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古仙翩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原来不知不觉间,那小岛已飘到了雪魔山上空。

只见李流风一袭月白的袍子,手持长剑,正和两个狡诡的雪妖斗着,他身姿矫捷,长剑灵活,但双手不敌四拳、更不敌身影飘忽的雪妖,明明长剑刺中它了,它却忽地失了踪影,忽地闪到了李流风的后面,忽地给了一记雪拳头给李流风。打了一阵,李流风便被两只雪妖一人一雪拳给扔出了雪魔山,扑腾腾翻了几个跟头才停下。但他歇了几口气,又往雪魔山里闯,不休不止。

“流风……”李潇潇清泪滴了下来。

“李将军……”杨雁过再也按捺不住了,猛捶身下的空气,却像捶在铁壁上,她不知痛,又猛地站起,果然耳边呼啸而至拳风,她伸手去挡,再挡,又再挡,但无形的拳风似乎比雪妖更厉害,啪啦啪啦,她才挡了三挡,便又被打得往下扑。

这次是扑,往下扑!

“啊……”她看着眼前绝色、但又惊又怒的小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吧嗒”一声,她发现自己扑在了哥舒小美身上,她凌乱无措的手压在哥舒小美的胸上,而她早已吓白的双唇,则重重地亲上了哥舒小美的双唇!是的,她亲上了哥舒小美!那个口里嚷嚷只许她三哥哥舒铜吃她豆腐的哥舒小美!那个脾气火爆、极度恨娘娘腔的哥舒小美!那个极度讨厌她杨雁过的哥舒小美!那个以为杨雁过是个娘娘腔男子的哥舒小美!那个此时目眦欲裂、伸出了手要把杨雁过掐死也不后快的哥舒小美!

“杨雁过,你敢亲我,我杀了你,我杀了你!”哥舒小美面目狰狞,死死地掐住杨雁过的脖子。

杨雁过自觉理亏,不敢去攻,只能死守,但哥舒小美发起狠来力气也忒大了,杨雁过被她掐得几乎晕眩,手上便使不上力去掰开她的手。

幸好一边的好看男子爬上来抱住了哥舒小美,并不停地劝解着:“小美,小美,放手,你会掐死他的,他可是你三哥的救命恩人,小美……”他帮着去掰开哥舒小美的手。

哥舒小美哪里解气,口里吼道:“我不管,我早就看这娘娘腔不顺眼了,在这么下去,说不定三哥都变成断袖了,而且他现在敢吃我豆腐,我掐死他我掐死他!”

杨雁过刚从她的魔爪里喘得了两口气,还不曾缓过气来,又被她死力掐住,最主要的是,刚才她说的都是什么话,什么叫做因为她,哥舒铜要变成断袖了,气死个人了!

杨雁过想到这里便手上用力,往哥舒小美小臂处点去,那哥舒小美顿时手上一麻,吃痛地放了手。她心里忿忿,翻个身滚到哥舒小美身前,拿起她的右手放进自己的衣服里,然后恨恨地看着她,就像她恨恨地看着哥舒铜。

哥舒小美本来抓拉着毫不安分,甫一碰到她的胸部,顿时双眼睁大、嘴巴大开,惊得眼珠子和口水似乎都要掉下来了。

“你是女人!”却不抽出手,还左右捏了一下。

杨雁过脸上微烧,有点愤怒有点尴尬,猛地扔开她的手:“所以刚才我并没有吃到你的豆腐,以前也是你三哥吃我的豆腐,而且如果他真的变成断袖,也决然不关我的事,哼!”

“我没想到,你竟是女人……”哥舒小美还不可置信。

后面的男子呆过以后,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那边的李潇潇也从对李流风无比的关心中,抽空抬起头往杨雁过看过去,脸现惊疑之外,心里又有一点恍然大悟,因为杨雁过长得实在是太娇小了、太白皙、太细皮嫩肉了。

杨雁过这时已经完全地尴尬起来,清了一下嗓子,微微地解释道:“我本来是逍遥观元道天尊的弟子,因为大李征兵,而我家里只有父母和我,我担心父亲年纪大了,于是才扮成男子,替父从军来了,”支吾了一番,侧头朝李潇潇看过去,“潇潇公主,雁过这欺上之罪……”

“你说你是逍遥观的弟子?那你不就是仙人?你的法术一定很高,你快点帮帮流风,只要流风没事,本公主免你所有的罪!”

