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雷决张昔炎仙林 > 第121章 当铺恶战(下)

我的书架

第121章 当铺恶战(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风骤起,灰尘散去,当在场中人把目光重新注视到场地中央时,张昔炎双膝跪地,正咬牙手握长剑并用他的右肩死死抵住对方弯刀。

“啊~~~”

“吼~~~”

两人僵持,大呼大疾,双方都在比拼内气。

从场面上看张昔炎明显处于劣势,当雪门弟子看到如此结果顿时轰鸣惊起。月灵更是倒吸一口凉气,噗通的心早已到达了嗓子眼。

“小子你已经输了,雪门中人跪倒在我魂门武者下,可是你们雪门的奇耻大辱,若要再继续下去雪门将名誉扫地。小子,投降吧!”

苍老者的话语,不仅如锋利长剑狠狠的刺到了张昔炎的心窝上,更是如洪钟鼎鸣在他耳边隆隆响起,这让他全身颤抖,不能再听到任何外来声响。

“张昔炎,你给我顶住!”,月灵双手合十,泪眼祈祷。仙沁则是带着她的弟子盘腿而坐静心下来,准备接受这一痛苦时刻。

“昔炎,为父不能守护你一辈子,以后若是遇到困难之处,记住都是你内心不静,静下心来理清思绪,你会找到解决办法的。”,冥冥之中张万山的话语在张昔炎的心中响起,这让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静心下来。

“固本之气,吐故纳新…”张昔炎一边默念绝世心法,一边恢复着体内之气。由于他的内气恢复极快,在他静心的这段时间内,体内之气源源不断的产生,丹田气团又一次开始活跃了起来。

静心有顷,张昔炎并没有听对方所言投降,而是忘我的在恢复体内之气。魁梧血袍者看到对方还没有溃败之意,便加大了体内之气,右手结出新气团大力挥便狠狠的按了下去。

“叮!”长剑断裂,锋利的弯刀“嗤!”的一声没入了张昔炎的右肩肉里。

张昔炎吃疼,面目狰狞,而他体内的护体之气彻底被疼痛激发,“啊!”的一声厉叫,此时双眼大瞪,满是鲜血的手抓住了对方的刀柄,便利用刚刚聚起之气,慢慢的站了起来。

如此一幕让在场之人无不惊叹,声音苍老者更是鼓掌大赞,大声叫好。

“嘭!”,张昔炎飞起,魁梧血袍者看到对方站起,心中已是大惊,为了打败对方,血袍者荡出最后内气重重的打到了张昔炎的身上。

一声哀嚎张昔炎摔倒在地,此时口吐鲜血,两眼发白,快要昏聩过去。

“张昔炎!你为何要这么傻!”,月灵奔来,抱住他的头不禁失声痛哭。

“哈哈”,声音苍老者看到地上师徒二人都是不省人事,便走上前去拍拍魁梧血袍者的后背,道:“今日立此大功,回去重重有赏!”

“谢,师叔!”

“好了,时候不早,我们还要抓紧出发,把他们带走吧。”

话音刚落,这时当铺上空,突然出现一个声音:“谁敢带走她们!”,声音干脆,却是威严异常。

“师父!”仙沁两眼放光,心中可谓大喜。当她看到黑色的夜空中飘落一人时,便俯身下来,开始恭敬磕头。雪门弟子看后,立马跪拜,大呼“祖师爷!”

来人正是雪门掌门,当她飘身而下落在战斗现场时,轻若无声,蓝气铺开,强大的气场让血袍者们都不禁往后退了一退。

“哒哒”几声,雪门掌门身后的弟子随后全部赶到,齐齐的站在了血袍者的面前。

“师父!师父!徒儿有愧!雪天阁没守住,死伤多人,包括五师妹师徒二人更是身受重伤,师父我对不住你老人家啊!”,仙沁泪眼横流,跪倒在了雪门掌门脚下,捶胸捣鼓。

“老二快起,你受伤了!”,雪门掌门扶起仙沁,随手抹了一下她的手脉后道:“仙林,给你师姐服点雪玉丹。”

“是师父!”,话罢,仙林扶过仙沁,给她服用了雪玉丹。

“原来是雪门掌门,好大的气场!”,声音苍老者上前一躬,极有礼貌。

雪门掌门不理,只是环顾四周,当她看到月灵满脸泪花正抱着张昔炎过来时,只见她眼眶一红,眉头紧紧皱起,轻轻用手抚摸了张昔炎的脸,道:“是他们伤了小炎?”

