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衣服被改好了,羽落在成衣店里换上了那身衣服。

  掌柜的也帮她把之前的衣服给打包好了。

  “小姐您慢走啊!常来啊!”掌柜的热情的送着羽落。

  去青楼的路上,羽落遇到了一个神算子。

  命格星君曾经告诉过她:“这些神算子也算是他指派的,他们能够通过凡人的生辰八字,面相,手相,看出这人是否有一番好的作为?”

  羽落坐到摊位前:“我想找大师您给我算命。”

  那神算子说道:“那请公子,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

  羽落把叶依梦的生辰八字给了他。

  神算子又看了羽落许久。

  “唉!”神算子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惜了。”

  “您说什么可惜啦?”羽落问道。

  “从公子的生辰八字来看,若公子为女儿家,一定会母仪天下。可公子面相太过贵气,您这生辰八字压不住,面容必毁才能母仪天下,或者说换一个人代替公子。”

  羽落笑了笑:“可是,我是一个男子啊!”

  那神算子又笑了笑:“所以这真是可惜之处,这生辰八字呀!对女子来说便是母仪天下,那可对男子就是平平无奇了。”

  羽落拿出了一锭银子:“算得不错挺准的。“

  现在确确实实是换了一个人代替叶依梦。

  羽落来到青楼,望着这个它。

  “爷,咱们进去玩吧!”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将羽落拉了进去。

  “牡丹,这位公子怎么这么面生。”一个老鸨扭着腰走了过来说道。

  牡丹紧紧的挽着羽落的手臂:“我见这位公子在门口徘徊许久,所以就拉着公子进来坐坐,看着公子这模样应该是远道而来,来我们这坐坐也好。”

  老鸨看着羽落,围着走了一圈。

  羽落心想着:这人不会发现她是个女儿身了吧!

  旁边的牡丹说道:“妈妈你别这样看着公子,别把公子给吓着了。”

  老鸨笑着:“牡丹,你去招待其他客人吧!公子路途遥远,我带公子去楼上休息休息。”

  那牡丹跺了跺脚,娇嗔道:“妈妈,这位公子可是我的客人。”

  “我知道。”那老鸨对她说,“我让你去招待其他的客人怎么不去呢?”

  见老鸨生气了。牡丹也生气地扯着手帕,最后一跺脚又转身离开了。

  “诶……”直觉告诉羽落,这个妈妈对她很危险,她想叫着牡丹,可牡丹压根就不理她了,于是,她对老鸨说道,“这位妈妈,我还是先走了吧!”

  那老鸨连忙拉住了羽落:“公子莫急呀!要是对家见我这待客不好,又该找我茬了,您这连一口茶水都没喝到,您还是跟我上去吧,这光天化日之下我也不可能把你做什么。”

  羽落觉得她说的有道理,点点头,也跟着老鸨走了上去。

  老鸨带她进了一间房间,给她倒了一杯水:“公子您在这坐一会儿,我马上派人来伺候你。”

  “好的,谢谢。”羽落客气的说道。她今日就要看看这青楼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被称为“男人的天堂”。

  她在这房间四处转了转。

  “这服务态度也太差了吧。”羽落小声地抱怨着,“居然让我等了这么久都没有来人。”

  过了一会儿,她竟然听见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声音,瞬间小脸也羞得绯红。

  她终于知道了这青楼究竟是一个什么,月老的书里怎么都不说这里面究竟是干什么的啊!要是早知道是这样的地方,她绝对就不会来了。

  羽落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问一下看一眼九哥和墨子夜都要生气了。

  不行,自己一定要离开这里。

  于是,羽落立刻拿上自己的东西,连忙跑到门口打开门。

  老鸨却带着两个男的在门口。

  羽落讪笑着:“妈妈,您这是干什么?”

  老鸨却反问她:“公子你这么慌张是要去哪里呀?”

  羽落慌张的转了转眼睛:“妈妈,我突然想起有事儿,我先走啦!”

  听到这句话,老鸨脸色突然就变了:“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不是不是。”说着,羽落将身上的钱都给拿出来,“你看这么多够吗?不够我叫人再去取。”

  老鸨缺突然摸上她的脸:“公子这脸好深的光滑,倒是让我羡慕的呀!”

