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主母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主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秋玲,你跟孙九去一趟钱氏布庄,让钱三娘给我们每人赶制一件素服,还有玉娘跟小牛牛的麻衣孝服,明天一早我们就穿上去迎先生”

  “是”

  “是”

  孙九跟秋玲离开后,悠悠就想起身去洗漱一下,刚起身就感觉头晕。

  “小姐,快,快,这粥刚好,不咋烫”

  悠悠头晕刚坐下,秋葵就一路小跑的进来了。

  悠悠一见粥到了,那样子就跟土匪一样,从秋葵手中抢过来,搁在嘴边就“稀呼…~稀呼…~”的喝了起来。

  ”小姐,慢点,还有红烧肉呢,快看,我一快儿端来了”

  就算秋葵嘴说的快,也比不上悠悠喝粥的速度。

  秋葵话落,悠悠手里的粥碗也空了。

  “秋葵,就这么点粥?”

  悠悠眨巴着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意犹未尽添着那比她脸还大的碗,问着无语的秋葵。

  “嗯,小姐,这碗是咱小厨房最大的了,你这一口气可是喝了小半罐的粥好不!!”

  秋葵翻了个白眼,大声的嚷嚷着,前两天她都是炖满罐的粥,可悠悠不吃,都是她跟秋菊吃了,每次都吃撑。

  今天她想想就煮了半罐,谁知道悠悠又想吃了,还嫌弃煮少了,气人。

  “我说秋葵,你家小姐是不是破产了,这粥只给一碗就算了,你瞧瞧这肉”

  悠悠用筷子在小碗里夹了夹,就那么五六坨的红烧肉,让悠悠的筷子赶着满碗跑。

  昨天悠悠虽躺在床上发呆,但秋菊秋葵两人说的话她倒是听得明白。

  这红烧肉是昨晚上做的,要不然悠悠怎么知道有红烧肉。

  ”小姐,你几天没咋吃东西了,不能一下子吃太油腻的,所以我只给你夹了这几颗”

  秋葵也是好心的怕悠悠一下子吃太油腻会肠胃不适的。

  “唉…~,这年月有钱也吃不饱,等那天你小姐我一不高兴了,我就拿你去换酒肉吃,看你还克扣我的伙食不”

  悠悠假装很生气的样子,一坨一坨的把红烧肉往嘴里塞。

  看着那两腮帮子都鼓鼓的小姐,秋葵无语了。

  “小姐你就不能好好的吃,斯文一点儿,唉,玉娘真是白念叨了”

  秋葵边说边端起桌上的两个空碗,头也不回的往小厨房走去,直接无视跟她吹胡子瞪眼的悠悠。

  “小悠儿…~”

  就在悠悠要想骂秋葵时,玉娘的声音从院门口传来。

  “玉娘?!”

  等悠悠看清楚站在门边的玉娘时,吓了一大跳。

  “玉娘?!!,你这是怎么了?”

  “快,快进来,坐下”

  悠悠把靠在门框上喘气的玉娘扶到自己刚坐的椅子上坐下。顺手在玉娘的背后帮玉娘顺顺气。

  秋葵也问声赶了过来,赶紧的帮玉娘倒了杯茶,递给了玉娘。

  玉娘喝了茶后,气也慢慢的顺了。

  “玉娘你到底是怎么了?咋搞成了这样子了?”

  悠悠看着脸颊跟眼框都深凹,满眼的血丝,那还有往日的丰盈和娇嫩。

  “小悠儿,我没事,你咋样?”

  “我?…~很好呀,刚喝了一大碗粥,还吃了几坨红烧肉呢”

  悠悠为了让玉娘放心,还在原地转起了圈。

  不过转了两三圈后,悠悠就停了下来,找了个近身的椅子坐了下去。

  玉娘看出了悠悠的力不从心,但她不想去,说怕悠悠尴尬。

  “好好好,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玉娘见悠悠好像真没事,那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玉娘,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悠悠还是不放心玉娘,就又问起了玉娘。

  “小姐,吕师傅已经给玉娘把过脉了,说是思虑太重,然后这几天又急着你,不怎么吃东西,所以就成这样了”

  玉娘都还没开口,秋葵就巴拉巴拉的像倒豆子似的,全给说明白了。

  “玉娘,你别担心我,我这会儿想明白了,今后一定不会让你再担心了”

  悠悠一听玉娘担心她都吃不下睡不着的,心里就一阵内疚。

  “也不全是担心你才成这样的”

  玉娘拉过悠悠的手,轻轻的拍着,想着那天秋菊跑到她那里,拉着她,哭喊着说小姐又犯病了。

  吓得玉娘拉着秋菊就往悠悠那边跑,

  等看到一言不发,只盯着屋顶发呆的悠悠时,玉娘整个人都软了。

  她从没见过小悠儿那种生无可恋的样子,直到现在她都还心有余悸。

  ”玉娘你是不是担心先生那边…~?

  悠悠关切的问着玉娘,她知道,先生去了京城,玉娘怕先生一去不复返。

  也不怪玉娘有此想法,先生一走就是半年,一直都不敢联系闲云居里的人,就是怕连累到闲云居。

  玉娘这半年来,有事没事就在闲云居大门外看着京城的方向,悠悠都看在眼里,她也心疼玉娘。

  “玉娘别担心,先生明天就到了,要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还不得心疼死”

  悠悠用衣袖抹去了玉娘眼角的泪水,安慰着玉娘。

  “秋葵,去把你烧的红烧肉拿出来,我陪玉娘再吃点”

  “小姐,嘻嘻嘻,是你想吃吧”

  “呵呵呵…~”

  玉娘跟秋葵两人一听悠悠要吃红烧肉,就开怀的笑了起来,谁不知道悠悠是无肉不欢的人,啥时候都惦记着吃肉。

  第二天,悠悠带着众人在燕京城郊跟藤润麒的大部队汇合了。

  当藤润麒看着站在最前面披麻戴孝的玉娘,手中抱着小牛牛时,情绪略显激动,竟然泪流满面,这是他的妻儿,也是他余生的全部。

  “玉娘…~”

  等玉娘跟众人来到藤润麒面前时,藤润麒瞧着憔悴的玉娘,情不自禁的轻呼了声。

  “嗯…~,你回来了…~”

  此时的玉娘也不矫情了,看着藤润麒朝她伸开双臂,抱着小牛牛就扑进了藤润麒的怀里。

  藤润麒则紧紧的抱住了怀里的母子,轻轻的呼唤着玉娘跟小牛牛。

  众人看着藤润麒跟玉娘团聚,都默不出声的流着泪。

  “玉娘来…~”

  藤润麒把玉娘牵到第一辆马车前,打开车门,就见两副棺木并排放在马车里。

  “父亲,母亲,这是你们的儿媳玉娘,还有你们的孙子,藤鸿阑”

  随后玉娘抱着小牛牛跟藤润麒两人跪下,嘭嘭嘭的磕了三个响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