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当嫁妆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一章 当嫁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明显就是让郁景辕挪位了,气得郁景辕一离开皇宫就倒地不起了,送回家后,躺了一个多月才慢慢的好起来。

  郁府里的人死的死,病的病,街上的人一听是郁府的人,都躲得远远的,好像真的是郁府有瘟疫似的。

  郁清雪,郁清桃,这两个贵女也没有人来送请帖了,那些平时玩得好的贵女们一见郁清桃郁清雪的邀请函,都统一口径“没空”。

  就这样的又过了半月,在郁景辕送了不少的钱财出去后,总算是有了回报了。

  接替他京兆尹位置的那位,可能是当时刚接任,就想搞出点儿成绩,那知反得其所,把京城的城防搞得一塌糊涂,不过这里面有郁景辕和忠心于他那些部下的功劳。

  郁景辕不会放弃京兆尹之职,十年的在任,郁景辕攒集了不少的人脉,岂是一个空降官员能摆布的了的。

  所以郁景辕给那些老部下和一些相牵连的官员送去了一些钱财,让他们别配合那个空降官员,让那官员在京兆尹的位置上坐不安宁。

  到最后,那倒霉的官员只在京兆尹的位置上坐了一个月,就让皇上下放去了西南,做一个巡抚去了。

  后来这京兆尹的位置在昌平候的推荐下,皇上就让郁景辕暂时代理,要是郁景辕还破不了爆炸案,那郁景辕就比上一任京兆尹发配的还远。

  圣旨一下来后,郁府里的人,个个都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抬头挺胸的在大街上逛,走亲朋,邀好友,又恢复了以前大官僚家的生活了。

  “小姐,查出来了,前几天是郁睿奇把你埋在郁家老宅里的那尊青铜鼎给当了,还是死当,得了五千两银子,这才填补了郁府的亏空”秋菊翻着小姐奶奶留下的嫁妆单子复件,在物件的那一栏画了个勾。

  看着单子上那一溜的小勾,秋菊摇头,唉,这么多的东西都是以前小姐祖母在世时就当掉的,虽不是太值钱的,可也当掉了不少,这还是小姐拿回她祖母寄存的嫁妆后按照嫁妆单子点出来的。

  这些个东西都喂郁家人吃了,还养出了那一屋子的白眼狼,都不知道当年小姐的祖母是怎么熬过来的。

  “呦…,那看来郁家又要来找小姐了,上次小姐才告诉他们,他们挖了就拿去当,还真是满屋子的吸血鬼,白眼狼,人渣”秋蝉最恨这郁家里的人。

  她家的小姐多金贵的人,这一家子的人渣,吃小姐的,用小姐的,还欺负小姐,让小姐住这破小院,还心毒的想让小姐给人去做通房。

  呸,现在小姐拦着,没办法,等那天小姐放手了,看她不整死这一大家子的白眼狼。

  “好了,你干活就干活,别多嘴”秋霞拉了秋蝉出去了,她怕秋蝉像秋葵那样,口无遮拦,让小姐难过。

  其实秋霞秋蝉说的也没错,就在悠悠进府没几天,郁景辕就来看悠悠了,别以为是他良心发现,他来是问悠悠老家大宅子里埋东西的地方。

  知道有这一天的到来,悠悠老早就让袁崇墨去了郁家老宅,把一些能看得入眼的东西拿了几件埋在了祖母以前院子里的小厨房碗柜下。

  悠悠刚开始不想说,后来见郁景辕那着急火燎的样,就说只知道碗柜那一处。

  郁景辕得消息后,一刻都没停留,转身走人,看都没看悠悠一眼,凉薄至极。

  第二天郁睿奇就带着人出发,快马加鞭的去了福州老宅,只用了二十天就笑意满盈的回来了。

  拿到东西的郁家人没有一个在高兴之余来看看悠悠,在他们眼里,这些东西都应该是他们的,还嫌弃悠悠想到的地方埋得太少。

  悠悠知道郁睿奇回来后,就又站到了院墙边,喃喃自语。

  “梅子,看清楚了吗,这些人是怎么对你的,你奶奶的东西养出来的白眼狼,他们会榨干你的,然后像现在这样抛弃你”

  他们要是还有那么一点点良知,你也不会生活在这角落里。

  就这样,悠悠又病了一天,到了早晨才退烧,后来只要悠悠在院墙前喃喃自语,秋菊秋葵就做好接受小姐发病的一切措施。

  今天又见小姐站在窗前,看着远处久久不语,秋菊的心就开始七上八下了,站在悠悠身后,紧张的手心都开始出汗了。

  “秋菊,我想家了,想玉娘了”悠悠站在窗前,遥望着远处的天空,无力的跟秋菊说。



  “那咱就回去看看,这儿来几个人顶替一下就好了,正好袁崇墨也回来了,咱们也能安心的回去”其实秋菊也想带悠悠离开这儿。

  自从小姐进了这郁府,就没开心过,虽有时也跟她们打骂玩笑,但秋菊就是感觉得到,那笑容没有像在西北那样笑得直达心底。

  “再等等吧”悠悠语气沉重的说出这四个字,其实她知道,原主在徘徊,想亲人,可亲人的嘴脸却让她心寒,悠悠估计没要多久了,只要有个契机,原主就会彻底的放手了。

  想想也是,原主也挺可怜的,外公家容不下她外婆跟母亲,祖父家容不下祖母跟父亲,她从心底里渴望亲情,是世人所能理解的。

  只不过她对这些人渣期望太高了,他们自私自利,那有多余的亲情给她,吃了她都还来不及呢,亲情真的是原主奢望了,等原主看清了,也就放下了,熬着吧,不过也快了。

  “秋菊,你去跟余得水说,让他把郁府这段时间卖掉祖母的嫁妆用来填补府里的亏空一事传播出去,我看他郁府还有脸面在京城里混不”

  “还有,让袁崇墨把祖母被害的事,写成故事,给茶楼说书的,我要三天之内,京城大街小巷都知道这郁家是怎样的财狼虎豹”

  “是,我这就去”秋菊一见悠悠开始对郁家了下手了,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秋霞,你去陌白绣坊找秋葵,跟她一起去看看郁府产业里的那几间铺子,搞垮它,切断郁府的生活来源,只要不死人,随你们怎么玩”

  秋葵从上次送刘老汉回来后,就被秋菊下放到陌白绣坊去了,不是秋葵事做得不好,是秋菊怕秋葵再出言伤到小姐,秋葵也怕自己再次管不住嘴,最后申请去了陌白绣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