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二百四十章 处境危险

我的书架

第二百四十章 处境危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悠悠一见吴叔出来了,就热络的跟吴叔打招呼。

  “啊…?你是那个小姑娘?”

  吴叔看着一身粗布短打衫打扮农家小子样的悠悠,惊呼了起来。

  见悠悠点了点头后,竟然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呵呵呵…~,长高了不少呀,都快认不出你了,对了,你这是…~?”

  吴叔指着悠悠身后的三个人比划了一下。

  “哦…,我们回家,这不错过了宿头,记起了这山洞,就来了”

  “吴叔,你呢?”

  “我也是陪我家公子回家,你在这儿等会儿,我去问问我家公子”

  吴叔正要转身进山洞问他主子,看可不可以让这几个姑娘也进去休息一下。

  “不用了吴叔,我们几个就不进去了,在这洞口处升堆火就可以了”

  悠悠一听那个太子在洞里,一下子就表明了立场,她才不想进去跟那个太子同处一洞呢。

  “那…!好吧,有我在,你们也别怕,好好的休息”

  “嗯,谢谢吴叔”

  悠悠一脸无公害的朝吴叔道谢,然后给秋葵使了个眼色。

  “吴叔,这有一壶烈酒,你晚上喝两口,区区寒气”

  悠悠知道西北的冬天很冷,吴叔虽有内功护身,但还是体贴的送了吴叔一小壶酒。

  “呵呵呵,丫头,这可是上好的女儿红呀”

  吴叔接过酒壶后,打开闻了闻,那纯酿的酒香让吴叔很满意,高兴的跟悠悠聊起了天。

  秋葵秋蝉秋霞三人则忙着在附近找干柴,不多会儿就找了一大堆。

  然后秋葵把火升了起来,又在马身上的驼袋子里拿出了鸡和肉块,架在火上就开烤了。

  “小丫头,你叫啥名?家住哪里?”

  吴叔问着跟他一起蹲坐在暗哨位置的悠悠。

  “吴叔,我姓张,叫张玲,就住在明郡城东七十里地的张家坝”

  “嗯,张玲…~!”

  吴叔虽知道这不是眼前小姑娘的真名,但从上次相遇,她就能在无形中下毒,凭这毒术,也不可能是一般人家的孩子。

  既然她不想说真名,那就算了,吴叔也不想惹麻烦,这小丫头能力可不容小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不过,这个女娃娃一看就是个心善的,长年奔波在外,有点儿毒术防身也是好的。

  “小姐,给”

  这时秋葵把烤好的肉串送到悠悠面前。

  “来,吴叔,你吃吃我家独家秘方腌制的肉串,可香呢”

  悠悠热情的把肉串全递给了吴叔,搞得吴叔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悠悠不想吴叔尴尬,就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随着秋葵一起去了火堆旁。

  秋霞见小姐回来了,就隐身去了暗处,虽有吴叔看着,但平时警戒的功课是必不可少的。

  一盏茶后,悠悠看鸡烤得差不多了,就想拿下火堆上的烧鸡,可就在此时,她感觉到火苗在不自然的跳动。

  悠悠一使劲,拿下烧鸡,嗯抛向了在树下打帐篷的秋蝉。

  秋蝉正在打帐篷,突然感觉脑后有劲风传来,顺势往地上一滚,在空隙间见是烧鸡,就接了下来。

  “嘘”

  悠悠把手指放嘴边做了个静声的手势,然后把耳朵贴在地上静听着。

  吴叔也感觉到了危险,慌忙的从暗处冲了出来,直接进了山洞。

  悠悠听了一会儿后,就跟秋葵坐了个撤离的手势。

  秋霞也从暗处奔了出来,快速的收拾东西,扫除痕迹。

  秋蝉收拾好帐篷,牵出马匹,快速的来到了悠悠的身边。

  此时吴叔也带着强子跟太子出来了,看样子他们还没怎么收拾好,就慌忙的要撤离了。

  “吴叔,从右边山口过去,有条狭窄的岩缝,你们顺着岩缝走三百来米,就有一个隐形的山洞,那里可以藏身”

  悠悠好心的给吴叔指了条安身地,吴叔心领的朝悠悠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太子跟强子从右边的小道上离去了。

  “秋霞秋蝉去处理一下,我们立刻动身”

  悠悠指着山洞,要秋霞秋蝉去扫除痕迹,这样能拖延一下时间,到时候有利于脱身。

  而自己则跟秋葵一起用棉布包起了马蹄来。

  等秋蝉秋霞弄好后,悠悠牵着马儿就往山洞后的方向离开了。

  一盏茶的时间,山洞外的大路上传来了震天的马蹄声,大约有两百来匹,全是黑衣人,他们快速的朝前急奔而去。

  又过了一会儿,第二批人马也疾驰到了山洞前,不过他们却停了下来。

  领头的黑衣人朝后挥动了一下手臂,就有五个黑衣人下马朝山洞奔去。

  就在他们要接近山洞时,也不知道怎么了,五人齐齐的倒下了。

  还留在马上的黑衣人见次情景,都立刻警惕了起来,纷纷下马,手持刀剑的往山洞慢慢靠近。

  然后随着领头黑衣人的包抄手势,有二十来人慢慢的散开,往山洞的后面行去。

  不出意外的,往山洞后去的那二十来人在几吸之后,也都直直的倒下,没再起来。

  其余在前面警戒的黑衣人一见这样子,都停住了脚步,看向领头的黑衣人。

  领头的黑衣人也不知道是啥情况,想了想后,从怀里掏出信号弹,朝空中放去。

  “嗖…~”

  一枚黄色的信号弹在黑暗的夜空中绽放,方圆百里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不光是前一批的黑衣人看到了,躲在隐形山洞门口的吴叔也看得明明白白。

  他知道这是齐国摄政王府死士用的信号弹,看来他还是想置太子于死地。

  这次太子出来,就只有府里的管家跟他知道,为什么太子还要被追杀,吴叔不敢去怀疑管家,因为管家是不可能背叛太子的,那到底是谁呢?吴叔陷入了沉思。

  而在离山洞十里地的悠悠四人,正快马加鞭的往闲云居的方向疾驰着。

  悠悠知道那些杀手是奔着齐国太子来的,她不想掺和,只想快点儿回闲云居,好赶上玉娘生孩子。

  只到天亮,此时山洞周围已经密密麻麻的倒了一大片的黑衣人,看样子有百十来人了,每个人都是眼角流着黑血,死在地上。

  没办法,因为他们都是身穿夜行衣,蒙着面,只有眼睛露在外面。

  其它两百来人则在山洞周围站了一大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