  羽落又扯出一抹笑容:“那妈妈我可以走了吗?”她算是进了黑店了,墨子夜快来救她呀!她应该乖乖的待在九王府的。

  老鸨笑得毛骨悚然的:“公子您莫慌呀!您交了这么多钱得要你好好的享受享受呀!”说着她将羽落手中的钱尽数收去。

  羽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不用不用,真的不用了。”

  老鸨脸色立马就变了,指挥着那两个男人,对他们说道:“把她给我摁住了。”

  这边下了命令,那两个男的也立马将羽落给摁住了。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救命啊!”羽落吓得大叫起来。

  老鸨靠近羽落,将她头上的发冠给取了下来。

  长发及腰。

  老鸨满意的笑了笑:“果然是个美人胚子。太美了,这可让我赚着了,平白无故没有花一分钱,得了一个这么美的姑娘。”

  羽落害怕的缩了缩身子,“大胆,你们可知道我是谁?我可是九王府的王妃。”

  原来这个老鸨从前一开始就知道她是个女的了。月老话本子里的故事全是骗人的,谁说女扮男装认不出的。

  “哈哈哈哈……”老鸨的眼泪都要笑出来了,“笑死我了,我大牙都要笑掉了,这相府的小姐再怎么嚣张跋扈,也都不会跑到这里来,我们这地方,那些千金小姐可看都不看这里,你这说谎都不打草稿。”

  她又向一个人使了一个眼色:“去把她包袱打开,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

  那人抢过羽落身上的包袱,打开一看,那人回答道:“妈妈,是一件女装。”

  “嗯,将她给我关到柴房里去磨一下这性子。”

  “是。”那两个男的回答道,然后将羽落给押到柴房里去了。

  羽落居然乖乖的找了一个草堆坐下。

  “吱——”

  “啊——”她吓得立马跳了起来,一只耗子从旁边跑了出来,她连忙跑过去敲着门,“你们快开门啊,这里有老鼠。”

  可她敲了半天没有人理她,最后她又跑回去坐在那草堆上。

  她要是听了似云的话,乖乖的待在王府里,应该就没什么事了吧!

  到了中午,羽落的肚子也饿了,她连忙跑到门口:“开门啊!都中午了,我肚子饿了要吃饭了。”

  叫了许久,还是没有人理她。

  这些人真是狠心,居然把她一个人丢到这破地方,对自己不理不睬,连一口水都不给。

  过了很久,羽落半梦半醒的躺在地上,听见有人开门,立马就跑了过去。

  就着样,两人相望着。

  墨子夜黑着脸说道:“你说本王应该怎么惩罚你呢?我的王妃?”

  羽落缩了缩脖子。

  墨子夜又吼道:“似云,还不将王妃带走。”

  “是。”似云小跑了过来,拉着羽落的手说道,“王妃咱们走吧!”

  这边,墨子夜也走了。

  直觉告诉羽落,墨子夜很生气。

  墨子夜腿本就长,现在他生气了,走得就更快了。

  “你等等我。”羽落小跑上去,向墨子夜道歉,“对不起,这件事是我不对,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墨子夜没有说话,羽落也乖乖的闭嘴了。

  上了马车,两人也没有说话,羽落也就这样看着墨子夜。

  看着墨子夜这个样子,羽落也不敢碰他,也不敢跟他说话。

  回到星雨阁,一盒糕点就静静地摆在桌上,羽落的肚子很饿,可是现在她也不敢去拿啊!

  墨子夜也就坐在椅子上,羽落也不敢做其他的事,也就站在他旁边。

  许久,羽落说道:“王爷,你别生气了,我向你道歉了,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这话一出口,墨子夜反而起身走了。

  “诶——”羽落看着他的身影连忙追了过去,“我不过就是去了一次那个地方吗?你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

  听到这句话,墨子夜停下脚步,羽落面对突如其来地停下,也来不及停下了,一个前倾,撞到了他的背上。“哎呀!”羽落揉了揉鼻子,“好疼。”

  墨子夜转过头盯着她一眼,然后他又走了。

  以前羽落在一本话本子里见过,一个女主惹男主生气了,女主就是用一个吻把他给哄好的。

  说不定这个方法也对墨子夜管用。

  “墨子夜,你给我站住。”

  这话一出,墨子夜还真得停住了脚步。

  羽落联盟小跑了过去,站在墨子夜面前,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

  墨子夜却突然将她推开:“你一个女儿家怎么这么不知羞耻?”

  羽落说道:“你是我夫君,我吻我夫君有何不可?”羽落看着墨子夜笑着说,“诶!你耳朵怎么红的呀?你该不会是羞红的吧!你在王府这么多女人,你不会碰都没有碰过吧?”

  墨子夜看着羽落,羽落连忙捂住嘴巴说道:“我不说了,这件事是我不对,你就原谅我吧,你别生气了,我被关在那柴房里,连午饭都没吃,现在还饿着呢。”

  “那是你活该。”墨子夜的话虽然是这样说,可他依旧放慢了脚步。

  “你现在去哪儿?”羽落问道。

  墨子夜说道:“练武。”

  “那我可以看看吗?”

  墨子夜没有回答,羽落也就当他默认了。

  过了一会儿他竟然掉头回去了。

  “诶,你不是要练武吗?怎么你又回去啦?”羽落疑惑的问道。

  墨子夜回答道:“你不是还没吃饭吗?你先去吃饭,别饿着了。”她在旁边,墨子夜也不好意思练得武。

  “好。”羽落高兴的说道,“你终于不生气了。”

  “嗯,下一次你要乖乖听话,别到处乱跑了。”

  “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