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怕,有我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高婵转头一看,原来自己方才正跳到一人身上,那人没想到天降横祸被砸趴到地上,练武的本能顺手抓住了高婵的脚踝,此时正面目狰狞的望着她。高婵只觉一颗心砰砰砰似乎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不知黑暗中还有多少人,也不敢声张,用另一只自由的脚不断的踹那人的手。但凭借她的小身板,这种反抗完全徒劳。那人用力往回一拽,高婵便向他身下滑去,慌乱中高婵感觉双手抓住了什么,于是死命的抱住,与那人拉力。

她这种不自量力的行为惹得对方轻笑一声,对方站起来扑倒她身上,手中举起一把钢刀,高婵自觉生还无望,唇边漏出一抹不甘的苦笑,两行清泪无声的留下。随着钢刀的落下,高婵一闭眼,但预期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反而身体被重物重重压下。

高婵疑惑的将眼皮掀起一条缝,缝隙中那人身体压在自己身上,脑袋歪在自己肩膀处,从他肩上望去,一个黑影正弯着腰将一把匕首从他后心拔出。

自己有救了!

高婵欢喜的睁大眼睛,那黑影已一把掀开死尸,问高婵:“你家小……”突然换了惊喜的声音道:“高小姐!”接着附身去扶。

随着黑影弯腰,高婵也看清了来人,只觉刚出狼窝又入虎穴,那双贼溜溜的眼睛可是让她做了好几天噩梦,面前之人正是半年前调戏自己的那个泼皮,若不是他背后大哥连爹爹都要礼让几分,早被爹爹打死了,可这人根本不怕打,反而变本加厉,天天带着几个汉子在门前转悠,只要自己出门便跟在后面调笑,害得她连门都不敢出。没想到今日既然闯进家里来。

见到虎头的高婵,既忘了方才凶险,张口要叫。

虎头一见想也不想的一把捂住了她的嘴,高婵伸手便打,别看高婵较小,这一撒泼,虎头也有点压制不住,情急之下整个人压了上去,低声道:“别叫,我是来救你的。”

高婵又气又恼,又羞又恨,哪里肯听,张开两手耙子一般在虎头脸上又抓又挠,不一会儿,贼眉鼠眼的虎头便鲜血淋漓,仿佛厉鬼一般。

虎头废了半天劲才抓住她的双手按在头顶。

突然夜空中传来一声惨叫,一下惊醒了怒火攻心的高婵,叫声就在头顶响起,高亢而起,戛然而止,高婵听得明白,那是自己的丫鬟,今夜睡在自己床上。这一刻,高婵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只觉呼吸困难,浑身颤抖。

虎头感觉到了高婵的害怕,捂在嘴上的手不敢松开,低下头在她耳边道:“别怕,有我在。”

男人特有的呼吸喷在高婵的面颊,若是往常她一定会将此人砍成七八段,但此刻突然觉的莫名的安定,从小东躲西藏,父兄又再次抛弃她,而楼上有不知为何要杀她的贼人……反而是这个她一直讨厌,躲避的泼皮成了她唯一的依靠。

别怕,有我在!#@$&

只这一句话让她泪流满面,这个世上除了母亲还没有人对她说过这句话。

虎头那双贼眼此时盯着黑暗处,仍低声道:“我松开手,你别喊。”

高婵艰难的点点头。

虎头感觉到她的眼泪,第一次有了疼惜的感觉,不再是游戏,不再是好玩,一种男人的责任感充斥胸膛。他试着松开手,见高婵果然不再叫,也不再挣扎,这才慢慢起身,拉起她的手,冰凉绵软不堪一握,虎头心头一荡,呼吸急促起来,身子又缓缓压上去,只想把她按在怀里狠狠亲一亲。

高婵看到他放着狼光的双目,不仅有些害怕,推了一把道:“现在怎么办?”%&(&

高婵可怜兮兮的语音钻进虎头的耳中,仿佛一把剪刀剪断了弦,拉回理智的虎头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咒骂了一句,才道:“跟我来。”

虎头拉着高婵刚走了几步,便有声音传来,连忙躲在墙根不敢再动。

只听一人道:“这渝台果然是是非地,高老头才走,就有几波人打高家的主意。老子已经杀了五个了。”

有一人道:“这高家也是活该,选哪个宅子不好,非买这座宅子。”

又听得有人下楼来,沉声道:“人都处理了?”

先前一人道:“是,高家留下没多少人,都已经杀了。还有些想趁火打劫的,也被处理了,老四带着人四处查看去了。”

楼中人往外走了几步,突然问道:“牛二呢?”

一人道:“不是和队长来这边杀那高家小姐么?”

对方疑惑的同时,虎头也感觉到不好,那人口中的牛二只怕就是刚才被自己干掉的那个倒霉蛋。耳听那三人已经开始搜索,自己所藏位置并不好,必然会被发现,连忙拉起高婵往外移。

虎头拉着高婵猫着腰走了十几步,眼看就要拐到绣楼后面去,就听一人爆喝:“什么人?”

虎头拉起高婵就跑。

三个凶徒在后面急追。

虎头要往左,寻来时路钻树林,高婵却要往右另辟蹊径。一拉一扯既然摔在一起,虎头大喝:“这边走。”

高婵却道:“母亲还在那边。”

虎头道:“方才那人说你高家已无人生还,只怕令堂已经被害。”

高婵哭喊道:“不看到母亲,我不走。”突然一推虎头:“今日之祸与你无关。”说完转身就跑。

这一番耽搁,凶徒追近几分,虎头从怀里一摸,一把药粉撒出去:“看我绝命毒药!”自己却看也不看去追高婵。

三个凶徒见一团粉末披头撒来,不敢大意,趴地的趴地,闪避的闪避,结果跑在最后的小子不知前面情形,一头撞进粉末中,迎风吃了一嘴,吓得又吐又叫。

另两人不顾同伴是不是被毒死,提刀继续追去。却不知两人走后,又一个身影闪出来一刀结果了落后的凶徒。

高婵绝望之下倒生出几分狠劲,小巧的身子灵猫一般在黑暗之中奔驰。虎头跟在后面急出一头汗。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虎头一个前扑,抱着高婵摔入树丛中,一人迎面从头顶跃过,就听他急急对前来追赶虎头的两人道:“七爷那边有人偷袭,快去。”话音落下时,人已在十米外。

追来的两人相互望一眼,不知是要去支援七爷,还是继续追赶虎头。

两人愣神的功夫,虎头无奈的跟着高婵继续往前奔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