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哭诉

我的书架

第二百四十一章 哭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队长,这山洞十步以内都被人下了剧毒,我们没办法进去”

  那个黑衣头领正在头痛时,属下就来禀报了。

  其实头领心里明白,这是被人下套了,太子没追到,还死了那么多手下,这要是无功而返,那主子还不直接斩杀了他。

  但要是不回去,还这样耗下去,死的人会更多,想了想后,他挥手做了个撤退的手势。

  其它黑衣人一见手势,则快速的撤退到马匹前,翻身上马,然后打马扬鞭朝齐国边境疾驰而去。

  直到天完全黑了后,吴叔才小心翼翼的带着太子跟强子离开了那个隐形山洞,朝西南方向奔去。

  又过了三天,悠悠终于回到了闲云居十里外的小田村。

  孙九骑着马在村口等着,远远的就见对面山道上有四骑快马疾驰的朝村里奔来。

  今早,先生收到消息,说小姐回来了,先生算算时间,就命孙九来迎主子了。

  “小…~姐…~”

  等到能看清劳斯莱斯的身影后,孙九兴奋的举手在空中挥舞。

  “小姐,孙九在村口跳舞呢,要不要我去放一下音乐,伴“揍”

  秋霞一见孙九在村口挥舞,那气就不打一处来,兴许是孙九曾经欺压过她,所以这么多年来,她就从没让孙九好过过。

  “嗯,去吧,下手狠点儿”

  悠悠最喜欢看孙九在秋霞手中吃瘪,每次都能看到孙九的丑态。

  孙九一见秋霞快速的朝她奔来,就感觉事态不妙,从兴奋状态直接跳到了一级戒备状态。

  等看清秋霞那獠牙状后,立刻打马转身就跑,可怜他的爱驹那能跟秋霞的宝马比,不出两百米,就让秋霞给撵上了,一顿暴打,直打得孙九哭爹喊娘的。

  也不是孙九不愿还手,他知道一旦还手,那下场就是被五个妖精围攻,不死也得脱层皮,就秋霞一个,打打就算了,反正他皮厚。

  为了让秋霞打得开心,孙九配合的高声呼救,然后催马逃命。

  在孙九呼救,秋霞打骂,和悠悠秋葵秋蝉的吆呼声中,几人快乐的朝闲云居奔去。

  快到闲云居大门时,悠悠老远就看到大门外站着四个人。

  玉娘大着肚子站在那里,藤润麒扶着玉娘,秋菊怀里抱着个暖壶,顺子则站在秋菊身后不停的垫脚朝路上望着。

  等悠悠快奔近时,玉娘扯着哭腔大声的喊着“小悠儿…~”。

  悠悠一听到玉娘的喊声,就热泪盈眶的拉停了劳斯莱斯,跳下马背,朝玉娘急奔而去。

  快近玉娘身边时,悠悠啥也不想的就想像以前一样跳起抱玉娘。

  藤润麒瞬间就挡住了悠悠,他就知道悠悠会来这招,以前玉娘没怀孕还说得过去,现在玉娘都要临盆了,要是让悠悠再来个熊抱,那还得了。

  而被藤润麒硬生生拦下的悠悠一时也愣怔住了,看着肚子翘得老高的玉娘,她傻眼了,心想,这肚子咋那么大?!!

  也不怪会吓傻悠悠,这西北的冬天冷得很,自古都有西北风刮脸之说,可见冷的程度。

  当玉娘知道悠悠要回来了,吵着要去大门口等悠悠。

  藤润麒拗不过,但又怕外面风大,会冷着玉娘,就给玉娘多穿了两件大棉袄。

  再加上玉娘的肚子又偏大,所以看着就大得跟球似的,真真的吓到了悠悠。

  “小姐,小姐…!”

  就在悠悠发愣的看着玉娘肚子时,秋菊一把抱住了她,哭着喊着。

  当初听到秋葵传回的消息,知道悠悠受重伤了,秋菊就哭得死去活来。

  秋菊从小就跟悠悠一起长大,除了悠悠被推下水,撞到头那次外,悠悠就没再受伤过。

  而这次受伤是平叛杀敌时受,刀剑无眼,不心痛死秋菊才怪。

  这不,一见到悠悠,秋菊实在憋不住了,抱住悠悠就扯着长腔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人都回来了,快进去吧,外面冷着呢”

  藤润麒见悠悠无事,也就放心了,拉着玉娘就要往回走,玉娘都快要站一个时辰了,他可心疼着呢。

  悠悠这会儿被秋菊给哭清醒了,见玉娘硬撑着不动,不管藤润麒怎么拉,她就是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悠悠哭。

  悠悠见状,知道自己不发话玉娘是不可能动的,她拍了拍秋菊,示意她别哭了。

  然后拉着秋菊一起扶着玉娘往大门里走去,其它几人则跟在身后一起进了闲云居。

  等悠悠洗漱好,再喝上秦婶煮的热米汤,已是一个时辰后了。

  大伙儿都笑意盈盈的围在厨房桌边,看着悠悠跟秋葵秋蝉秋霞她们几个喝热米汤。

  悠悠硬是喝了整整两大碗才放手,砸吧了几下嘴,就想着要用衣袖擦嘴。

  可一看到桌对面鼓眼的玉娘,悠悠就认怂了,尴尬的假装挥手去打身边的秋蝉,那囧样倒是逗笑了厨房里的众人。

  秋蝉虽被悠悠打了两下,但看到小姐出囧,她就高兴的手舞足蹈。

  秋蝉的神操作又惹得众人大笑了起来,悠悠跟秋蝉更是乐在其中。

  这种欢乐的气氛一直延续到傍晚才在藤润麒的驱赶下结束。

  “好了,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主子赶路也累了,得去休息休息了”

  藤润麒说完后就要扶玉娘回屋,玉娘也许是玩了一天,也有点儿累,就顺从的任藤润麒扶着离开了。

  悠悠看着玉娘跟先生幸福的背影,就打心底里为玉娘高兴。

  一个时辰后,在藤润麒的书房里。

  “主子,你说的是真的吗?”

  藤润麒嘴唇颤抖,心情激动得怕听错了,不确定的问着悠悠。

  见悠悠微笑的对他点头,藤润麒这才相信听到的消息是真的。

  不能怪他不相信,因为他知道那事有多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原本他都没指望在他有生之年能看到,谁知道他家的主子办到了,怎不让他心情激动。

  藤润麒慢慢转身,来到门边,“噗通”一声,朝书房外直直的跪了下去,对着门外的天空大声的哭诉着。

  “父亲,你看到了吗?”

  “咱们藤家总算是盼到了这一天了…~”

  “你老也可以瞑目了”

  “父亲…~,母亲…~,麒儿想你们…~”

  悠悠则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跪在地上的藤先生,心里也酸酸的。

  是呀,诛九族,这样的伤痛有几个人能承受得住,悠悠能理解藤先生此刻的心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