月灵大哭,狠狠望向对方:“就是他们,他们想置小炎与死地,还想让小炎辱没雪门。小炎不从,与他们死战到底,才身受如此重伤。”

雪门掌门边听,边是胸口不断起伏,当月灵话音刚落时,雪门掌门已是聚气于身,道:“今日你们一个也别想走。徒儿们,结阵迎敌。”

话音刚落,雪门几位高徒得令,“唰唰!”拔出手中佩剑,瞬间结出结阵,严阵以待。她们蓝色的内气一时骤起,竟让原本昏黄的当铺后院,变得湛蓝。

血袍者感受到了对方强大气场,不再犹豫,马上全体聚气于身,结出刀阵。

大战一触即发,雪门掌门心想自己的外孙受此重伤已是怒火中烧,一声疾呼下,剑阵先动,两方人马大战在了一起。

团体作战与单打独斗不同,再强的个人在阵列之下都会很快败下阵来。雪门掌门带头领阵,对方声音苍老者也是挥刀领阵,两人剑刀相交立刻凝在了一起开始比拼内气,而他们身后的剑阵与刀阵却是相互缠斗,杀到了一起。

由于协同作战每一人内气与招法都对阵法至关重要,血袍者人数众多且以逸待劳,但他们皇级以上者却没有几人。而反观雪门这边,虽只有六七人但他们个个内气都在皇级左右,在结阵杀敌时,攻守平衡,此时杀的刀阵节节败退。

“师叔,我们快顶不住了。”魁梧血袍者大声呼喊,因为经过两场较量,他的体力明显不支,全身已是出现颤抖迹象。

“不…不管如何,死也要给我顶住!用内气来迫使她们犯错。”,声音苍老者声音颤抖,此时他也在苦苦支撑,雪门掌门强大的内气已是让他的刀背抵住了自己的胸口。

话音落点,刀阵内的血袍者得令,个个驱动全身之力,孤注一掷,去不内气都压了上去。剑阵中的雪门弟子并不惊慌,驱气而上,与他们边比剑式,边比内气。

两色气团旋转开来,带气的长剑和带气的弯刀不断的碰撞在一起,而且越转越快。

如此恶斗持续一段时间,突然在刀阵处“嘭!”的一声飞出一人来,不是别人正是那位魁梧血袍者,此时刚好轮到他比拼内气。

一人落阵,全阵皆输。在湛蓝气团继续旋转时,血袍者不断有人从刀阵中被内气荡飞出来。

“噗!噗!”几声,飞出的血袍者全部瘫倒在地口吐鲜血。刀阵落败,领阵的声音苍老者却在继续痛苦支撑,当得知己方之人全部落败后,此时他的心思已无法平静,在对方强大的内气逼迫下,霍然间胸中有物上涌,张口而出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嘭!”,最后一位血袍者也被荡飞高起,在雪门掌门帝级内气的荡飞下,血袍者已是满脸惊骇,两眼发白,口中的鲜血也不受他的控制喷出一地来。待他重重摔倒在地,宣告战斗结束,这一战雪门完胜。

战斗之人还剑入鞘,雪门掌门已无暇顾及其他马上转身来到了张昔炎面前,看着满身是血的外孙儿,老泪纵横,眉头紧锁着摸了摸他的心脉,发现外孙儿虽吐血较多,但其五脏六腑并未损伤,而且丹田之气又在慢慢聚起。这让她心石落下,放心下来。

“师父,他没事吧。”,月灵泪眼婆娑,心中骇然。

“无事,去你师姐那里拿点雪玉丹来,给他服下。”

“是师父。”,月灵依言去找仙林。

在火光下,雪门掌门直直的望着张昔炎,此时的她没有了掌门威严,只是一位外祖母眼神温柔着看着自己的外孙儿,她心疼,她心痛,自己的外孙儿才如此年少却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这次又是身受重伤。她自责,她忏愧,这么多年为何不去找他?为何放任他在外漂泊。情绪激动的雪门掌门,慢慢的抱起张昔炎的头部,把她埋入自己的臂弯里,深深地痛哭了起来。

