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重逢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五章 重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主子,田和传来消息,说郡王府跟他接触,想要他帮忙看看能不能搞到炸昌平候府产业的那种武器,他们想买了运往前线,前线战事吃紧”齐明睿一大早的就收到了京城传来的消息,其实他也纳闷,这么好的武器为什么不买给朝廷。

  “郡王府?”悠悠正在吃早餐,筷子上正夹着一块肉饼,这会儿却定在了空中。

  “他们怎么知道我有那武器?”悠悠歪着头问齐明睿,手里筷子上的肉饼还妥妥的在空中凌乱着。

  “不知道,田和信上没说,要不我再问问?”

  “不用问了,我下午就走,这事我自己去,这儿你善后,完事了就交接一下,去西北找藤先生”悠悠说完就在那块肉饼上狠狠的咬了一大口。

  “嗯…~,还是咱家的秋葵手艺好,这肉饼都做出了牛排的味来了”悠悠砸吧着嘴,边吃边夸奖秋葵的手艺,一点儿都不在乎齐明睿那鄙视的眼光。

  哎呦,这那像个女孩子吃饭的样子,嘴丫子两边全是油,这还不算,那坐姿,一跳腿吊在那里晃悠,还有一条直接踩在椅子上,一点淑女样都没有。

  “嗯???你还有事?”悠悠见齐明睿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吃早餐,就眨巴着眼睛疑惑的问齐明睿。

  “没,没事”齐明睿被问得立刻清醒了过来,谁吃了豹子胆,敢说活阎王的不是,那不是活脱脱的找仇恨,找死呐,齐明睿忙陪着笑脸的退了出去。

  “秋葵,你说这齐明睿是不是这段时间脑子有问题,感觉有时反应快,有时就是个二嘎嘟”悠悠一边吃,一边跟在收拾东西的秋葵聊着齐明睿。

  “是有点儿,不过大事上不怎么迷糊,小姐是不是想让他跟着藤先生?”

  秋葵看出来了,小姐看中齐明睿,想让他跟着藤先生锻炼锻炼,也好接手更大的盘子。

  “有这打算,不过就看他的道行了”悠悠吃完了早餐,就胡乱的擦了几下嘴,起身来到秋葵身边。

  “小姐,你就不能把嘴擦干净点,这那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秋葵见悠悠脸上的油腻,就知道小姐又没用布巾擦嘴,肯定是用她那五爪金龙擦的。

  “什么大家闺秀的,你小姐我还不愿意当呢,喂…,我说小妞,你别又去玉娘那里告状,有一个秋菊告状就够了,你呢,还是闭上嘴巴,大爷我下次上那儿快活还带着你”悠悠又是那副嫖客样,一根手指头挑着秋葵的下巴,对秋葵挤眉弄眼的。

  “啪”秋葵毫不吝啬的啪的一下拍下了悠悠的那只油腻手。

  “不告状也行,你去把你那油嘴用布巾擦干净”秋葵双手一叉腰,一副恶婆婆的嘴脸,怒目的看着悠悠。

  “哎呦喂,你是长大了,翅膀硬了哈,敢对老娘吼了,看我不把你嫁给瘸子,哑巴去,哼”悠悠虽然嘴里怼着秋葵,可行动上还是去桌边拿上布巾擦着嘴。

  秋葵真是无语了,就小姐这样子,她都不敢想今后谁敢娶她。

  “秋葵,给老头儿去个话,让他在京城等我,我这次要跟他干一票大的活,让他那把子老骨头也松弛松驰”

  悠悠也有好久没见到刘老汉了,她想刘老汉了,要不是那个宇文渣男,她还和老头儿在一起干活呢。

  其实在悠悠内心里,比来比去,她感觉还是跟刘老汉一起干活爽快。

  “是”秋葵收拾得差不多了,起身出门去了。

  半月后,在京城景泉酒楼的雅字号房,悠悠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刘老汉。

  “啊…~呵呵呵,小悠儿,哎呦喂…~我的…~小…悠…儿…,小…悠…儿呀”刘老汉从刚开始的哈哈哈大笑到扯着哭腔的抱住刚进门的悠悠,这种重逢激动的场面除了在刘老汉怀里的悠悠,其它的人全都面面相聚的愣怔当场。

  “哎呦…,死老头儿,你是想勒死我是不是?这样子你就可以拿到全部财产了是不?你够心黑的”

  悠悠才不吃刘老汉那套,她不断的在刘老汉怀里挣扎着,可就是挣脱不了。

  刘老汉每次重逢都会用这招来虐待悠悠,他就喜欢看这小妮子炸毛样。

  “死老头,再不放开,你就回你那狗窝去,老娘单干了”悠悠咬牙切齿的怒怼刘老汉。

  “放…,放…~,咋不放,这不是隔久了没见吗,高兴,高兴哈”刘老汉一见悠悠说单干,一下子就放开了,一副狗腿样,屁颠屁颠的跟着悠悠身后转。

  余得水只是听说过刘老汉,也听到过他的丰功伟绩,和那差得不能再差的脾性。

  这会儿见到其人,还见到了外人一般难见到的狗腿样,疑惑的眨巴着眼睛,心里开始怀疑传闻的真实性了。

  “师傅好”

  悠悠身后的五个丫鬟齐齐的给刘老汉行了个礼,她们也好久没见到刘老汉了。

  五个丫头都微笑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这刘师傅也就只有在小姐这儿能吃瘪,其它的人要是敢这么跟他说话,威胁他,那他不追杀到黄泉是不会放手的。

  其中秋霞跟秋葵对刘老汉那可是除了小姐之外看得最重要的人。

  当年要不是刘老汉给出主意,她们哪能跟着小姐过好日子。

  虽然秋葵的爷爷,也就是李秀才在跟着小姐一年后才病逝,可走的时候是微笑的,因为他知道他的孙女有人照顾了,他也可以安心的走了。

  也许是人死了都想找个伴一起走,黄泉路上也不怕黑,秋霞的奶奶也在李秀才走后没几天去逝了,也算是走得安详的。

  “哎呦,丫头们都长高了哈,看着都喜人,你们都长高了,我家的丫头咋还这么点儿高呢,是不是你们伺候的不用心”刘老汉转身,装模作样的在那里训斥,其实悠悠知道,这是拐着弯的埋汰她。

  悠悠瘪着嘴,翘起二郎腿,手里拿着茶杯,眼冒熊熊烈火,死盯着在那里瞎拽的刘老汉。

  她最恨的就是别人说她长不高,这死老头儿就是爱往她心尖尖上插刀子,不恨他恨谁。

  “你高,你咋不跟天一样高呢,这样子上天也不用梯子了”悠悠捏着鼻子,嘟着嘴,翻了个白眼,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