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芥王妃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老陈头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一十一章 老陈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们怎么在这里?”

  慕影寒疑惑的问着,心想,不是说把他们都送回去了,怎么会在这儿等自己。

  “不是你让我们在这里等你!?”

  萧祁睿怒目反问着,他一听慕影寒的话就来气。

  原本以为可以跟着寒哥去昌平候府查探,谁知道,寒哥见色忘义,竟然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迷晕,也不出手相救。

  “快…~,格杀勿论”

  就在慕影寒想辩解时,就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声音。

  转头一看,就见悠悠没命的在前面狂奔,身后跟着三四十个人在追杀。

  此时的悠悠没想太多,她知道现在还不能用药,她还要借身后这些人来吊大鱼,没办法只好拼命的逃。

  娘的,要老娘的命,也不至于出动这么多人,到时候老娘还得费药解决。

  慕影寒一见悠悠被追杀,那杀气就蹭蹭蹭的冒,提剑就冲了出去。

  另外几人见状,也不啰嗦,紧随慕影寒的身后加入了战斗。

  见慕影寒他们到了,悠悠就逃进了一个小巷里,双手撑着膝盖,弯腰喘着粗气。

  等气顺了点后,就往小巷的深处走去。

  在巷子尾的古府后门,秋葵和孙九俩人一身乞丐装的蹲在黑暗处。

  “吱呀”一声,古府的后门从里打开,“嗖嗖嗖…”的窜出来了二十多个蒙面劲装人。

  秋葵一见人出来了,就假装跟孙九吵架,往那些人跑去。

  “找死…~”

  奔在前面的蒙面人一见秋葵,就举起手中的弯刀,要朝秋葵砍去。

  “噗通噗通…~”

  倒地的声音此起彼伏,瞬间,巷子里就只有秋葵跟孙九站着了。

  还立在门边的那个古府仆人,傻愣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此时脑子一片空白。

  “嗖”

  一支袖箭直穿他的脑袋,此时,他的脑袋已经不空白了,多了支见血封喉的毒箭。

  那仆人摇晃了几下,就噗通的倒下了。

  “小姐”

  孙九正要处理尸体,就见悠悠从小巷里走了出来。

  “嗯,处理了吧”

  “秋葵”

  “吹胡哨,让齐明睿他们去跟昌平候府的那些杀手汇合”

  “是”

  秋葵走了,悠悠看着古府那高墙大院,眼露杀气,敢动她的人,哼…~。

  秋葵等孙九处理完那些尸体后,就带着他进了古府。

  一刻钟后,悠悠在前面急奔,孙九紧随其后,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

  他俩从古府离开后,就直接朝洪武门的方向急奔。

  而巷子口,由于慕影寒几人的拦截,战斗逆转,杀手头目见自己这边伤亡过半,就想吹口哨撤离。

  正在此时,右边小巷子里又冲出了二十来个杀手加入战斗。

  这些杀手的加入,让慕影寒几人慢慢的应对起来有些许吃力了。

  齐明睿挤到那杀手头目身边。

  “主子说让我们别耽搁,快脱身,去洪武门”

  “你是??”

  “我们是古府的”

  “好,那撤”

  杀手头目想起离府时,管家老袁说把前面他们追杀的人解决后,就去洪武门接应古泉之。

  现在人没杀成,又让人给缠上了,如果再延误接应古泉之,那回去也只有死路一条了,思量一下后。

  头目把手放在嘴边,吹了一声口哨,众杀手立刻撤退。

  慕影寒见杀手退去,也不恋战,带着邱凯宇他们往悠悠躲避的小巷追去。

  洪武门是皇宫的南门,在南门值守的厢房里,古泉之正在跟值守的几个士卒打着招呼。

  “古大人,这么晚了才回去,你府上的马车今晚好像还没来”

  “没事,我再等会儿,可能有事耽搁了”

  古泉之好像一点儿都不急着回家,见府里的马车还没踪影,就在值守房里喝起了茶。

  “停下,例行检查”

  大门边值守的士卒抬手让几辆拉菜的马车停下。

  “快…路牌和通行令拿出来”

  “是,是,这就拿,这就拿”

  “官爷,今晚走得匆忙,路牌和通行令都忘了拿,我这就差人回去拿”

  “你老先高太贵手,让我们把菜送进去,一会儿等拿来再给你看行不?”

  拉菜的老汉从车上跳下来,跟士卒解释着。

  “没路牌,通行令一律不让进,退回去,等路牌通行令拿来再进”

  “官爷,这都快过时辰了,求你先放行吧”

  老汉从怀里掏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往士卒手里塞。

  士卒很是尽职,把银票退了回去,也不管那老汉怎么求,反正不见路牌通行令,就是不让进。

  “吵吵吵什么?怎么回事?”

  古泉之见外面吵吵嚷嚷,就出来看看。

  “古大人,是给宫里送菜的,忘了拿路牌通行令了”

  士卒回身见是古大人,就拱手行礼的把事情禀明。

  “古大人,古大人,我是老陈头,你府上的菜也是我送的”

  “老陈头,你怎么在这里,宫里的菜不是有专人送的吗”

  古泉之朝老陈头走去,那样子好像跟老陈头挺熟的。

  “这不是侄子接的活,今天他病了,所以要我来帮他送一趟,可能是心急,走时忘了拿路牌通行令了,我已差人回去拿,可眼见这收货的时辰就快过了,我才跟差爷大哥商量,让通融通融”

  “哦,这样呀”

  “你过来”

  古泉之招手让刚才跟老陈头两人说话的那个士卒过去。

  “这人我认识,常给我府里送菜,既然是走时急,忘了拿路牌通行令,那我在这里担保,你先让他们进去,等会儿路牌通行令拿来就没事了”

  士卒见古大人认识,还做保,也就没啥问的了,挥挥手,就让马车进了。

  “等一下”

  就在马车要进门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寒王爷”

  士卒见慕影寒从马车后走来,就上前行礼。

  “这是怎么回事?”

  士卒把来龙去脉重述了一遍,然后看着慕影寒,等候指示。

  “既没路牌,又没通行令,你们还让进,是不是活腻味了”

  慕影寒冷声痛诉着士卒,看都没看在士卒身旁站着的古泉之。

  “把人都抓起来,送断崖审问”

  慕影寒一挥手,就见其身后上来一队士兵,抓住老陈头等人就走。

  “且慢”

  “寒王爷,这老陈头已经差人去拿路牌通行令了,你就通融通融,实在不行,就等拿来再进也行,至于去断崖,我看就不必了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