“呜呜…”的痛哭声让在场的弟子们惊讶不已,这可能是她们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师父自己的祖师爷如此失态,但月灵拿着雪玉丹准备走过去时,仙林拉住了她,这让她顿时反应过来,因为聂老以前跟她提过,师父可能与张昔炎有种亲密的关系,今日一看极有可能。

痛哭片刻,雪门掌门心中已知如此不好,便止住泪水,叫过月灵好好服侍张昔炎,自己则是站了起来,去看仙霞和仙沁。

“师父,现在东方既白,我们是不是抓紧时间离开这间当铺了?”,仙沁的提醒,雪门掌门抬头东望,点点头道:“要马上离开这里了。仙林抓紧时间把受伤的弟子包扎一下,我们即刻出发雪天阁。”

“师父要去雪天阁吗?”,仙沁大惊,马上跪俯下来,道:“师父,还是先去雪门吧,雪天阁已全部被毁,我怕你去了会…”

“无妨,我能受得住。”

“但我还有个疑虑,我怕雪天阁上还有血袍者。”

此话一出,这让雪门掌门顿时一惊,思忖有顷后,道:“不好,老三她们现在应该快到雪天阁了。若是中了他们埋伏可不好,你们是如何别抓过来的?”

“我也不知,只是与他们打斗过后,被他们迷晕了,醒来后便在这个当铺地下了。”

话音刚落,雪门掌门顿时脸色凝重,马上道:“仙林,你与几位师妹护送两位师姐,还有这些弟子们去雪天阁。为师先走一步,我们在雪天阁再会面。”

话说之际,雪门掌门已是全身聚满内气,“嗖”一声,便消失在众人面前,看着蓝色之光往雪天阁方向飞奔而去,仙林催促众人即刻出发,离开了当铺。

就当雪门弟子全部离开当铺时,这时在当铺后院的角落里有双眼睛正盯着她们,待她们走后,此人立马顿起,一溜烟的便离开了当铺往西北方向飞奔而去。

雪天阁上,仙馨正带着几位师妹正好来到了雪天阁门口处空地上。

看着面前一片漆黑,一人拿过火把看了看旁边的石火灯便道:“师姐,这两旁的石火怎不见了?”

“我已看到,反常必定有情况,待会进入雪天阁时大家千万要小心。”

“是师姐。”,其她几人同声唤起。

“师姐是否等天亮后再进去?”

“不可,我们必须马上进去,师父他们还在笑林镇等我们消息,若是雪天阁没有情况,我们还需立马前去笑林镇。所以,我们这就进去。”

话罢,仙馨拿出雪天阁机关大门的钥匙便放在了凹槽内,用力一转,大门“哗!”的一声,骤然打开。

看着前方大道一片漆黑,仙馨拿过火把,带头一步便进入了雪天阁。

雪天阁正对机关大门是一条二丈大道,大道两旁都是藏书之阁,书籍材质易燃,所以藏书之阁都是用厚重石头堆砌而成,随着二丈大道往前,大道尽头便是雪天阁大厅,大厅内设有出书机关,有缘之人在经过藏书之阁时,灵性的药典书籍便会根据来人的情况认定对方是否是自己的主人,待到此人走到大厅后,灵性的书籍便会从出书机关内自行滑出,如此这位求书人便可把这本药典书籍拿走。由于雪天阁专存药典,所以上门求书的炼药师不在少数,络绎不绝,雪天阁便成了炼药师们梦寐以求必经的地方。后来雪天阁每日上山来求书人实在太多,雪门掌门便规定上门之人必须有江湖正派人士开具的极具天赋的炼药奇才方能上山求书,如此一来上山之人少了,但是不轨之心的人却是在山脚下多了起来。

此时仙馨带着几位师妹穿过二丈大道,两旁的藏书之阁全部被毁,里面的药典书籍也早已不翼而飞,几人来到了大厅之内,还未等他们把厅内的油灯点完,霍然间厅内出现一股浓烟,浓烟过后,方才进来几人早已全部昏迷,躺倒在地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