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瘟神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一章 瘟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月黑风高夜,正是干坏事的好时候,两道黑影快速的在小巷里躲闪前进着。

  “额?…~”

  站在一个屋顶上的悠悠疑惑的看着那两道黑影,心想,还有谁跟她一样有晚上出来遛弯的癖好,看他们前进的方向,好像是昌平候府的方向。

  嘿嘿…~,有意思,看来今晚有戏看了。

  “小姐…~”

  就在袁崇墨还想说什么时,悠悠打了个禁止的手势,然后打了个前进的手势,不紧不慢的跟随着那两个黑影。

  前面的黑影刚接近昌平候府时,就被昌平候府的护卫发现了,立刻就从黑暗里冲出来了六个护卫,那两个黑衣人稍微疑迟了一下,就被那六个护卫给缠上了,兵刃相见,各自展示着自己的长处。

  远处的悠悠看着在那里打斗得火热的众人,心想,是不是现在的护卫身手都提高了,就这几个护卫的武功,放眼江湖,也没多少人能胜出。

  看来这昌平候府还真是难进哈,想想也是,要是好进,那还不像菜市场一样,谁都能进了,悠悠不去帮忙,反而在那里看起了戏来。

  “小姐?”

  袁崇墨见那两个黑衣人经过几番打斗后,有点儿处于下风了,心里有点儿急,忙轻声问悠悠,见悠悠理都没理他,没办法,他只得闭嘴。

  就在袁崇墨想着照这样下去,不用一刻钟,那两个黑衣人就得去找阎王喝酒了时。

  悠悠突然把手指放进嘴里,然后举起试了试风力,右嘴角一翘,一个坏笑顿时展开,她从怀里拿了一个小布包就往空中使劲的摇了几下。

  “走吧,要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咱们去看看这两位自不量力的大仙是谁去”

  悠悠说完就往前冲了出去,袁崇墨紧随其后,这段时间跟着悠悠后面做事,他慢慢的知道了悠悠的做事风格。

  能用毒解决的,决不用武,能用武力解决的,决不二话,爱恨分明,睚眦必报。

  悠悠跟袁崇墨加入了战斗群后,昌平候府的护卫明显的就处于下风了。

  有个护卫想摸怀里的信号筒发求救信号,被袁崇墨见到,快速的提剑就刺,那护卫为了防护,没能放信号,就这样又打斗在一起了,一盏茶的功夫,护卫们跟那两个黑衣人开始动作慢了起来,看来已经是中毒了。

  悠悠见时候到了,就给袁崇墨使了个眼色,然后一个抓起一个黑衣人就往黑漆漆的巷子里跑了。

  那六个护卫见人跑了,抬腿就追,刚开始还能跑着追几步,谁知道跑着跑着就慢了下来,最后一个个的都倒地不起了。

  等昌平候府里的其它护卫感觉到不对劲,随着打斗的痕迹寻到时,那六个护卫早已去了阎王殿。

  众护卫们在小巷子里见到这场面,心里都有些发毛,要知道这六个人可是昌平候世子从外面用重金聘请回来的江湖勇士,个个武功高强。

  这一下子六个人就都让人给包圆了,还死状恐怖,他们咋不心惊。

  悠悠跟袁崇墨两人把黑衣人扛到了袁崇墨住的小院。

  “噗通”

  “噗通”

  “MD,天天都吃什么了,咋那么重呢”

  悠悠满嘴的牢骚的丢下了肩上扛着的黑衣人,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肩膀,然后蹲下身子,拉下了在地上黑衣人的脸罩。

  “额!…~”

  悠悠一见那人的长相就懵圈了,心想,自己咋这么倒霉,又见到了这个瘟神。

  另一个就不用看了,悠悠心里知道是谁了。

  袁崇墨见悠悠那傻愣样就知道小姐肯定认识此人。

  愣怔一下后,悠悠就从怀里拿出了两颗药丸,示意袁崇墨给黑衣人服下。

  “小姐,你认识他们?”

  “嘿嘿,认识,咋不认识呢,这两人就是瘟神转世,碰上他们算是倒大霉了”

  “袁崇墨,人交给你了,你把他们送远点儿,我不想再见到他们,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我回去了”

  悠悠拍了拍手中的灰尘,然后看都不看那两人,抬腿就走了出去了。

  屋子里留下了一个满脑子问题的袁崇墨,还有两个昏迷的黑衣人。

  “小姐”

  在门口等着的秋菊一见悠悠从后门进来,就快步迎了过去。

  “小姐,那昌平候府咋样?富丽堂皇吗?那瓦片真的是金子做的吗?”

  秋霞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急急的问着悠悠。

  要知道上次去茶楼,那说书先生说王府候府都是金碧辉煌,秋霞不知道啥是金碧辉煌,回来后就问了田狗蛋。

  田狗蛋解释了半天,秋霞都没听明白,不知道是田狗蛋的表达能力有限,还是秋霞的智力有问题,反正鸡同鸭讲了半天,秋霞硬是眨巴着大眼睛,一副傻愣样,不明白呀。

  最后田狗蛋没法子了,就告诉秋霞王府候府就连瓦片都是金子做的,自此后秋霞就认定那些王府候府的瓦片都是金子做的了。

  秋霞在吃晚饭后知道小姐要去昌平候府探路,她就想跟小姐一起去看看京城里候府的样子,可小姐没让她跟去,秋霞只好等小姐回来,再好好的问问小姐得了。

  “什么瓦片金子的?”

  悠悠被秋霞问得懵圈了,抬头往秋菊看去,秋菊耸了耸肩,表示她也不清楚。

  “哎呀,就是有钱人家里的瓦片都是金子做的”

  秋霞一看小姐那懵圈样,就知道自己的话小姐没听明白,急得直跺脚。

  “好了,等小姐进屋洗漱好了,你再来问”

  秋菊没理会秋霞,带着悠悠就进了屋子。

  秋霞也知道自己心急了,不好意思的跟着进去了。

  “什么?”

  “不是金子做的!…~”

  秋霞那高分呗的嗓音又一次从屋子里传了出来,刚进院子要禀报的田狗蛋被这高分呗吓了一大跳。

  “这个死狗蛋,他啥时候学坏了,都知道骗人了,看我不弄死他”

  站在门外的田狗蛋一听屋里的秋霞要弄死他,他一个转身,快速的逃离了小院,往袁崇墨的院子奔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