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游湖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六十五章 游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到了御书房,皇帝才告诉豪儿,说是梁国五公主看上了豪儿,皇帝想知道豪儿的想法”

  怡康公主刚说到这儿,就听到屋外传来了一个气愤的声音。

  “我没同意,因为我有心上人,所以我不想娶那个什么狗屁五公主”

  随着语落,慕骏豪从外面走了进来。

  “唉…~…~”

  一声长长的叹气声从卫娟翎的嘴里吐出。

  慕影寒不解的在慕骏豪和卫娟翎之间转动了几眼。

  “母亲,你别担心,只要我不同意,那个啥狗屁五公主就别痴心妄想的进我郡王府大门”

  慕骏豪一见卫娟翎又叹气了,就心疼的蹲到卫娟翎面前安慰着她。

  直到这时候,慕影寒才听出了一点眉目。

  然后就开始皱眉沉思,屋里的众人见慕影寒不语沉思,也都不出声了。

  良久后,慕影寒抬头看了看怡康公主,见怡康公主那慈祥的脸颊上也有些许的焦急。

  “雷,传话给影七,就说我晚上去御书房”

  “是”

  在门外的雷应诺了一声后,快速的离开了。

  慕影寒起身给怡康公主和卫娟翎行了一礼后。

  “奶奶,母亲,我先洗漱一下,晚上再进宫”

  “嗯,去吧”

  怡康公主也知道慕影寒很累,连日的赶路,不累才怪。

  “你跟我来”

  慕影寒在离开时,对着慕骏豪说了声,慕骏豪知道慕影寒找他必定是要问一些情况的,对着卫娟翎和怡康公主点了点头后,也随着慕影寒离开了。

  紫竹轩,慕骏豪跟慕影寒对坐在书房里。

  “说说你是怎么认识梁国五公主的”

  慕影寒感觉事态有点儿不妙,按理说,一个战败国的公主即便是要联姻,也是不可能嫁给一个亲王的。

  “你走后没两天,我出门去找青竹,在东大街上一匹拉货的马儿突然受惊,挣脱缰绳后,就朝路旁的人群中奔去”

  “当时梁国五公主在昌平候孙女袁蝶的陪同下,正在逛街”

  “马儿不偏不倚的就朝她踏去,紧急关头,我只好出手,掌劈了那匹受惊的马儿”

  “从那以后,梁国五公主就隔三差五的来郡王府找我,美其名是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实际上是要我陪她游玩”

  “刚开始我推脱不了,因为太子口谕让我陪同,后来出了个事,我就再也没去见梁国五公主了”

  说到这里时,慕骏豪把头垂得低低的,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那样子没有一点儿生气,倒跟邱凯宇失恋的样子有点儿相似。

  想到这点,慕影寒一怔,“失恋”,再看看慕骏豪,真的跟邱凯宇的表情很像。

  “你说你有心上人?”

  慕影寒虽不想掺和慕骏豪的情事,但眼下的情况不得不问。

  “是…~,是…~…~嗯…~,是”

  慕骏豪吱吱唔唔的半天都没说出口,也不知道是怕慕影寒还是心虚,硬是唔了半也没说出口。

  慕影寒看着眼前眼神躲闪的慕骏豪,眉头就越皱越紧。

  “很难回答吗?”

  “你要是不说,我怎么去跟皇上谈,又怎么能帮得了你”

  慕影寒看了看快暗下来的天色,催促着慕骏豪。

  “是青竹”

  慕骏豪一听慕影寒能帮他,立刻就说出那个他吱唔了半天的名字。

  “你是真的喜欢她?”

  “你要知道王府是有祖训的”

  慕影寒一脸严肃的问着慕骏豪,因为这娶妻是人一生中的大事,一定要想好了。

  更何况郡王府有祖训,一生只能娶一妻,不允许纳妾,如果妻过四十还无所出,那可以纳一妾,以续香火。

  “嗯,我想好了,即使她的身份如下人口中所说,跟我门不当,户不对,但我就是喜欢她,要娶她为妻”

  慕骏豪说到激动时,嘴角都有些抽搐。

  “奶奶跟母亲都同意吗?”

  慕影寒见慕骏豪意志坚定的要娶青竹,然后又想到了刚才母亲的叹息,结合自己看到的种种,他还是感觉有必要问。

  “祖母跟母亲都喜欢青竹,可她们也知道我的婚事不是她们所能掌控的”

  刚刚还激动的慕骏豪一说到这里,立刻就像是斗败了的公鸡一样蔫巴了。

  慕影寒能体会慕骏豪的无奈,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婚姻都不是自己能主宰的。

  外人看着他们都风光无限,但不知道的是,在皇权的统治下,各种条条框框的约束,让他们这些人也没自由。

  “再说了,我要是不娶青竹,那她这辈子该咋办”

  垂头丧气的慕骏豪双手捂着脸,低声的呢喃起这句话。

  “什么意思?”

  慕影寒听出了慕骏豪这话里有话。

  慕骏豪抬头疑视了半天慕影寒,最终一狠心,道出了让慕影寒震惊的内幕。

  “寒,我刚才跟你说我跟梁国五公主出了点事,后来我就在也没去见她了”

  慕影寒点了点头,他记得刚才慕骏豪说过这事。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五公主李霞差人来说在玉园湖边等我去游湖,可那会儿青竹又被我气跑了”

  “按照本意我是不想去游湖的,我想去找找青竹,我怕她在外面出事”

  “可那来传信的人却是太子府的二管事,他催促着,说太子也要去,没半法,我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到了湖边,上了太子府的花船后,才知道太子让皇帝传进宫里去了”

  “花船上也就只有我跟李霞两人在了,当时我感觉有点儿不妥,可人都上船了,要是临时下船,那不是打太子的脸”

  “没办法,我只好陪五公主李霞游湖了”

  “刚开始还好,五公主李霞抚琴,我在船夹板上喝茶听琴”

  “等船到了湖中心,我就感觉头有点儿晕”

  “刚开始没在意,心想也许是那段时间被青竹气的,所以就继续喝茶听琴”

  “一刻钟后,我越发的头晕了,还伴有身体发热的迹象”

  “直到此时,我才知道自己中招了,看着还在抚琴媚笑的李霞,我使劲的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点”

  “也许是药量太大,时间太也久了,我很快就有点儿迷糊不清了”

  “就在我迷糊的时候,我看到李霞来扶我,说是让我去船舱休息一下”

  “我知道一进船舱我就完了,要知道五公主是来和亲的,要是我跟她有了首尾,那我郡王府的名声就毁在我手中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