杨雁过脸现窘迫之色,她知道自己之前在威凌殿把“逍遥观里个个都是仙人”的牛皮吹太大了,又见到李流风被雪妖打得趴下了又爬起,心里急得火燎燎,但也只能诚实道:“我不是仙人,逍遥观里虽然个个学法术,但并非都是仙人,而且,”此处她又把元道天尊骂了九百次,“我被师父封了脉门,法力都使不出。”又再微微解释了一下法力不可用于战事、伤害无辜的规则,又道:“但我还有一些法力珠,现在首要是逃出这里,”又打量了一下这间房子,愤懑道:“真不知道是哪个无聊的仙玩的把戏……”

“他说他是陶瓮,从东而来,向西而去,路上遇到有缘的,便网罗起来收为弟子,让他们跟着他看尽这天下风光。”是哥舒小美旁边的好看男子,他说完又突然想起什么,“哦,我是安吉,我和小美本来是到狼城找安斯密比武的,但在进城之前就被这小岛上的人抓了来,没想到遇到了你,和大李公主,我听铜兄说起过你,感谢你救他一命。”哥舒小美放不下架子地用手肘撞了一撞他。

“哦,原来是安吉兄,我也听铜兄说起过你。”她笑笑,想到他就是哥舒铜说起过的、那哥舒小美爱着的打铁汉,一个打铁的汉子长得也忒好看了。

“陶瓮?我倒是没有听过,不过逍遥观,他应该听过吧!”杨雁过略一沉吟,便突然大叫起来:“陶瓮,你出来,我有话对你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大名鼎鼎的逍遥观的弟子,元道天尊便是我的师父,你最好现在放了我们,我就既往不咎,否则等到我师父来了,后果就由不得你来选择了!”逍遥观作为天下道法界的领头羊,那什么陶瓮不管是仙是妖,法力高或低,都应该给个薄面吧!

果然搬出了逍遥观的名头,那陶瓮就现了身,他闲逸的笑声首先传了过来,须臾便见房顶悬浮着一仙逸超脱的老人,须发眉尽白,穿一身棕黄色的袍子,手上执着一片如扇般的红叶子悠然地扇着,他身子朝下,和几人成平行线,微笑着扫过他们,最后眼光停在杨雁过身上。

“小娃子,你刚才说你师父是逍遥观的观长?”

“是的,尊师正是元道天尊。”杨雁过心里飘飘然地暗道:“虽然你看起来也很仙风道骨、年纪比师父大、法力也不错的样子,但我师父那可是元道天尊,是逍遥观的观长,你终于还是怕了吧!”

“唔,我只见过五百年前的清天尊,那时我路过逍遥观,他邀我下山饮了一杯清茶,我们相谈甚欢,我邀他与我共游红尘,他却叹了口气拒绝了我。对了,我还记得我帮他加固了年久失修的鸦海。原来现在逍遥观的观长,已经换了人,不是他了,也是,都过了好几百年了。”陶瓮用手中的叶子捋了一捋长须,微微地感叹着,一副追忆过往的清修样。

几人都是大惊,听他说来,他就是个活了至少五百年的老仙人了,比杨雁过她师父还要老上好几年。

杨雁过猛然想起他们观中那本《逍遥观志》,似乎真有“古仙翩至,协修鸦海”之句,这飘在房顶的老头子,难道就是那“古仙”?

“你到底是谁?”杨雁过艰难问出。

陶瓮便仰头笑起来,道不尽的苍朗闲逸,不过杨雁过倒觉得他此时仰头所见,未必是清澈的天,最多只是云的屁股而已。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命运,我游荡世间千百年,看尽世间千万事,也看不透谁是谁,你来问我,却是难倒了我。但今日有缘,遇到了你,我便帮你一帮。我岛里近几年仙逝了几人,正好缺个人手,我看着那女娃温婉娇美,十分讨人喜欢,就收了她为徒吧!至于你们三人,都去吧!”

陶瓮长袖一挥,杨雁过、哥舒小美和安吉便从之前还是十分坚不可摧的空气里掉了下去,李潇潇当然也想跟着下去,但她是被陶瓮选中要收为弟子的人,自然是有其它对待的。只见陶瓮手又一挥,李潇潇立即便被无形的手搀了起来,投去了其它的房子,那房子正常得紧,再没露天露地,只有一张床,李潇潇甫一见那床,困意便如潮水般涌来,竟自沉沉睡去。
sitemap