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七十六章 陶埙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六章 陶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呦,这是炸毛了?来,来,来,我给你捋捋”刘老汉不知死活的在那里大笑着。

  他就喜欢看他家的小悠儿炸毛,那嘟嘴,皱眉,翘鼻的傻样,越看越招人喜欢。

  “哎…,停!要捋回你自己的狗窝捋去”悠悠立马划清界限,她就见不得刘老汉那副虐她窃喜的嘴脸。

  “主子,人到了”正在悠悠跟刘老汉互动激烈时,余得水煞风景的给来了一句结束语。

  “到了?谁?”刘老汉还没明白过来。

  “嗯,让田和去见,到时候再引老头子过去”悠悠一谈正事,就一副公事公办样,刚才那小女儿状已烟消云散了。

  “是”余得水领命退了出去。

  “丫头,你不地道,西北西南炸了个满天星,你都没让我老头子去,这次是啥事?不会是你要炸皇宫吧!?”刘老汉感觉这世上没有小悠儿不敢干的事,炸皇宫这事别人不敢,小悠儿就难说了。

  “炸皇宫?你老想多了,我还想好好活着呢,是让你出面去前线送手雷,好让你跟郡王府拉拉关系,也让虞国百姓安居乐业,幸福安康”

  悠悠给了刘老汉一个白眼,炸皇宫?亏他想得出来,哼。

  “送手雷?不会吧!小悠儿,你要知道,这一送出去,到时候再查到你头上,那不就玩完了”

  当初小悠儿设计出手雷时,就说过,这玩意儿威力大,肯定会有人打主意,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是不用手雷的。

  这次是昌平候做得太过了,整个江南淮南都吃了,小悠儿不炸毛才怪。

  “这不才让你去的吗,你的身份有心人早就知晓,你手上有那玩意儿也不奇怪”

  “宇文渣男也该曝曝光了,别在那里一副难遇伯乐样的忧愁,看着都倒胃口”

  “就送五十个手雷去前线,你去教他们使用,反正是江南用剩下的,就当我为民积福,战争早结束早好,我也好去挣钱”

  “省得老跟昌平候那老匹夫抢食,劳命又伤财的”

  悠悠站起身,拍了拍没有一点儿皱褶的衣裙,眨巴了几下眼睛,一脸调皮样的给刘老汉来了个拜拜的手势,一蹦一跳的蹦出了屋子。

  “喂…~,你个死丫头片子,你这是把我这老骨头送去当劳夫呐,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等刘老汉回神想明白时,追出屋子双手叉腰对着楼下的悠悠骂了起来。

  “老头儿,良心不值钱,你就当去体验生活,爽一把撒,哈哈哈,拜拜咯”

  已到一楼的悠悠站在天井抬头咧嘴大笑的回应刘老汉那撕嘴咧牙的骂桑。

  “师傅,小姐还说了,昌平候府的锅你也得背着,这是她送宇文公子的大礼,还说不用谢她”走在最后的秋玲面无表情的对着刘老汉陈述着今早小姐跟她说过的话。



  “我就知道这不是好差事,小悠儿,你给我等着,看我回来不打断你的腿”刘老汉在那里扯着头发,对着空无一人的走道狂骂着。

  而走出景泉酒楼的悠悠,则带着她的那些妖精们去逛京城了。

  秋蝉秋霞那个高兴劲呀,这逛京城可是她俩多年的夙愿,今朝得以实现,兴奋得在东大街上高跳高嚷的,跟俩疯子似的在那里挥舞着。

  悠悠赶紧捂脸,她没法看那俩疯子,拉着秋菊,就当是路人似的从俩疯子身边窜了过去。

  秋葵则在一乐器坊门前停住了脚步,她看到了爷爷曾经最喜欢的八孔陶埙,看着看着就泪流满面了。

  当时为了给她看病,没钱,只能当了跟着爷爷几十年的陶埙,一般的陶埙只有六孔,那八孔陶埙是爷爷家祖传的,很少见,所以当了一两银子。

  就是这一两银子救了她的小命,可是却让爷爷遗憾终身。

  秋葵步履蹒跚的走到柜架前,双手颤抖的把那满是灰尘的八眼陶埙拿了下来。

  在陶埙的底坐上看了又看,摸了又摸,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哇…~,哇…~”秋葵把陶埙紧紧抱在怀里,坐在地上,闭眼大哭,也不管店里的掌柜伙计怎么拉扯,就是不理的抱紧陶埙大哭。

  秋葵的哭声吸引了不少的路人,大家都围在店铺门口看着,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问掌柜的,掌柜的也摇头称不知道,可能是个疯子吧。

  “秋葵,秋葵,你这是咋了”秋霞见秋葵吃亏了,一下子就扑了过去。

  秋霞秋蝉两人是听见是秋葵在哭,就挤进人群,见秋葵坐在地上,店里的伙计掌柜的都在拉扯。

  “你们TMD再不放手,老娘我就废了你们”秋蝉那胸中怒火一下子就爆发了,小姐说过,平时自己人狗咬狗无所谓,但在外面,就得团结一致,痛打敌人,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

  “噗通,噗通,哎呦…~,哎呦…~”

  “你们怎么乱打人呐”掌柜的被秋蝉一个过肩摔,老腰都摔断了,在那里哎呦哎呦的直叫唤。

  伙计让秋霞一个扫堂腿,笔直笔直的躺在了地上,还问秋霞怎么乱打人。

  秋蝉秋霞才没空理他们,扶起秋葵,拍了拍秋葵身上的灰尘就要再去打掌柜和伙计。

  “秋霞”门口传来了悠悠的声音,秋霞立刻停止了动作。

  “不好意思,掌柜的,丫鬟鲁莽了”悠悠用眼神示意秋菊去扶掌柜的起来。

  “小姐,是他们欺负秋葵,这会儿TMD开始装软弱了”秋蝉好像怕她没存在感似的,指着掌柜的鼻子就骂。

  “额…~”悠悠一手捂住额头,心想,素质,素质,唉,今后还是得提高提高妖精们的素质。

  “小姐,你这是咋了?”秋霞见悠悠扶额,还以为小姐那里不舒服。

  秋菊一个白眼刀过去,秋霞立马抖擞了一下,心想,不会是又惹事了吧。

  “小姐,我找到爷爷的陶埙了,小姐,哇…~”秋葵这会儿是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悠悠大哭,那眼泪鼻涕的,把悠悠给哭得满脸尴尬。

  她就知道事情不是表面上那样,因为她知道秋葵的能耐,不是特别的事,一般人很难近她身。

  “知道,知道,你先拿好了,别摔了”悠悠拿出手帕给秋葵擦着眼泪,一边轻声的安慰着。

  “嗯…~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