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小院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六十二章 小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初夏的早晨,悠悠坐在院中跟一个带银面具的人下着围棋。

  只见悠悠紧皱眉头,一手摸着下巴,一手拿着一颗玉质黑棋在棋盘上空举棋不定的晃悠着。

  而坐在她对面的人,腰坐得笔直,一脸嫌弃的看着悠悠,是的,这下棋的两人正是悠悠跟慕影寒两人。

  十天前,悠悠把慕影寒跟邱凯宇救下后,就快马加鞭往燕京城赶。

  三天前,悠悠在燕京城里租了间一进的小院,让伤还没怎么好的慕影寒跟邱凯宇养伤。

  虽然在来燕京城的路上,秋葵把两人身上的那些小伤都治疗的差不多了,可两人身上的几处大伤还得静养。

  “你到底落不落子?”

  原本定力十足的慕影寒碰上悠悠下棋,也不咋淡定了,忍不住的开始催促起悠悠来。

  要知道悠悠什么都好,就只有两样东西会让人泪奔。

  一个是下棋,慢得出奇,那速度跟蜗牛爬山有得一拼。

  再一个就是绣花,下棋还能让人忍耐,绣花简直是要命,玉娘每次看悠悠的绣品,都得病几天。

  玉娘就想不明白了,同样是手把手的教悠悠跟丫鬟们一起学绣花,可就只有悠悠的绣品跟蜘蛛网一样让人看不明白是什么。

  悠悠学其它的东西,一学就会,有的甚至还能举一反三,就只有绣花能让人发疯,最后玉娘也放弃了教悠悠,这样她也许还能活的久些。

  “下呀,没看到我在找合适的点下吗!!”

  悠悠在慕影寒的催促下,赌气的把手中黑子下到了棋盘上。

  “你确定要下这儿?要知道落子无悔,你已悔了两棋了,事不过三,这次你可是想好了!”

  慕影寒看着对面那个满眼只有棋盘的少女敦促着。

  “悔棋了咋样,这只是下棋,又不是下命,那么较真干嘛”

  悠悠头都没抬的怼着慕影寒,她最烦这男人磨叽,让一下女人咋了,还真的是要死了。

  “棋品就如人品,你这棋品也太差了”

  原本不喜说话的慕影寒也不知怎么了,就是喜欢找悠悠唠话,没事怼一下悠悠,看着悠悠气鼓鼓的样子,他心里就莫名的高兴。

  “哼…!,嫌我棋品差!那是谁刚才死乞白赖的找我下棋,还敢嫌弃,老娘不下了”

  悠悠一下了就气得蹦得老高,双手插腰,眼睛如铜铃样的盯着慕影寒。

  见慕影寒一副看她不可理喻样,气得她耍赖般的把棋盘上棋子一顿乱划,等棋盘上的棋子都落到了地上后,头一抬,鼻孔朝天一哼,眼都不斜一下慕影寒,双手背后,迈着刘老汉牌的八字步直接走人了。

  “呵呵呵”

  看着如斗鸡般的悠悠,慕影寒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他真的好喜欢逗这个暴脾气女子。

  慕影寒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起,老爱看悠悠,老爱怼她。

  有时候,看她生气时那鼓得像河豚的样子。

  还有悠悠不语时,瞪着天空发呆的傻样。

  或是吃饭时,单脚蹬椅子,埋头扒饭的土匪样…~…~。

  慕影寒就是感觉悠悠跟他认识的那些名门淑女不一样,。

  “人都走了,你还在犯花痴!呵呵呵,要是这样子的你,让萧祁睿和欧阳靖看到了,你说会咋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邱凯宇拐着脚来到了慕影寒的身边。

  “能咋样?”

  一般不咋喜欢接这话题的慕影寒破天荒的反问了邱凯宇,从这点看,慕影寒现在的心情应该是很好。

  “寒,这几天你真的不一样了,是不是怀春了…~呵呵,真的…~!!”

  邱凯宇盯着慕影寒看,虽然慕影寒的脸上照样戴着那个银面具,但邱凯宇肯定慕影寒现在的脸色一定很好。

  说真的,邱凯宇很喜欢慕影寒这有人情味的变化。

  以往慕影寒从未流露过喜悦之色,这几天却时时能感觉得到慕影寒的喜悦。

  “好了,说正事”

  慕影寒出言打断了邱凯宇要打趣他的话头。

  “寒,我联系了一下雷?要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拖住在燕京城的那些黑衣死士,不能放一个回京城”

  邱凯宇一脸严肃的跟慕影寒说着。

  “嗯”

  养伤的这几天,慕影寒也想了很多,他老感觉身后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在暗处看着他,让他有背如芒刺的感觉。

  所以他要以这次的养伤失踪来引出幕后的毒手,看看到底是谁。

  “风那边查得怎样了?”

  “风传话来了,好像梅子姑娘没在江南生活过”

  一听到没在江南生活过,慕影寒皱起了眉头沉思,想当初在桑椹县附近偶遇梅子,是不是那时梅子也是逃亡去那里的?

  从边关回来后,慕影寒就一直在藤润麒身上打转,目的就是想查梅子的出处,看看她到底是加入了什么神秘组织。

  要知道梅子的身上有好几个他从没见过的武器,虽没见到过使用,但慕影寒就是知道那些武器不一般,杀伤力肯定十足。

  慕影寒从藤润麒处知道了藤润麒这些年都是在江南一带滞留,所以就让风去江南查查。

  “让风再查,我估计梅子一定是在江南生活过,要不然这几年昌平候府在江南的产业,不会无故的被人一次次的铲平,要知道没有与之奇虎相当的势力,是无法给昌平候痛击的”

  “寒,你是怀疑那个叫主子的人会在江南?”

  邱凯宇一直都好奇胡峥的主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胡峥眼里,那就是一个神的存在。

  不过也是,对于梁国的挑衅,别人只用了一战,就让一个国家投降,跟神也没差多少了。

  这种实力,不得不让邱凯宇屈服及向往。

  现在还不知道,等风查了再说。

  同一时间,在屋里跟秋葵一起制药的悠悠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秋葵聊着天。

  “小姐,你说这两个赖皮狗什么时候能走呀”

  别怪秋葵骂邱凯宇跟慕影寒两人是赖皮狗,当初救下时,就只是打算给他两治疗一下,然后就如前几次一样离开。

  可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慕影寒就开始高烧起了,接着邱凯宇也不落后的烧了起来,搞得吕郎中嫡传弟子秋葵也慌了脚手。

  好在悠悠难得的一次心软,带着慕影寒跟邱凯宇一路东行,直到了燕京城,慕影寒的情况才好了不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