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天花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七章 天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小院里,悠悠刚接到了田狗蛋传来的消息,知道了刚才前院里所发生的事。

  “小姐,袁崇墨传来消息,御史明天要见你”秋菊一边倒茶一边跟在看书的悠悠说着袁崇墨刚传进来的话。

  “嗯”

  悠悠好像是被书吸引着,漫不经心的回了一个字,在旁边收拾床铺的秋霞,翻了个白眼后,摇了摇头,无奈的吐了一个字“唉…”。

  秋霞真的是无语了,小姐这是迷到这本故事烂的不能再烂的话本子里了。

  这本书是昨天秋蝉从袁崇墨那里拿来的,她是在等袁崇墨去景泉酒楼拿饭菜时,无聊看到袁崇墨屋里桌案上放着这本书,就拿来翻翻,后来袁崇墨回来后,秋蝉也就顺手把书拿了回来,说是等无聊时再看看,好打发时间。

  袁崇墨也是在找茶楼说书先生把朱惠珍的事说出去时,从说书先生那里顺来的,也就大方的给了秋蝉。

  谁知道,在放饭菜时被小姐看到了,拿去翻翻,也就翻成了现在这样子,天大事也都不关心了,唉,真真的是玩物丧志。

  秋蝉这个罪魁祸首也让秋菊下放到陌白绣坊去了,秋菊不敢说小姐,就只能拿秋蝉来出气,哼,活该。

  小姐从昨晚到今天除了杨氏那会儿来找茬,停了一会儿,其余时间小姐都在看这本书,秋霞就想不明白了,书里就是一个小姐不顾家里反对,跟一个书生私奔了,然后书生不负众望,考取功名,做了大官也不忘糟糠之妻的事。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 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现金/点币等你拿!

  这么烂的故事,小姐竟然看得津津有味,真是怪事了。

  “小姐,那我今晚要不要行动?”秋葵从院里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水壶,她刚把院里的草药花草浇了水。

  “嗯”

  悠悠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蹦着。

  秋菊和秋霞同时给了秋葵一个无奈的眼神。

  “那我就去了”

  秋葵放下水壶就出门去了,她要去的地方就是东院后罩房,那里有今天被秋蝉秋霞收拾的婆子们,还有那个今晚必须得死的李嬷嬷。

  小姐说了,要杨氏无人可用,那杨氏的那些爪牙今晚就必须得死。

  第二天卯时,郁景辕刚要去上朝,正在吩咐郁桂平,让他去警告郁清霜,说那些古董她一个女儿家不好露面,又怕被人骗,就让大伯帮忙去当的。

  要郁桂平等到辰时末再送郁清霜去衙门,还让他陪郁清霜进去,好让郁清霜在御史面前别乱说话。

  还有大书房后面休息室里的红玉,郁景辕昨晚上答应她了,要抬她做姨娘,让郁桂平给先红玉找个小院子,拨两个丫鬟照顾着,等张云梅回来后再敬茶,到时候按姨娘的配置给办理其它事宜。

  正当郁景辕说得起劲时,就听到后院传来了一声尖叫“啊…~,死人了”

  随后又传出来了几声高叫声,“啊…~”

  “啊…~”

  “啊…~,这儿也有死人”

  一听到有死人,郁景辕心里一惊,一手推开郁桂平,就快步的朝后院走去。

  心想着,这府里别再出什么事了,要是再出事,他就真的跟京兆尹这位置无缘了。

  等郁景辕刚过垂花门,就见到了一个惊魂未定的小丫鬟一边语无伦次的大声叫喊,一边在往前院的方向跑。

  “大惊小怪的乱喊什么?”郁桂平在郁景辕身后出声怒骂着那个小丫鬟。

  “啊…~,老爷,不好了,李嬷嬷死了,万婆子也死了,还有那几个婆子都死了”

  小丫鬟一见是老爷郁景辕,一下子就清醒了不少,可是等她说完这些话后,就腿软的倒地了,随后整个身子开始颤抖了起来,最后就开始抽筋,最后的最后,那小丫鬟张大嘴巴,睁大了眼睛的看着郁景辕,就那么断气死了。

  郁景辕看着地上突然死了的人,整个人都崩溃了,他还真的是头一次见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这样死的。

  郁桂平见小丫鬟就这么死了,那状态就跟之前的瘟疫差不多,只是没七窍流血,心想着不会是上次的那毒空气还在吧。

  “老爷,快回前院吧”他立刻小心翼翼的护着郁景辕退后。

  这时的郁景辕也不矫情了,知道在这儿危险,点了点头后,转身大步的往回走了。

  等退出了垂花门后,郁桂平责令小斯关闭整个后院,只准进不准出。

  到了大书房,郁桂平问郁景辕要不要去找太医来看看。

  郁景辕何尝不想找太医呀,可现在御史正咬着他不放,这节骨眼上,府里又出了命案,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先让府医去瞧瞧再说”

  “哎,我这就去”郁桂平慌忙的奔了出去,找府医去了后院。

  一个时辰后,郁景辕在书房里坐不住的来回转悠着,时不时的往书房外看。

  就在郁景辕快要崩溃时,郁桂平快步的朝大书房跑来了。

  “老爷,老爷”郁桂平的急呼声在门外传来。

  “怎么样了?”郁景辕急切的问着刚进门,气还没喘匀称的郁桂平。

  “老爷,府医说李嬷嬷是天花,其它几个婆子可能是跟李嬷嬷接触过,再又受了伤,所以都死了”

  “老爷,这可咋办呀?”

  郁景辕听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里直嘟囔着,“完了,完了”。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就在郁景辕沮丧时,一个守大门的小斯快步的往大书房跑来。

  “老爷,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还有没有规矩了,成天瞎嚷嚷的”管家郁桂平问都没问就劈头盖脸的骂着那小斯。

  在郁桂平心里还有什么事比府里出了天花传染还大的事。

  “老爷,太医院来人了,他们直接去了后院,大门外还有城防营的人把咱们府给围起来了,只让进,不让出”小斯虽无辜的被骂了,可他还是把事情如实禀报了,不是他胆大没规矩,是这事实在是太大了,不禀报不行呀。

  “你说什么???”此时的郁景辕脑子里真真的是一片空白了,耳朵里嗡嗡作响,片刻后,郁景辕就翻了下白眼,直直的往后倒了下去,头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