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秦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惨了。

  好端端的满嘴龙牙,就因为吃了一口不该吃的东西,就给硌得稀巴碎!

  世间还有比它更惨的龙吗?

  可更惨的事还在后头。

  只见圆滚滚趁着金色鲤鱼疼晕的功夫,直接蹿上去一口咬住它的尾巴,直接把这条大鱼给拖到了岸上!

  望着圆滚滚倔强却又认真的模样,秦风第一次对这个小家伙刮目相看。

  他走上去想揉揉小家伙的脑袋,小家伙“噌”地一声机警逃掉,不远不近死死盯着秦风,紧张地要命。

  它是真的怕啊。

  一个欺负自己好多好多年的人,突然之间竟然要亲昵地抚摸它的脑袋,你说他是脑袋坏了,还是脑袋坏了,还是脑袋坏了?

  圆滚滚可不觉得眼前的黑袍男子脑袋坏了,所以他突然对自己好,目的只有一个——他想吃了自己!

  想起这个男人切菜颠勺、刷锅熬油时候的恐怖模样,圆滚滚越想越害怕,竟一路狂奔回了山上!

  望着那道扭着一朵小尾巴疯狂逃命的萌萌背影,秦风目瞪口呆。

  滚滚这是……怎么了?

  那只熊发了疯似的跑了,秦风他好一个人去山下抓了只野兔、又猎了头青羊,又采摘了一些野菜菌菇,与那头金色鲤鱼一起背回了山上。

  等他回去时,师妹早已拖着腮坐在灶房外眼巴巴张望着,一看就是饿得等不及了。

  秦风让师妹在外面等着,把金色鲤鱼从竹筐里倒出来,发现这条鱼也是耐死——都出水这么长时间,它竟然还能活蹦乱跳的,也是醉了。

  秦风突然发现这条大鲤鱼的眼中竟然还有眼泪滴落,它没有丝毫怜悯,眼里满是冷漠。

  呵,这会儿知道哭了?刚才在抽滚滚两个“大嘴巴”的时候,不是挺狂的吗?

  想到这里,秦风再不犹豫,熟练把鱼去腮除鳞、开膛破肚。

  结果给这条鱼开膛的时候,秦风意外发现鱼的肚子里竟然有一颗鸡蛋大小的珠子,一闪一闪的,散发着金色耀眼的光芒。

  秦风一愣。

  ——体内都结出了妖丹,还真是条成了精的鲤鱼啊!

  就在这时候,早已饿得等不及的师妹偷偷溜进了灶房。

  秦风看见,把那颗珠子随手扔给陈鱼,笑道道:“师妹,送你个东西。”

  陈鱼接过师兄扔过来的东西,定睛一看竟然是一颗闪烁着金色光芒的珠子,顿时惊喜道:“师兄,这是什么鸭,真好看!”

  “应该是颗珍珠。”秦风处理着手里的鱼,随口道:“你把它磨成粉抹到脸上,会越来越好看哦。”

  “真的嘛?”

  女人就是女人,听说这颗珠子能让自己变美,她赶紧把它贴身藏好。

  嗯……等回到屋里就把它给磨碎了试试。

  有师妹过来打下手,秦风做饭快多了。

  切葱捣蒜。

  生火倒油。

  秦风与师妹配合默契。

  他采纳师妹意见,准备要把这条大鲤鱼做成糖醋鱼。

  嗯,金黄的鱼肉、酸甜可口的汤汁、想想都让人口水直流。

  随着油温渐渐升高,滚油上开始冒出阵阵白烟。

  秦风拿筷子插-进锅里,见筷子周围开始冒泡,知道火候到了。

  他提起早已勾芡好面粉的鱼尾巴,先是拿铁勺舀起热油淋在鱼身上,直到把鱼身烫硬定型,这才顺着铁锅把整条鱼滑进锅里。

  “哗——”

  油锅沸腾。

  秦风把这条鱼里里外外炸了两遍,捞出备用,接着开始熬汁。

  陈醋。

  蔗糖。

  葱姜蒜末。

  秦风火候掌握得刚刚好,用料也是恰到好处,一条糖醋鱼被秦风做的色香味俱全,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香味在山上飘荡着,一直飘上山巅,馋得正在山顶木屋里打瞌睡的秦白也醒了过来。

  他赶紧顺着香味进了灶房。

  见秦风手里端着一条嘎嘣脆糖醋鱼,秦白面色古怪。

  他问秦风道:“刚才为师在屋里闭目养神,做了个奇怪的梦。为师梦见一个身穿金甲的家伙跪在为师面前,说它是济水龙君家的三太子,因为做了错事,被君父封住一身修为,变成一条金色鲤鱼驱逐出宫。那金甲人说他被人抓到了山上,求我救他一命。”

  说到这里,秦白小声嘀咕道:“也是有趣,好端端一龙三太子,不在江河湖海里呆着,求我救它作甚?”

  秦风:(';°;ʚ;°;)

  望着此刻秦风的表情,又瞥了一眼盘子里的糖醋鱼,秦白似乎突然想起什么,脑中一声炸雷。

  他皱起眉头,问秦风道:“你下山抓鱼去了?”

  秦风点头。

  “可曾见到一条金色鲤鱼?”

  秦风点头。

  秦白瞪眼道:“那条鱼该不会被你抓了去吧?”

  秦风点头。

  “鱼呢!?”

  秦风把鱼端到了秦白面前。“老秦,要不你先尝尝?”

  秦白以手加额,咬牙切齿。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知不知道你自己闯了多大祸?!”

  “我知道啊。”秦风淡淡道。

  “你!”秦白被秦风云淡风轻的模样给憋得半死。

  这个小王八羔子,闯了这么大祸,怎么还这么淡定?

  多大的心!

  望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龙三太子,秦白叹了一口气,盯着秦风表情严肃:“你闯了大祸知不知道?”

  秦风面无表情道:“杀都杀了,说这么多作甚?”

  “你!”

  “我什么我?”

  秦风望着盘子里的糖醋鱼,冷冷笑道:“我这个人啊,记仇。这条鱼当着我的面在扇了滚滚两巴掌,我过它两遍油,两清。”

  可怜的圆滚滚这会儿一直都听着师徒二人的对话

  当它听到那条金色鲤鱼是济水龙君家里的三太子时候,已然明白它闯了大祸。

  圆滚滚吓得快哭了。

  它扭着屁股怯怯朝秦风走过去,刚要张嘴求饶,却被秦风弯腰抱进怀里,抚摸着它的小脑袋轻声道:“没事”。

  圆滚滚的眼泪“唰”地一下流出来。

  一旁的陈鱼静静看着这暖心的一幕。

  她发现此刻的师兄是那么光辉伟岸。

  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

  身入生死劫而不迁怒于人。

  这个护短、有担当、外冷心热、又好看的男人呦。

  陈鱼知道,自己这颗心、整个人,这辈子都是他的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