮你把你的阿娇赎身的”悠悠指着桂子身后的一个中年男人,那中年男人双手一拱,“是”。

  悠悠转身,继续往前走,这次她再也没有回过头。

  第二天一早,悠悠刚醒,秋葵就来服侍她。

  “小姐,齐明睿在门外候着了,你要不要见”秋葵把悠悠要穿的衣服拿来,放在床前的椅子上。

  虽然悠悠有五个丫鬟,可悠悠一直都是自己穿衣,她不喜欢别人帮忙打理。

  “嗯,一会儿叫他进来吧”悠悠穿好衣服,洗漱好就坐到桌前,看着桌上的早餐。

  “???”

  “秋葵,你家小姐是不是破产了,怎么又是这小白菜跟白米粥,能不能来点儿肉沫沫”悠悠不满的对秋葵提起申诉。

  “小姐,你昨晚上有点儿发热,今天就吃清淡点儿吧,这样子对你好”秋葵一边整理,一边无奈的解释着。

  “哎…~,好吧,跟着你就只有这汤汤水水的,等回去时,小姐我可能也就跟白骨精差不多了”悠悠认命的开始吃她那难以下咽的早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