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二百三十二章 聂长守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三十二章 聂长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悠悠说完后毫不留情的又说了句“送客”。

  然后无视黑衣人的表情,直接打开屋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咳…~,姑娘,五成太多了,咱俩三七开咋样”

  黑衣人见悠悠那牛掰样,想想这次劫财宝要是没悠悠又不行,所以还是退了一步,提出三七开的建议。

  “你三我七”

  悠悠一听三七开,就眉开眼笑自主的分好了自己的成利。

  “额!!!”

  黑衣人无语了,他原本想分给悠悠三成都已是极限了,这下好了,直接变成了七成。

  “唉…~,算了,就按你说的五五分成”

  悠悠一听黑衣人答应了她的条件,立刻就热络的狗腿了起来。

  这可是大金主呀,可是不能得罪的,再说了,能合作的都是朋友不是,嘻嘻嘻。

  悠悠一想到又有钱挣了,高兴的不得了,要知道悠悠可是爱财如命,再说了,她也好久都没干打劫这活了,技术都生疏了,这不来机会了,再不操练一下,都有愧她劫匪的名号了。

  “额?!”

  黑衣人还是不适应悠悠这转换率频繁的变脸,愣怔了一会儿后,就在悠悠热情的招待下,坐到了圆桌旁,小心翼翼的接过了悠悠从榻椅上茶壶里倒出来的一杯茶。

  悠悠见黑衣人接了茶杯,就欢天喜地的出门去了。

  黑衣人见悠悠出去了,感觉怪怪的,就尾随悠悠出了屋子。

  悠悠来到了秋葵的房间,看到秋葵站在屋子里,手里拿着还在给悠悠做的中衣,嘴巴微张,那样子好像是在问谁话似的。

  “我说瞎子,既然咱俩都合作了,你这会儿可以把我丫鬟穴道解开了吧”

  悠悠就像是后脑勺长眼睛似的,对着尾随她的黑衣人说着。

  “好,我这就解开”

  黑衣人一抬手,悠悠就感觉有啥子电流似的东西从脸颊边飞过,瞬间后秋葵就能动弹了。

  “小姐”

  秋葵一得到自由后,就急急的丢下手中的衣物,拉着悠悠左右的查看着,见悠悠没事,这提在嗓子眼的心才慢慢的落下了。

  随后秋葵就把悠悠拉到自己的身后,怒目死盯着对面的黑衣人,而黑衣人也感觉到了秋葵的杀意,不敢怠慢的严阵以待。

  悠悠从秋葵身后走了出来,见秋葵跟黑衣人两个都像是要置对方于死地,摇了摇头。

  “秋葵,带瞎子去给其它人解穴,完事后就来书房”

  悠悠说完后,不理还在搞斗鸡的两人,甩手就离开了。

  两个时辰后,书房里的悠悠跟黑衣人商定好了劫财的路线跟人员后,就各自端了杯茶,找了个舒适的地方坐下,闲聊了起来。

  “瞎子,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悠悠感觉很奇怪,瞎子怎么会知道自己住在这儿。

  “呵呵呵,我也是瞎撞上你的,你前天晚上去昌平候府时,我就在暗处,当知道是你时,我很高兴,就跟随在你身后,自然就知道你住这儿了”

  黑衣人从跟悠悠商量好劫财的事后,心里就好高兴,他从悠悠对劫道的布局到事后琐事的安排都井井有条,就能感觉到悠悠是个冷静,果敢,聪慧,思维细腻的人,跟这样的人一起共事,定会事半功倍。

  “嘻嘻嘻,当初把你从昌平候府里救出来,你不但没谢恩,还跟我玩失踪”

  一说到这事,悠悠心里就不咋爽,她当时也不是一定要这个人跟着她,可这人不仗义,伤刚好,就失踪了。

  “对不起,当时遇上仇敌了,不想连累你,所以才不告而别的”

  “你的仇敌?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悠悠看着眼前的黑衣人,感觉现在要合作了,总得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吧。

  “呵呵呵,小姑娘,到现在才来问我的身份,是不是有点儿晚了,要是我是歹人,你岂不是要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黑衣人微笑的打趣着悠悠,悠悠也不气,她的宗旨就是你敬我一尺我就敬你一丈,如果要害她,那她只要不死,那敌人就得生不如死,她可是个睚眦必报之人。

  “不晚,只要你想说,啥时候都不晚,再说了,我还没做过赔本的买卖”

  悠悠自信满满的回答,从穿越过来她就没怕过谁。

  “小姑娘,我喜欢你这个性,听好了”

  “我祖籍扬州,姓聂,字长守,三岁时随祖父聂泉父亲聂晋一同进京,祖父跟父亲是驻守北疆大将军慕凌手下的先锋,父亲跟慕南将军同袍,我从小就跟慕郡王慕翼一起长大”

  “那年慕老蒋军在北疆去世,我随翼郡王一起去迎慕老蒋军英灵,在回来的途中,也不怎么的,大家就都中毒了”

  “我当时去前面探路了,所以没中毒,等我赶回去时,众人已经中毒已深了,慕南老蒋军见我回来,就把他随身戴着的香囊跟怀里的一副画给了我,让我突围,一定要我把东西送回郡王府,亲手交给怡康公主”

  “可还没等我再问什么,四处就围上来了很多黑衣杀手,我凭着祖传的武功,在翼郡王的掩护下,从密集的杀手中杀出来了一条血路,逃了出来”

  “不过那伙人也够狠,不打算放过我,硬是追了我五天五夜,最后我躲进了一队镖局的镖箱里,才逃出了他们的追捕”

  “那总镖师是个好人,他见我伤得不轻,就建议我跟他回燕京去养伤,我知道回京城的路上肯定有杀手在等着我,深思熟虑后,我随镖师回了燕京”

  “半年后,那伙人还是找到了我,我怕连累镖师一家,所以就提前离开了,在离开前我把香囊跟画轴交给了镖师,让他暂时保管,等我安全后定会去取,还一再叮嘱,一定要我亲自去取,其它人一律别给”

  “就这样,我逃了一年多,最后还是被擒,辗转了几个地方,最后被关在了昌平候府”

  说了半天的聂长守喝了口秋葵送来的热茶,然后再继续说。

  “在你那京郊的庄子里伤刚好,就又让人给盯上了,为了不连累你,我只好连夜逃了,我逃去了燕京,可到了后才知道那个当年我养伤的镖局在我离开一年后就搬家了,隔壁邻居都不知道般去哪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