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特效药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八章 特效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玉娘,你让我听听”

  悠悠在二十一世纪时,在电视里老看到别人把耳朵放到孕妇的肚子上听声音,这会儿她也突发奇想的想听听,感受一下,看看到底是啥感觉。

  “呵呵呵,什么呀,这还太小,那能听得到什么”

  玉娘忙不跌的抓住了悠悠那双在乱翻她衣服的手。

  啊?!?

  哦…~

  悠悠一听一个多月是没办法听的,一下子就蔫吧了。

  “对了,玉娘,你跟先生都两情相悦,这会儿又有了孩子,你为什么不愿意嫁给先生?”

  原本悠悠不想现在就问,可想想这问题总是要解决的,迟问不如早问。

  玉娘一听悠悠的问话,脸一下子就红了,看着眼前那两张期待的小脸,玉娘羞涩的低下了头,沉默不语了。

  悠悠一看这情况,就知道有事,转头就叫秋霞去洗洗,说秋霞像垃圾桶,脏死了,还蹲坐在床上,也不怕把玉娘的床给弄脏了。

  秋霞皱眉委屈的看着悠悠,心想,小姐你比我还脏好不,你要跟玉娘说悄悄话,能不能找个好的理由。

  悠悠一见秋霞那委屈样,就气得直吐血,丫的,这么没眼力劲,没看到玉娘很尴尬,还在那里磨磨唧唧,悠悠给了秋霞一个快闪人的眼神。

  “好了,你就让她待在这儿吧,别为难她了”

  就在秋霞为难走与不走时,玉娘出声给解了她的尴尬处境。

  “其实我…~”

  “我…~”

  玉娘的张口欲言把悠悠和秋霞给急得直挠脚心,可又不能催促玉娘,真真的是活煎呀。

  “玉娘,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只要你还好的就行了”

  “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悠悠见玉娘还在做内心的挣扎,就直接下一剂猛药,要知道,悠悠特了解玉娘,只要玉娘举棋不定时,以退为进就是破解的最佳方式。

  “别,我告诉你还不行吗!”

  果不然,玉娘伸手就抓住了想起身离开的悠悠。

  悠悠在玉娘的心里就是救命草,好不容易等到悠悠回来了,那会不告诉悠悠的呢。

  “好,我不走,你先躺好”

  悠悠扶玉娘躺好,顺道把赖在床上的秋霞给打了下来。

  玉娘看着悠悠跟秋霞的打闹,就想起了石榴巷的生活,那时虽穷,但是很快乐,玉娘在心里感叹时间过得真快。

  “事情是这样的”

  玉娘陷入了那段让她尴尬的回忆里。

  一个多月前的一个午后,天空猛的下起里暴雨,正在屋里缝制衣服的玉娘猛然想起了还晒在外面的棉被。

  她丢下手中的活计就冲出门去收棉被,今天上午,玉娘见太阳大,就想着把悠悠的被子拿出来晒晒,等悠悠啥时候回来,都能盖上蓬松的棉被。

  可这一晒就停不下来,玉娘原本就爱孩子,这会儿反正没事,就把秋菊秋霞她们几个的被子也都拿出来一起晒了。

  谁知道这暴雨来的这么快,一眨眼就下了,玉娘抱起被子就往屋里送,这来回的收了几趟,玉娘也淋湿了,这时已经是秋天了,被凉风一吹,玉娘打了几个喷嚏后就没当回事了。

  到了第二天一早,玉娘起床后,就感觉头晕晕的,到小厨房时,还没跟秦婶说几句话就晕倒了,还好让眼疾手快的秦婶给接住了。

  等秦婶把藤润麒找来给玉娘把脉后,才知道玉娘是发高烧了。

  再后来等藤润麒知道玉娘是为了几床被子被淋雨受凉时,就气得想揍玉娘。

  气归气,疼还是疼,玉娘一病,藤润麒就没日没夜的陪在玉娘的床边,直到第三天早上,玉娘退烧后,他才在众人的劝说下去睡了一会儿。

  可等玉娘醒来后,藤润麒就把玉娘破天盖地的骂了一通,气得玉娘只差没掐死他。

  之后的几天里,玉娘都不想理藤润麒,藤润麒没法子,只好等玉娘气消了再去看她。

  可到了五天时,藤润麒开的药没了,玉娘又不想去求藤润麒,她就去了悠悠的小药房。

  玉娘记得有一次去给在药房的悠悠送吃食时,悠悠刚好研发了一款新药,她当时就好奇的问悠悠那是毒药吗,悠悠笑着说,不是,是治伤风发热的特效药,然后悠悠就把特效药放在那个黄色的小抽屉里。

  玉娘拉开黄色的小抽屉时,就见里面有几颗黑药丸,玉娘知道这药丸,就是悠悠口中的特效药。

  等玉娘说到这儿时,悠悠瞪大了眼睛,她真没想到,自己一时善意的谎言,竟然会铸成大错。

  “你吃了?”

  悠悠心里忐忑,却又不确定的问着。

  玉娘瞪了悠悠一眼,那眼神就是“你说呢”。

  悠悠“嗷”的一声,无比后悔的趴在了床边。

  猛的,悠悠又抬起了头,问玉娘“那你找谁去解的?”

  玉娘羞的低下了头,满脸通红。

  “什么解的?”

  秋霞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懵懵懂懂的问着悠悠跟玉娘,谁知道没人理她!!

  “是先生??”

  悠悠轻声的问着,可玉娘就是低着头不出声,这下子可把悠悠急死了,眨巴了几下眼后,又问

  “不是先生?”

  玉娘还是不说话,这下子悠悠傻愣了,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到底是谁?

  悠悠感觉事态严重,就黑着脸让秋霞出去,秋霞这会儿也感觉气氛不对,没出一声的就离开了,出去时还把门关好,站在外面守着。

  “说吧玉娘,我保证除了我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

  玉娘抬头看了悠悠半天才慢慢的说。

  “我吃了药后,就回屋睡了,可睡着睡着就感觉好热,后来就热得难受了”

  悠悠听到这儿,就知道是药效发作了,那药必须在服下后一刻钟内服解药,不然只能用原始方法解,不解必死无疑。

  “后来呢??”

  悠悠问出了心里最急切想知道的。

  “后来藤润麒不放心我的病来看我,见我在那里热得一直在胸前挠,就感觉不对劲,把脉后就知道我吃的是什么了”

  玉娘羞得往下一滑,把被子盖在了头上,给悠悠来了个被服土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