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悔恨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六十六章 悔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我不愿进船舱,跟李霞拉扯时,青竹出现了,她一把推开了李霞,拉着我就往湖中跳去”

  “我从不知道青竹会凫水,她托着我,一直游到了岸边”

  “等到了岸边时她才发现我的不对劲,那时我的脸已通红,手还不停的在她身上乱摸”

  “看到我这种样子,再傻的她也知道我是中招了,如果任其发展下去,那只有死路一条”

  “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她把我拉进了芦苇荡,之后发生的事,不用我说你也能猜到了”

  慕骏豪说到这儿,一脸的后悔样,低垂着头,悔恨的想着,要是他当时能警惕感强些,也许就不会发生那件事了。

  还有他一直都喜欢青竹,就算是青竹的祖父没交代让他照顾青竹,他也会照顾青竹一辈子的。

  他想娶青竹为妻,也想把那美好的一刻留到洞房夜,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他想娶青竹都娶不了了。

  看着懊悔不已的慕骏豪,慕影寒对整件事情多少也明了了。

  这摆明了就是一个套,是那些梁国人想用联姻的手段来郡王府探听他们想要的东西。

  慕影寒想到这儿,突然就想到了一件他并没太放在心上的事。

  想当初班师回朝,在出燕京城没几天,三公主李欢就传话来,说是有东西要交还给他。

  慕影寒一听要还他东西,就知道李欢又要拿当初在昆仑墟,三清观里慕影寒不小心看到她换衣时的场景了。

  那时李欢是跟着她师傅妙玉师太来昆仑墟见慕影寒的师傅清澜真人,这妙玉师太是清澜真人的师妹。

  那正是盛夏,慕影寒练完功,满身是汗,就拿起衣服去后山的沁心湖洗澡。

  谁知,等他到时,就见到了李欢正在湖边洗澡,慕影寒顿时就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直直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睁着大眼睛看着李欢。

  而李欢听到慕影寒的倒吸声后,惊恐的从水里站起,转身朝岸边的慕影寒看去。

  当时阳光也透过树林照到李欢身上,让满身的水珠在阳光照耀下,如珍珠般的往下滴,那赛雪的肌肤,如刚出生的婴儿般,粉嫩娇艳,一双如黑葡萄的大眼睛,因睫毛上闪着金光的水珠而显得更加美丽动人。

  此时的李欢真如一枝出水芙蓉,美刹得像山涧精灵,瞬时看呆了慕影寒。

  等李欢看清楚对面是一个带面具的人时,立刻就猜到了慕影寒的身份,因为这三清观里只有一个虞国郡王府的公子带面具。

  “咳咳咳”

  李欢假意的咳了几声,然后掩面往慕影寒走去。

  慕影寒一见美人朝他走来,立刻就清醒了不少,到这时他才感觉自己盯着只穿中衣的李欢看,有失礼仪,随即转身就跑了。

  不过他跑是跑了,慌乱中却不自己的衣服给落下了。

  李欢也不去追他,只是默默的把慕影寒的衣服拿在手中,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那年慕影寒十五岁,李欢十三岁,都是青春期,也是相互吸引探索的年纪。

  这件事后,两人的心态都发生了变化。

  要事没有慕影寒无意间撞破李欢跟慕影寒二师兄约会的事,那也许两人会结为秦晋之好。

  慕影寒一想到自己看到的,就感觉想吐。

  想想当时的二师兄已三十多岁了,也是有妻有室之人。

  他那经得起如精灵般美艳的李欢诱惑,只坚持了几吸,就陷入了李欢的温柔乡。

  也别怪慕影寒能看到那一幕,因为当时李欢在他眼里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好姑娘,慕影寒爱慕。

  因听说李欢喜欢百合花,慕影寒就趁晚上去山里采摘野百合,想送给李欢。

  在回去的路上,经过一个小山堆,听到有人在草丛里说话,好奇心使他蹲下身子,慢慢的靠近,想看看到底是谁。

  谁知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直接把他难得的初次心动,给活生生的抹杀了。

  后来慕影寒再看到李欢时,眼中有的只有厌恶了。

  再后来,就是二师兄背叛师门,去了梁国,当了一名将军。

  还好这次梁国侵犯虞国,二师兄没挂帅,只是在军营里当了一个先锋,跟邱凯宇打了两阵,还都只是打了个平手,再之后就没见他出战了。

  这次李欢跟慕影寒大部队回京,李欢又想拿那件衣服来要挟慕影寒,慕影寒没去,倒是胡峥听到后,跟邱凯宇两人易了容去赴约了。

  后来听邱凯宇说,那李欢在酒里下了合欢散,让胡峥试出来,没喝,还教训了李欢一顿。

  兴许是李欢不好意思再见慕影寒,这才要求换人,让五公主李霞来虞国联姻。

  慕影寒很明显的感觉到,梁国这是盯上郡王府了,说白了,也就是盯上了那个叫手雷的东西。

  要知道,这东西的来处,除了慕影寒跟邱凯宇,就只有会使用这手雷的柳晨跟胡峥他们了,外人都不知道这手雷是从那里来的,一直都是以为只有郡王府才有这秘密武器。

  从梁国五公主给慕骏豪下药的情况来看,梁国人是想让五公主跟慕骏豪有了首尾,这样子梁国就可以拿此事来威胁郡王府。

  他们要的无非就是想五公主嫁进郡王府,然后再深入郡王府,以得到手雷这种秘密武器。

  哼…~,这如意算盘打得还真不错,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让青竹给撞破了,还真得谢谢青竹了。

  “母亲跟奶奶知道这事吗?”

  慕影寒冷声的问慕骏豪。

  “不知道,青竹不让说,还说要是我说出去了,就让我一辈子都见不到她”

  慕骏豪绝望的看向窗外,他真的爱青竹,想保护青竹一辈子,可…~…~。

  “哦…~,那青竹姑娘现在…~?”

  慕影寒看到慕骏豪眼里的绝望,他能体会,因为在十天前,他也是这样绝望的望向窗外。

  “自从有了肌肤之亲后,她就安安静静呆在她自己的小院里,不肯出门,也不让我进去看她”

  “说是等她想清楚了,再来找我谈”

  一说到青竹,慕骏豪的心就更痛了,要知道在那种情况下,一个未婚配的姑娘能舍身救人,得需要有多大的勇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